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豐祥瑞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默默的耕耘者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16:07 ;歷來作者:Hsueh140.124.190.19其他...
台灣棒球維基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豐祥瑞擔任國手時照片。
台東農校校長陳耕元在民國四十七年因為車禍死亡,豐自吉為了感念校長栽培之恩,隔年帶隊拿下全縣棒球賽冠軍,他還特別捧著校長陳耕元遺照合影,表達追思之意。
從日本留學回來的體育老師劉光朗(圖右)一直有意栽培豐祥瑞(圖左)為傑出田徑選手。
豐祥瑞(圖後排右一)在台東農校期間曾一度放棄棒球專攻田徑,台東農校校長陳耕年(圖後排左二)則是出身嘉農棒球隊員。
豐祥瑞(原名豐自吉)曾在全國中上運動會中以打破大會紀錄成績贏得高男鉛球金牌。
豐祥瑞在比賽時投球英姿。
豐祥瑞曾帶領花蓮棒球隊拿下唯一一次省運棒球金牌。
豐祥瑞近照。

目次

[編輯] 生平簡介

  豐祥瑞是中華隊第一個在國際正式比賽擊敗日本隊的投手。

  1965年12月7日第六屆亞洲棒球錦標賽,他對日本一役完投9局,只被日本隊擊出4支安打,以4比1擊敗日本,為台灣棒球史上首度擊敗日本隊的投手,菲律賓隔天的報紙更以斗大標題,報導「豐先生完全控制了比賽」、「宰割日本人的投手」。有關豐祥瑞簡介及口述歷史整理如下:

[編輯] 少棒啟蒙時期

  豐祥瑞出身台東縣馬蘭村阿美族家庭,是家中的獨子,父親在他年幼時早逝。他在台東新生國小時期就展現過人的運動天份,國小三、四年級就加入學校棒球隊。豐祥瑞回憶起那時台東少棒發展相當興盛,台東海岸線各鄉村每所學校幾乎都有棒球隊,他們只要週末假日,就會步行到其他學校去做訓練比賽,「尤其那時物資相當缺乏,那有什麼腳踏車,步行到其他學校至少2、30分鐘,都是很平常的事,當時我們年紀小,覺得出遠門比賽是很有趣的事,根本都不會覺得走那些路,是件很累的事」。

  豐祥瑞那時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有一批嘉農很有名氣的畢業球員在台東教導當地基層棒球,包括藍德明、藍德和、楊吉川、郭光也及陳耕年等人,他們都是從台東地區到嘉農讀書打球的大前輩,所以那時候台東少棒的實力及競爭相當激烈,尤其藍德明、藍德和兄弟所帶領的富崗少棒隊特別強勁。豐祥瑞在那時也曾目睹這些大前輩打過球,也常聽到其他前輩談論到他們在日本甲子園的故事。

[編輯] 捕手起家改練投手

  豐祥瑞考上台東農校初中部時,因為當時台東農校校長陳耕年就是嘉農畢業的球員,對籌組棒球隊及其他運動代表都很有興趣,陳耕年看這個小孩很有運動天份,遂叫他加入學校棒球隊,一開始豐祥瑞並不是練投手,而是練捕手起家,初三有次練球,他看隊上投手投球在控球上老是出現問題,遂叫他搭檔的投手去當他的捕手,換他當投手練投,他那時試投了幾球,還有模有樣的,立即引起陳耕元注意,從此就叫他改練投手。

  他在初三的比賽就展現鋒芒,曾引起台北開南商工棒球隊教練陳樹木注意,當時開南青棒是全國傳統強隊。豐祥瑞自述說,陳樹木教練為了積極想吸收他到台北開南打球,還開出免學雜費、在校提供住宿、提供打工機會等條件,就是希望他到台北打球。不過,他是家中獨子,父親早逝,母親擔心孩子還小,就得離鄉背景讀書打球,所以家中就沒有答應開南的邀請,繼續留在家鄉讀書。

  豐祥瑞沒有到台北開南就讀,在台東農校直升高中部後,較專注在田徑項目的發展,當時從日本留學回來的體育老劉光朗,就有意想栽培他成為出色的田徑選手,所以他在高中期間很少練棒球,除非學校要派棒球隊出去比賽,才會在賽前徵調他去練球比賽,其他時間幾乎以練田徑為主,甚至立志做一位傑出田徑好手。

  豐祥瑞在高中時期田徑發展非常順遂,百米速度可達11秒左右水準,三鐵部份更是他的強項,曾在1960年參加全國中上學校運動會鉛球比賽,以14米46成績打破大會紀錄,拿下高男組鉛球金牌,當時台東高農是全國田賽部份最強學校,就是靠豐祥瑞等人拿下當年全國中上學校高男田賽錦標冠軍。

  在速度、三鐵都有很不錯基礎情況下,豐祥瑞一度想朝十項鐵人項目發展,可惜受限自己身高僅172公分,要練十項鐵人這個項目,在體型條件上並不是很好,加上不熟稔撐竿跳技巧,讓他在十項鐵人比賽吃了不小苦頭。豐祥瑞回憶起,他曾在撐竿跳項目從最低2米開始起跳,結果連續3次試跳都失敗,「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想不透,怎麼那樣的高度,怎麼跳就是跳不過」。

  雖然,豐祥瑞在撐竿跳項目吃了鴨蛋拿了零分,但是其他九個項目還拿下3千多分,展現出來十項的潛力,還是嚇壞當時吳阿民等競爭對手。

  也因為那次十項全能比賽的挫折,及後來亞運田徑國手選拔失利,讓他重新思考未來的發展,他回憶可能自己在高中田徑訓練期間下了不少苦功,為自己打造出良好體能基礎,雖然很少跟棒球隊練習,但是在田徑隊跑、衝訓練及三鐵瞬間爆發力養成,讓他在高中時期的投球威力大增。

  台東農校棒球隊在全國青棒錦標賽,就靠著豐祥瑞一名強投兼強打,打進冠亞軍決戰。豐祥瑞對那一場比賽印象仍很深刻,當時全台遇到一波很強的流行性感冒,不少學校及機關還因此停止上班上課好幾天。

  豐祥瑞說,當時他們台東農校要和南英爭全國冠軍,結果隊上除了他和捕手沒有感冒之外,其他場上7名球員都遭到重感冒感染,還有球員嚴重到流鼻血,球一旦被打出去,球員也無力去防守,最後他們以0比2輸球,屈居亞軍。不過,他在球場上的好表現,立即引起十信注意,指名吸收他加入,也讓他重返棒球界開啟新的光輝之路。

[編輯] 台灣第一位擊敗日本的強投

  「陸軍打球,是改變我一生最關鍵時刻!」豐祥瑞在十信打球沒多久,就接到兵單到陸軍棒球隊打球,他在陸軍要退役那一年,曾對合庫完投完封9局,以1比0贏球,那一場比賽後,他就獲得當時合庫教練方水泉的賞賜,要他退伍後到合庫打球,豐祥瑞後來退伍後,沒有回到原本自己十信母隊,而是選擇加入合庫隊,成為台東第一位在合庫打球棒球員。

  方水泉那一次邀請改變了1965年很多棒球歷史。在亞洲盃國手選拔賽,十信四處高薪招兵買馬,本來有很大機會拿下冠軍及代表權,在選拔賽中先擊敗合庫,順利拿下勝部冠軍,結果兩隊在冠軍決賽中,合庫硬是連兩場擊敗十信,靠的就是豐祥瑞投球,他還拿下該屆選拔賽功勞獎,也幫助合庫教練方水泉順利當上中華隊教練,並主導所有代表隊人員選拔。

  「明天對日本比賽就交給你了。」1965年第六屆亞洲盃中華隊總教練方水泉,在飯店房間內單獨跟豐祥瑞交待了先發任務。

  隔天是1965年12月7日,這個日子很重要,是台灣棒球史上最重要一個日子之一,就是這一天台灣在國際正式比賽中首次擊敗日本。豐祥瑞回憶起那時狀況,說他接到方教練的指示,是有些興奮及期待,但是不會緊張的,而且他是有自信可以打贏日本隊。

  豐祥瑞那一年26歲,球技正值顛峰,不僅球速快渾重,也會改變手指使力方法來增加球路,一種球路是會往內角往下掉的伸卡球,另一種球路則是快速飄球,再搭配誘騙性質的大曲球等球路。

  豐祥瑞回想那一場對日本的比賽,只知道當時日本隊有一名一壘手體型相當高大,在打擊上很有破壞力,較難應付之外,其他的打者他都有信心封鎖,全場完投九局,只被擊出四支安打失去一分,終場中華隊以四比一擊敗日本。

  豐祥瑞還記得比賽結束時,大家在贏了日本隊後相當開心,隔天翻開菲律賓相關報紙都是以他的報導為主,因為那時候沒有人會看好台灣會贏取這一場比賽。不過,問起豐祥瑞,他在那一年贏了台灣棒球史上最關鍵的首勝時,回到台灣有沒有受到熱烈的歡迎,他給的答案還令人訝異。

  「可能那時候是在國外比賽,當時媒體通訊還不是很發達,加上那一年只拿到第三名,且是在晚上很晚的時候才返回台灣,所以大家都沒有留意到他曾贏日本這件事吧!」

[編輯] 帶領花蓮拿下省運冠軍

  除了田徑破大會紀錄、首次贏日本隊之外,令豐祥瑞更難以忘懷的,是他在1971年第26屆省運會比賽中,以黑馬以姿,帶領花蓮國光青棒隊為主體球隊,越級贏得省運棒球冠軍,這也是花蓮首次在省運棒球比賽贏得金牌。

  豐祥瑞在1965年贏得對日本歷史性首勝後,回國沒多久因為身體突然不適,被迫離開球場休養,加上他退出球隊轉職在合庫內部辦公,在不適應辦公室職場生活情況下,向合庫申請離職。改任台東新生國中青少棒隊教練,期間還當選過一屆里長,後來轉調至花蓮國光商工青棒隊教練。

  他還記得當時比賽經費有限,球員的球衣都是用原本學校比賽球衣,再別上「花蓮」兩個字,只要打贏一場比賽,花蓮鄉親就會踴躍捐出物資贊助球隊,打到冠軍每一位球員連整套西裝、襯衫都有,回到花蓮還被安排市區遊街,接受民眾熱烈歡迎。

  豐祥瑞後來也曾擔任榮工棒球隊教練,帶領青少棒隊打了全國冠軍,卻未拿到世界冠軍,也在高苑工商青棒隊擔任過教練,包括劉家齊等人都是豐祥瑞培植出來的球員。1972年開始擔任棒球協會幹事及比賽記錄員,有時也擔任比賽裁判,他和高泉榮、王兩傳、劉炎枝、吳祥福等五人,是台灣較早擁有國際裁判資格一批裁判。他於1991年當選總頭目之後籌組台北縣阿美族自強協會,自任理事長。豐祥瑞甚至被譽為我國權勢最大的原住民。

[編輯] 基本資料

[編輯] 經歷

[編輯] 個人年表

[編輯] 特殊事蹟

[編輯]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