本館粉絲專頁

劉正雄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Hsueh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21:28 ;歷來作者:DAIYOHArchi其他...
台灣棒球維基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劉正雄在嘉農時期是以中山正雄日本名登錄比賽。
劉正雄在2013年7月接受採訪回憶嘉農時期往事。
劉正雄在嘉農時期是近藤兵太郎所帶領最後一代球員。(圖中著外套者為劉正雄)
嘉農日籍教練近藤兵太郎常會以歷史故事啟發球員精神,劉正雄表示這些故事啟發對他人生做事準則影響很大。
內容說明:後排左起:藍德明柳盛遠李詩計蘇正生陳耕元楊元雄楊吉川楊溪祥;前排左起:林焕洲洪太山林清嵐陳良臣劉正雄蔡溪松蔡汝庚
翻拍日期:2013年7月24日
翻拍地點:台中劉正雄住家
所有人:劉正雄
攝影者:王志成

©版權所有 本上傳圖片採用All Rights Reserved,請完全遵照著作權法的規範來授權。
第一代台灣聯隊成員以嘉農畢業球員為主體,包括劉正雄(前排左二)等球員及教練共11人都是來自嘉農。
劉正雄(圖第二排左六)在1947年曾代表台中糖廠迎戰來台訪問的上海滬星棒球隊。

目次

[編輯] 生平簡介

[編輯] 以進入嘉農棒球為志願

  劉正雄出身嘉義市人,1931年嘉農棒球隊在甲子園獲得亞軍時,在地方引起相當轟動,他當時年僅7歲,對那樣場景印象深刻,立志以加入嘉農棒球隊,為他小時候最重要志願。

  劉正雄幼時常會去嘉義中山堂廣場和一些日本小孩一同打棒球,當時白川公學校棒球隊教練有矢,看到他對棒球運動相當熱衷有興趣,遂叫他到學校棒球隊打球,也開啟他棒球生涯。當時,劉正雄與洪太山及蔡炳昌都是白川公學校同屆學生,所以後來棒球界人士尊稱三人是「白川三豪傑」。

  劉正雄公學校畢業後,第一年沒有考上嘉義農林學校,重考一年才如願以償考上嘉農。新生報到時,聽聞學校要招收想加入棒球隊的新生,遂報名參加棒球隊,一開始有十幾名新生報到,但是棒球隊的操練相當辛苦,很多新生受不了嚴格操練,後來剩下不到五個人。

[編輯] 斯巴達訓練

  在嘉農棒球隊練球是件很辛苦的事,每天三點學校下課,從學校跑到公園球場練球,那個距離通常走路約一個小時路程,他們擔心太晚到球場,尤其冬天太陽下山時間會更早,會壓縮到球隊練球,通常是用跑步或騎腳踏車到球場報到,一年級新生到球場後,一開始幾乎完全沒有機會碰到手套及球棒練球,一到球場就得先準備好球隊練習事宜,比如球具準備、球場整理等雜事,才能跟著球隊操練。

  那時候球具及資源相當匱乏,手套品質也沒像現在那麼好,劉正雄第一次擁有學校分發的手套,是學長用到不要用的手套,掌心部份的皮都破爛破了大洞,他那時還特別拿回去給母親幫忙縫補,才能拿到球場練球。擁有手套後的基礎訓練也是相當嚴格,球隊教練及學長為了訓練新生不怕強勁的傳接球,要求球員在短距離傳接得完整接到一百球,如果過程中有漏球,或是到了九十九球,第一百球時漏球,都得從零計算,再重新計算一百球傳接。

  劉正雄回憶,當時教練及學長要求他們這樣訓練,主要是希望接球手套的虎口,在接球時的過程要練到不要太過出力,造成球進到手套時又反彈出來,而是用很輕鬆力道把強勁的傳球吸進手套內,其實那樣的練球是很辛苦的,尤其短距離的傳球又是很強勁的,連續三、四天的操練,接球的虎口部位幾乎練到沒有知覺,有些人甚至練成死肉。

  他對那次練習印象非常深刻,因為是在二月很寒冷天氣練球,經過一百球距短離傳接球練習洗禮後,掌心虎口部份的皮膚幾乎和手套的皮連在一起,很難去拔下來,他那時候練到虎口掌心部份,甚至拿火柴點火一開始是感覺不到火的溫度,也就是練到像死肉情況,經過那樣歷練後,就不會怕球。

  在嘉農練球是很嚴格的,劉正雄進入嘉農後改練外野手,他回憶過去練習外野手情況時,一開始教練近藤兵太郎或者學長會在前面先餵兩、三顆很容易接的飛球,讓球員先暖機熱身一下,接下來就很操累,一下子是左邊後方的大飛球,一回兒是右邊後方的大飛球,在教練還沒有喊停前,只能在球場上不停奔跑。

  劉正雄說,其實那樣的操練是很累的,他們也不敢喊停說不要練球,也不敢摸魚應付練習,只能在撲接飛球時,撲在地上那很短時間的一兩秒,稍為喘息完全放空自己,那簡短一兩秒才叫做「休息」,當然他們也不可能趴在地上不想起來,喘息了一、兩秒就繼續練球。有時太陽下山了,整個視線變的不佳,他們那時甚至拿球抹上石灰,讓球變的更白,繼續操練,直至完全看不到球為止。

[編輯] 感念恩師近藤兵太郎

  近藤兵太郎雖然是名日籍教練,但是在帶領嘉農棒球隊,並不會因為你是日本人就有特殊禮遇,也不會因為你是原住民或者漢人就特別壓榨,劉正雄說「這個教練、為人很正,不會你是日本人、或者是隊長,只要一犯錯是一視同仁都會處罰」,可能大家對近藤印象是名操兵很嚴格、很嚴厲的教練,其實他是很照顧球員的教練,他曾請託學校校長多配給稻米給球隊,再委請太太及女兒回去做飯糰給球員吃,劉正雄回憶,可能球隊也很操累,一拿到那些飯糰吃時,感覺到特別美味好吃,到現在仍懷念那樣的美味。

  劉正雄說,近藤兵太郎對他一生最大影響,就是精神上的訓練,包括他也好或者洪太山也好,到了職場上仍延續近藤兵太郎的精神去處事,遇到事情就會扛起責任面對處理,絕不迴避及逃避,所以在職場上很自然會贏得人家尊重

。他回憶,近藤曾講過一個詩句,到現在我也會拿這個故事讓其他人分享這個涵意。

  這個詩句是發生在日本內亂期間,日本一名法師在奈良東大寺,看到潔白的月亮倒映在東大寺旁的池塘,看了一兩個小時久久久不想離去,近藤當時以這個故事要球員省思,說月亮是為了讓別人看而變漂亮,水面上的池塘也不是為了給別人看倒映的月影,而完全不動,這些都是得各方無念無私,才會有這麼完美的結果,就和打棒球的人一樣,並不是要表現給別人看,而是應該發揮自己本分,就會讓整個球隊更有效果,才會有可能贏球,這不僅是棒球場上的精神,人生的標準。

[編輯] 台灣歷史性第一棒

  雖然,台灣在1954年為了參加第一屆亞洲盃成棒賽,籌組了第一支參加國際比賽的國家代表隊,但是1951年台灣省棒球委員會應菲律賓總統邀請,召集了當時台灣棒球精英,就已經組織了第一支台灣代表隊赴菲律賓進行友好比賽。

  當時由台灣省棒委會及球隊指導(相當於教練)李詩計等人,共遴選出18名台灣棒球精英,在台中進行為期一個月集訓後,至北中南各地進行訓練比賽,再赴菲律賓比賽。

  整個球隊組成以嘉農畢業球員為主體,劉正雄在嘉農畢業後,經台中糖廠至新竹隊打球,被當時指導李詩計等人遴選為第一代台灣代表隊成員之一。他回憶起這段歷史時,說他那時已結束在台中糖廠打球生涯,被嘉農大前輩李詩計吸收至新竹市打球,當時李詩計被遴選為第一代台灣聯隊教練,曾在一次碰面時跟他講「要不要一起去菲律賓打球」,他當時以為前輩在開玩笑並沒有很在意,直至棒球委員會公佈當選名單時,他才會意過來原來前輩講的話是當真的!

  劉正雄身材並不高大,165公分,主要守外野手為主,他在訓練比賽中有不錯打擊表現,還擊出過全壘打,所以在菲律賓的比賽,被當時指導李詩計指定擔任第一棒打者。

  這歷史的第一棒,在劉正雄心中的記憶永遠難忘。他還記得要上場打擊前,還問了教練「這不是正式比賽,是友誼賽,只要對方第一球塞好球進來,我就會揮棒打擊」,在教練授授權同意下,菲律賓投手投出第一球,就被劉正雄擊出安打,為台灣歷史性的第一棒留下最重要的紀錄!

[編輯] 基本資料

  • 出生日期:1924年09月16日
  • 身高體重:165公分、58公斤
  • 投打習慣:右投右打
  • 守備位置:外野手
  • 出生地點:JPN.gif日治臺灣台南州嘉義市
  • 最高學歷:台南州立嘉義農林學校
  • 姓名變更:中山正雄(光復後改回原名劉正雄)

[編輯] 經歷

  • 嘉義市白川公學校少棒隊
  • 嘉義農林學校棒球隊
  • 台中糖廠棒球隊
  • 銀行聯隊
  • 彰化銀行棒球隊

[編輯] 個人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