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蔡慶隆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Hsueh 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20:58 ;歷來作者:Good boyRocio其他...
台灣棒球維基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 球員 > 台灣球員

蔡慶隆是戰後花蓮地區少棒教練。

  • 影片描述:【野球園丁1】原住民棒球之父 蔡慶隆
  • 影片來源:YouTube網站

目次

[編輯] 生平簡介

  蔡慶隆(原名:Unak Lalan,烏納克‧拉蘭,日本名:伊藤貞夫),大正10年(1921年)9月10日生,為花蓮戰後初期少棒教練。Pangcah(阿美族)人,出身Fata'an(今花蓮光復馬太鞍部落),曾就讀馬太鞍公學校、花蓮農業補習學校、花蓮農校。最早與棒球結緣,和大他23歲的兄長,曾是日治時期花蓮公賣局棒球隊員有關,小時候會和兄長一起打球,在兄長習學下,以捕手為主要練習位置,兼練投手

  他宜蘭農林專科學校畢業後,在花蓮光復國小立即獲得任教機會,也秉持著對棒球的熱愛,召集學生籌組軟式棒球隊,包括前田徑十項選手吳阿民等人,都是蔡慶隆曾教導過學生之一。並在民國39年至41年期間,帶領光復軟式少棒隊,連續三年拿下花蓮健康盃少棒冠軍,其中以職棒球員高國輝、羅國華的外公何天來,是蔡慶隆教導過最得意門生之一。

  中華職棒聯盟在明星賽上宣傳蔡慶隆高砂棒球隊成員之一,網路上也流傳兩張蔡慶隆曾在能高團打球的照片,這個資訊應該有誤。相關歷史文獻顯示,能高團1925年赴日比賽後,因為部份好手被日本平安中學吸收,在人才流失下解散;蔡慶隆是1921年生,筆者與蔡慶隆進行口述歷史採訪時,曾就此部份進行確認,他說不曾在能高團打球,所以從歷史時間推斷及訪談,確認蔡慶隆並非是能高團棒球隊成員。

  其實,沒有「能高」或「高砂」的加持,也不要抹滅掉這位棒球耆老對棒球的熱愛及熱忱。他在任教時,常常救濟當地貧困學童讀書及打球,尤其在當時戰後初期物資相當匱乏,他也得面臨養家的壓力,仍願意分捨這樣大愛去培植後進。最重要的是,他對棒球熱愛,自始至終都沒有退減,再遠、再忙、再老,至今90高齡仍會抽空到地方基層教導棒球、關心棒球。

[編輯] 基本資料

[編輯] 經歷

  • 花蓮馬太鞍公學校
  • 宜蘭農林專科學校
  • 花蓮縣光復國小少棒隊教練

[編輯] 個人年表

  • 2013年 -- 擔任2013年中華職棒明星賽開球貴賓。

[編輯] 相關新聞

[編輯] 備註

  至於,網路上流傳兩張能高團照片確實為蔡慶隆家族所有。經筆者與蔡家人追訪確認兩張照片來源,主要是多年前花蓮光復鄉舉辦懷舊老照片展覽,當地的耆老認出兩張能高團球員,其中一位羅道厚(日本名:伊藤次郎)就是蔡慶隆妻子的兄長,蔡家知悉後才特別向主辦單位索取照片保留至今,所以照片上的人物並非是蔡慶隆,而是能高團球員羅道厚。

  蔡慶隆在接受訪談時,也特別說明他是在結婚後,才知道妻子的兄長曾經是能高團棒球隊球員,在羅道厚去世時,他們家人也曾去日本東京試圖和羅道厚後代連繫,但沒有成功。

  不過,蔡家目前擁有這兩張照片,對台灣棒球而言具有歷史價值。主要有關能高團的照片相關稀少,羅道厚和另一名台籍球員薛永順在1936年同年加入日本職棒,是台灣最早一批加入日本職棒打球的球員,更具歷史考據意義。

[編輯] 補充

關於『羅道厚(日本名:伊藤次郎)就是蔡慶隆妻子的兄長』這一段敘述,可能有誤會,應該是「蔡慶隆妻子的叔叔」。此外,關於羅道厚羅沙威的『兄弟關係』也是不對的。

根據日據時期的戶籍資料,羅道厚出生於明治39年(1906年)七月六日,在家中排行次男。戶籍資料登記為「伊藤次郎」或者「ロオロホ」,但是根據蔡慶隆先生回憶這應該是戶籍登記的錯誤,應該是「ドオロホ」。羅道厚的雙親是媽媽(戶長)マタオタチオ(文久3年,即1863年不詳月日生)與生父パパイパノン(文九元年不詳月日生),其「ドオロホ」則不知理由地承襲自生母原配偶ロホキワ(文久2年不詳月日生)之名。

「ロオロホ」(即「伊藤次郎」或者後世漢人記述之「羅道厚」)在家中排行次男。兄弟姊妹排序是大姊カウロロホ(明治20年生)、二姐オゴロホ(明治23年生)、三姐ラカオロホ(明治30年生)、四哥(長男)イガイロホ(明治34年生)然後才是他、小弟(也就是次男)ドオロホ。家裡兄弟並沒有所謂「伊藤正雄」這位。而ドオロホ的哥哥イガイロホ(日本名:伊藤賢太郎),即為不少日本時代考察花蓮馬太鞍部落時採訪的口碑者「張陽賢」,張陽賢為蔡慶隆先生妻子之父。

另外,『和大他23歲的兄長,曾是日治時期花蓮公賣局棒球隊員有關』這段敘述中提到的兄長,為蔡慶隆先生親大哥アボララン(日本名:伊藤政太郎),出生於明治三十九年五月六日。

[編輯] 附錄:蔡慶隆開球 投出台灣棒球史

  (中央社記者林宏翰桃園縣28日電)柚子曬乾當球打、削木頭做球棒,「原住民棒球之父蔡慶隆回憶當年教小朋友打球的困境,90歲的他今天為職棒明星賽開球。

  2013年中華職棒明星賽今天下午在桃園國際棒球場熱鬧開打,看台上坐滿年輕球迷;這座2009年啟用的新穎球場今年4歲,投手丘上站著一名90歲的老者,他是蔡慶隆,棒球是他一生的最愛。

  如果說棒球是台灣的國球,那麼蔡慶隆今天的開球,就代表著棒球運動在台灣的歷史傳承,中華職棒聯盟會長黃鎮台如此詮釋。

  時間回到日本統治台灣的時代,有一支花蓮阿美族少年組成高砂棒球隊威名遠播,甚至遠征日本,讓日本人都稱讚。

  90歲的蔡慶隆在少年時期,就是在高砂棒球隊接受訓練。他回憶當年,「我每一個位子都能守,能跑又能打」,當年的棒球少年如今已經一頭白髮,但是談起最愛的棒球,仍然聲音宏亮,彷彿回到當年的棒球場上。

  1949年起,蔡慶隆在花蓮光復國小擔任棒球隊教練,一直到他退休,長達30年的棒球教育生涯,他教導出許多棒球教練、選手,許多現在職棒場上的球員,都是他學生的學生,他「師公級」的地位也獲得「原住民棒球之父」的美名。

  蔡慶隆回憶當年在東部發展棒球的辛苦時光,當時他在花蓮帶領球隊,「那時候很窮,我叫學生去找柚子,跟棒球大小一樣的最好,曬乾以後當球打,然後我們自己削木棒,我為了幫球隊買手套,還跟校長吵架」。

  蔡慶隆的兒子蔡義忠舉例補充,當年環境艱難,捕手手套磨損嚴重,裡頭塞稻草繼續用。

  坐在桃園棒球場的貴賓室裡,看著明星賽的球星打球,蔡慶隆感嘆,現在的物質環境真是好太多了。

  棒球現在是台灣觀賞人口最多的一項運動,職棒比賽結合聲光效果、啦啦隊表演,球迷進場是消費。而數十年前在花蓮光復鄉,小朋友為了興趣打球,部落之間街頭巷尾,包圍在球場看球,則是「看棒球」這件事的雛形。

  蔡義忠回憶說,鄉下的球場連看台都沒有,但是大家都熱烈,只要有比賽就會聚在一起。

  蔡慶隆在1979年從學校退休以後,除了擔任球隊的顧問之外,最大的興趣就是看球賽,從南到北哪裡有棒球賽,他就會出現,直到現在他已經高齡90歲,仍然勤跑球場,從花蓮自己一個人搭車,到新北市新莊、台北市天母棒球場看職棒。

  「你怎麼會這麼愛棒球」,當記者這樣提問的時候,蔡慶隆沉默許久,眼睛盯著球場上的比賽,說不上來,最後他說,「規則都一樣,但是我們當年哪有像現在物資這麼好」。

  蔡慶隆說,打棒球最大的樂趣就是「球棒打到球的那一瞬間」,因此他教學生打球,第一課就是讓學生親身體會,用球棒打到球時心中的興奮。

  一生投入棒球教育,蔡慶隆透過比賽想要教一代的只有一件事,「守規矩、有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