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棒球專欄/子毓貓流光歲月/031-南韓職棒球員工會成立始末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子毓貓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03:10
台灣棒球維基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Ottocat.jpg

注意:對本文的任何修改或轉貼都是不被允許的。

台灣職棒邁向第十六個年頭,除了1995年12月29日短暫成立旋即停止運作的台北市台灣職棒球員工會,沒有任何球員組織能為屬於弱勢勞方的球員們代言,向資方爭取合理的權益。會造成現在這樣的結果,除了國內球員對打球之外的事情普遍接觸不深,過去前輩們為了爭取權益而壯烈犧牲的畫面或許也讓球員們心存顧忌。

這是我們鄰近國家南韓的職棒故事,看看南韓職棒成立工會的過程,或許能給國內球員、球迷甚至球團與政府作為借鏡。

本文開始:

南韓職棒(KBO)成立工會的聲音最早可以追溯到1988年,當時南韓職棒球員間達成成立工會的共識,在該年度的9月13日,七球團三百多名球員中有142人加入球員工會,並推舉羅德隊崔東原為會長,但在球團祭出解約處份的的威脅下成立球員工會的行動最終宣告失敗。1996年成立球員工會的聲音再起,由LG隊李尚勳所帶領的一批球員力倡組織球員工會,最終依舊在球團的打壓與球員的迴響不夠下無疾而終。

南韓的球員們沒有因為兩次的挫敗放棄成立工會的渴望,1999年11月間舉辦的日韓明星賽結束之後,成立工會的聲音再起。經過兩個多月的籌備,2000年1月18日,海陀隊球員梁埈赫首先出面召開記者會說明成立球員工會的意義。2000年1月21日深夜,有110名球員聚集在漢城決定組成工會,並且獲得396名球員簽署支持(全聯盟僅21位球員未簽署),希望能夠突破老闆們的壓迫,成立工會組織為球員們爭取福利。

2000年1月22日凌晨,分屬多支球團的75名南韓職棒球員宣布成立韓國職棒選手協議會(Korea Probaseball Player Association,簡稱KPBPA),也就是現在球員工會的前身。對此南韓職棒官方在當日上午緊急召開會議作成決議,表示「出席工會的球員人數不及法定人數,聯盟不承認這個組織」,而且「參加此會的75名選手因違反合約將會被宣告為自由契約球員」、「各球團都不會吸收他們」,要以將這些參與工會的球員永久排除在職棒之外的手段,逼使球員方面退縮,韓職官方甚至表示「不排除取消該年度所有比賽」。

韓國職棒(KBO)官方這樣的大動作造成最初參與協議會的球員陸續退出,雖然輿論對球員爭取合理權益的動作很支持,但3月時整個協議會僅剩下約20名球員。3月10日,在南韓文化觀光部的仲裁下,協議會與南韓職棒官方達成協議,將KPBPA暫時解散,原本脫離母隊進行自我訓練的協會成員回歸母隊,但預定在4月召開職棒制度改善委員會,以利在11月重新組織工會。

2000年年底,韓國職棒球員工會再次運作成立。但球團方面也不是省油的燈,2000年12月13日,韓職高層秘密會議決定透過交換球員瓦解工會中的積極份子,例如把工會主席宋津宇送到對工會興趣不大的三星隊孤立他。另一方面,三星隊跟現代隊的球員由於不參加工會,也因此獲得加薪的回報,有許多球員因此反而與資方站在同一陣線,大力鼓吹不要加入工會。

2000年12月15日球員工會召開第一次會員大會,以宋津宇為首的鷹派,與以李昊星為首的鴿派在會談中出現意見分歧,使得球員工會在溫和派如三星隊李承燁等球員未加入的情況下於12月18日召開第二次會員大會,同時間老闆們祭出球隊移地訓練做為反制,希望能把參加會議的球員減到最少,並表示聯盟可以成立球員福利會,希望能平息球員成立工會的聲浪。聯盟更軟硬兼施,在20日宣佈參加工會的六名球隊代表宋津宇(韓華)、梁峻赫(LG)、馬海泳(樂天)、沈正洙(斗山)、朴忠直(海陀)、崔泰元(SK)因為強行成立所謂的工會,造成球員之間的不和,也影響職棒形象,依據球員合約第29條,各球團放棄對他們的所有權。這樣的動作等於宣告這六名球員成為自由球員,而這裡所謂的自由球員跟年初韓職官方的發言一樣,都等於宣告這批球員將在各球團的默契下,從南韓職棒永久放逐。

南韓職棒官方此舉引起球迷們大聲韃伐,19日便有14個民間社團聯合以「經濟正義實踐市民聯合陣線」的名義,站在支持球員工會的立場與球員們共同商討因應對策,媒體的聲音也一面倒站在同情球員的立場。另外,政界也有支持球員的聲音出現,有11名國會議員出面表示願意協助球員工會,以具體的行動隊球員們作出聲援。

這樣的大動作也在球員間引起反效果,LG隊的球員為了表示抗議集體加入球員工會,羅德隊的27名球員也在朴石鎮的婚禮上集體加入球員工會,韓華隊亦有40名球員無條件申請加盟,連南韓的旅外球員如李尚勳金善宇等也以捐款等實際行動支持國內的工會運動。球員工會因為球團的強力打壓,反而從18日召開會員大會時僅28名球員參加,在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內,會員人數暴增至超過KBO球員人數半數的209名,球員與球團間正式全面開戰。

南韓職棒官方在22日召開記者會,並明指球員背後有「唯利是圖,操縱利益的黑手」存在,呼籲徹底掃除球員工會內部的「後台勢力」,暗示南韓國內的經紀人公司正是那隻「幕後黑手」,球員此舉已經侮蔑到運動的純淨性,球迷不該盲目支持球員工會運動。尤有甚者,連協助球員成立工會的律師,也被影射是幕後集團派出的幫手,韓職官方對球員工會的抹黑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聯盟與球員間的對立越來越激烈,2000年12月26日資方搬出「中止球季賽」的重話,工會方面也在隔年的1月初用「抵制冬季訓練」作為回應。雖然雙方的戰爭越演越烈,但南韓社會仍然一面倒支持勞方,不但球迷為了支持球員展開街頭簽名運動,290位南韓全國各大學的體育系教授、體育老師、體育教練更在2000年12月29日發表聯合聲明,希望南韓文化觀光部能夠積極介入,讓韓職官方能夠承認球員工會並且撤回開除球員的決定。

2001年1月2日,包含鴿派的李昊星等4位海陀隊球員宣布加入球員工會。3日,完全沒有球員參與球員工會的現代隊選手會對因成立球員工會遭解雇的6名球員作出聲援,向KBO當局表達強烈的不滿,並表示必要時不排除拒絕參加球隊訓練。

1月4日,南韓「國民打者」三星隊的李承燁簽名申請加入球員工會。由於李承燁在2000年打出2成93的打擊率、95分打點、36支全壘打,雖然出色但遠不及1999年的3成23打擊率、123分打點、54支全壘打耀眼,三星隊有意調降李承燁的薪水,這讓李承燁非常不滿,決定投入球員工會的懷抱。李承燁成為三星獅第一位加入球員工會的球員,原本宣布球員一旦加入球員工會便會予以解雇的三星獅也礙於李承燁是聯盟看板球員而有所顧忌,不敢貿然解雇他。李承燁的加入讓球員工會更具代表性。

1月8日,球員工會正式要求文化觀光部介入協調,8支職業球團也在球迷的強烈輿論壓力下,開始與工會展開融冰之旅。10日,工會釋出善意,表示可以交涉球員工會「法人化」的時間。17日,球員工會向球團提出四項要求:第一,球員年薪下限調升至1800萬韓圓;第二,洋將登錄人數降低至一人;第三,球員工會代表由球員自行選拔;第四,收回開除六名代表性球員的成命。並持續與聯盟溝通協調。

由於球員工會與聯盟間始終在一些細節上無法談攏,1月19日,球員工會向韓國文化觀光部提出仲裁要求,球團老闆們也緊急開會,向文化觀光部提出最終讓步方案,文化觀光部在球團老闆與球員工會中間擔任協調者的角色,成為球員與老闆間溝通的潤滑劑。

1月20日,球員工會與球團老闆在文化觀光部的見證下達成協議簽定合約,球員工會做出讓步,暫時擱置原本「法人化」的目標。球團與球員工會在協議中揭示五點共識:第一,撤回對六名代表性選手開除的處分,未來亦不可對參加球員工會的球員作出不公平的待遇;第二,球員工會由南韓職棒登錄的球員所組成,但球員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加入;第三,球員工會目前執行部幹部全面總辭,新任執行部幹部在二月底前由八隊球員選舉產生,任期一年;第四,球員工會事務局以新的執行部為基礎進行改組;第五,雙方尊重以上協議事項,其他事項則在球團與工會雙方同意的前提下訂定。

三十多天來因為工會成立導致南韓職棒勞資雙方劍拔弩張的情形,在雙方各退一步後終於圓滿落幕,南韓球員工會也在聯盟的承認下,開始擔負起保衛球員權益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