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陳大豐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銷牽筆基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14:13 ;歷來作者:HsuehICHIRO SUZUKI其他...
台灣棒球維基館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 球員 > 依國籍分類 > 台灣球員  | 前往本頁相片集

圖片簡述:旅日職棒明星陳大豐完成返國賑災慈善賽的心願,也贏得台南球迷的掌聲。
拍攝日期:1999-10-04
所有人:聯合報提供

Alt text
本照片由聯合報授權提供,因合約限制僅供站內使用,請勿任意轉貼;有需此照片者請逕洽聯合知識庫

  • 影片描述:大豊泰昭代打三分全壘打
  • 影片來源:YouTube網站

目次

[編輯] 簡介

  陳大豐是台灣知名旅日職棒選手,是少數出身南投縣的棒球員,在家中三兄弟中排行老大,老二陳大順跟隨著走相同的路在日本就學後進入日本職棒,後歸國效力中華職棒味全龍隊,三兄弟中的小弟陳以書則是鉛球國手。陳大豐從南投縣育英國小少棒隊啟蒙,並入選南投縣代表隊-南投長青隊參加1976年第八屆全國少棒選拔賽,但南投隊接連敗給了嘉義旋風和花蓮榮工,以二連敗收場。

  國小畢業後進入了由亞軍隊-台中市隆昇為班底的東峰國中青少棒隊,國三那年,擔任第四棒陳大豐陳明德廖照鎔康明杉等人一同拿下國手代表權,並在第十九屆世界青少棒賽中拿下世界冠軍。國中畢業後與隊友黃煚隆進入華興中學青棒隊,並在1981年黃煚隆入選了由美和中學青棒隊為主體的第十四屆世界青棒賽中華隊國手(9位美和、4位榮工、2位華興)。

  有次一名在日本經營棒球用具社,並且在中日新聞社工作的日本人松井秀郎到華興中學想看華興棒球隊練球,但當時是休息時間,只見陳大豐一人在大太陽底下練習揮棒,松井即問:「願不願意到日本打棒球?」也就這樣,陳大豐在高中畢業後赴日就讀名古屋大學,大學期間表現優異,在愛知大學棒球聯盟共獲得兩次敢鬥賞、4次最佳九人、合計24支全壘打為聯盟紀錄。也曾入選「全日本大學棒球代表隊」,這也是日本大學棒球錦標賽舉辦十四年以來,第一位當選日本大學棒球代表隊的外籍球員

  日本職棒因規定在日本居住五年以上的外籍人士,可以不受外籍球員登錄規定限制,視為日職本土球員,所以大豐以日本球員身份,參加日職選秀會中日龍隊以第二指名吸收,其弟大順將弘也是比照此模式參加日職選秀會加盟羅德獵戶座隊,成為日職首見的台灣兄弟檔。

  大豐日本職棒生涯先後效力於中日龍隊阪神虎隊1992年秋訓後打擊姿勢開始採用「金雞獨立打法」出名,擔任內野手,出賽1324場,4097打數敲出1089支安打,其中有277支全壘打,722分打點,生涯打擊率2成66。陳大豐曾在1994年榮膺全壘打王,同年也獲得打點王最佳九人。陳大豐以代打身份擊出六支全壘打,目前仍是阪神隊史紀錄。

  退役後大豐在日本名古屋開設「大豐飯店」,業餘或工作閒暇時就是兼職的中日龍隊在台灣的球探陳偉殷就是大豐所推薦的人才。

  2009年3月,診斷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入院治療,同年8月出院,但於2010年3月病情復發;接受來自胞妹的骨髓移植後,同年9月出院。2011年3月26日將名古屋的「大豐飯店」結束營業,同年5月25日以小大豐(日文原名:大豊ちゃん)的店名在岐阜縣海津市重新開幕。2015年1月18日午後10時41分、因急性骨髄性白血病在名古屋市內的醫院去世,享年51歲。

[編輯] 基本資料

[編輯] 經歷

[編輯] 個人年表

比賽 背號 打數 安打 打點 全壘打 得分 盜壘 打擊率
2001年第三十四屆世界盃棒球錦標賽 55 35 6 4 1 7 0 0.171
  • 2001年 -- 參加世界盃時為頭髮較禿的球員,張泰山曾開玩笑說,大豐是禿頭協會會長,他與林明憲是會員。
  • 2002年 -- 01月01日華興校友會頒發傑出校友獎牌。
  • 2002年 -- 自費出版新書《大豐的歸鄉路》,幫助921大地震的災民義賣募款。[1]
  • 2002年 -- 10月16日宣布退休結束14年職棒生涯。
  • 2003年 -- 03月在名古屋巨蛋舉辦引退賽,引退後擔任中日龍隊球探,其中陳偉殷是他挖掘的球員。
  • 2004年 -- 10月於名古屋中區開設中華料理飯店大豐飯店
  • 2009年 -- 09月初傳出在03月被檢查出罹患「急性白血病」,08月順利出院。
  • 2015年 -- 01月18日晚間10時41分,在名古屋市內的醫院因「急性骨髄性白血病」過世,享年51歲。

[編輯] 特殊事蹟

[編輯] 職棒生涯成績

年度 球隊 背號 場次 打席 打數 得分 安打 二壘打 三壘打 全壘打 打點 盜壘 四壞 三振 打擊率 上壘率 長打率
1989 中日隊 55 101 353 309 37 72 18 0 14 36 2 36 86 .233 .318 .427
1990 中日隊 105 291 259 34 71 13 0 20 48 2 23 63 .274 .333 .556
1991 中日隊 121 461 396 50 112 23 1 26 72 2 53 84 .283 .376 .543
1992 中日隊 81 280 251 24 67 18 1 11 39 0 27 52 .267 .343 .478
1993 中日隊 117 437 367 53 95 14 0 25 59 0 66 117 .259 .375 .501
1994 中日隊 130 560 477 83 148 24 2 38 107 1 71 97 .310 .396 .608
1995 中日隊 106 444 389 49 95 14 1 24 65 1 51 81 .244 .336 .470
1996 中日隊 129 537 462 69 136 19 1 38 89 3 68 106 .294 .385 .587
1997 中日隊 95 341 296 33 71 12 0 12 35 0 38 78 .240 .330 .402
1998 阪神隊 99 346 307 41 71 17 0 21 61 0 34 94 .231 .310 .492
1999 阪神隊 78 181 164 20 56 13 0 18 39 0 16 56 .341 .403 .750
2000 阪神隊 97 337 303 38 73 9 2 23 54 4 26 93 .241 .309 .512
2001 中日隊 60 38 77 70 6 12 4 0 3 7 0 6 34 .171 .234 .357
2002 中日隊 27 54 47 7 10 2 0 4 11 0 7 16 .213 .315 .511
14年 1324 4699 4097 544 1089 200 8 277 722 15 522 1057 .266 .352 .521

[編輯] 相關著作

[編輯] 相關連結

[編輯] 評語

  • 王貞治:「他是個熱愛棒球、不管做什麼事都很認真的選手。」
  • 王貞治:「他的為人實在無可挑剔,是個誠實且真誠的人,如此早逝實在令人感到無比遺憾。」
  • 郭源治:「陳大豐的奮戰精神,很激勵我的拚戰士氣,陳大豐是非常認真的棒球人,沒有一刻鬆懈。」
  • 郭源治:「雖然當時球隊裡的野手跟投手是分開行動的,但畢竟我們只有彼此能傾訴思鄉之情,也因此總是互相切磋琢磨。」
  • 山本昌:「以前我經常受到他的鼓勵。真的讓人既寂寞又傷心,只能希望他一路好走。」
  • 張泰山:「大豐賢拜完全沒架子,他把自己當做是年輕人,跟我們一起生活、一起打球,就是因為他,我們才會成為一個團隊,沒有大豐,不可能拿到第3名(指2001年世界盃)。」
  • 張泰山:「就是因為他那時候願意讓我們這樣沒大沒小,中華隊才能夠那麼團結。」
  • 張泰山:「能在日本拿全壘打王、打點王,沒有任何一個台灣人能辦到,他一生帶給台灣球迷那麼多的美好回憶。」
  • 張泰山:「他不會因為在日本是巨星,就擺出賢拜的架子,和我們年輕人打成一片,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
  • 陳偉殷:「當時受到他非常多的照顧,對他真的是由衷感激。聽到這樣的消息真是令人無比惋惜。」
  • 立浪和義:「有時我會跑到大豐前輩的房間,在那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當時我才18歲而已,在一軍的隊友們也全都是前輩,但只有大豐前輩會跟我閒聊。在宿舍跟大豐先生聊天,是能最讓我放鬆心情的時刻。」
  • 立浪和義:「他真的很能吃,讓我覺得如果要打職棒,就一定要跟他一樣吃這麼多才行,而且他的身材也很魁梧。」
  • 矢野輝弘:「我和他一樣是因為球員交易而來到阪神,雖然他算是我的前輩,但卻是個開得起玩笑的人。」
  • 矢野輝弘:「他是練習の虫。」(練習の虫指熱衷練習之意)
  • 矢野輝弘:「當時的職業棒球選手只要到客場打球,幾乎都會帶個PORTER的包包,只有他會在包包裡放一根球棒,只要在半夜睡不著,他就會跑去揮空棒練習。」
  • 矢野輝弘:「他在練習金雞獨立式打擊法的時候,無時無刻都把右腳抬起。不管是上廁所還是搭新幹線都是如此,我想他的腦海裡,大概每天24小時都想著跟棒球有關的事情吧。」
  • 矢野輝弘:「有次我要他把手心給我看,摸起來簡直就跟腳底一樣凹凸不平,想必他練習揮空棒的次數,一定超乎我們的想像。」
  • 矢野輝弘:「跟病魔搏鬥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如此他還是以正面的態度迎接挑戰。畢竟他還很年輕,相信應該有很多尚未完成的事情,心裡可能也感到懊悔吧。」
  • 矢野輝弘:「一個如此認真生活的人,竟然就這樣英年早逝,我想這就是人生吧,謹此希望他一路好走。」
  • 星野仙一:「看到他揮棒的瞬間,馬上就覺得這傢伙能有一番作為,深信『絕對會拿下全壘打王』」。
  • 星野仙一:「非常專注在練習上,就算在四次打擊裡有三支安打,也會因為那一次出局而感到懊悔不已。」
  • 星野仙一:「他也是年輕選手裡最敢跟我請教的人,就算他後來轉隊到阪神,我也還是常充當他的心靈導師。」
  • 星野仙一:「他是個跟一般日本年輕人不同,在很多該頑固的地方非常堅持己見,而且又很有忍耐力的傢伙。」
  • 和田豐:「我們年紀相仿,也是曾經並肩作戰過的隊友,實在是令人惋惜。由衷的希望他一路好走。」
  • 桑田真澄:「他是個很謙虛的人,溫和的態度很難跟他魁梧的身形聯想在一起。」
  • 桑田真澄:「總是說著:『我是個笨拙的人,所以只好不斷的練習。』之類的話。」
  • 桑田真澄:「與大豐先生在狹小的名古屋球場對決,老實說是一件很恐怖的事。無論是拉打或反向攻擊都能輕易的轟出牆外。」
  • 桑田真澄:「跟這樣的大豐先生持續對決,對我在投手丘上的挑戰精神以及因應狀況的投球技術,都有很大的磨鍊。」
  • 桑田真澄:「能碰到這麼如此強勁的競爭對手,我真的由衷感激。」
  • 北別府學:「大豐選手可以說是我覺得最難纏的對手之一,雖然我當年老是挨轟,但他總是笑笑的看著我,對著我喊賢拜,實在讓人無法討厭他。」
  • 佐野慈紀:「永遠忘不了他強力的揮棒。」
  • 林華韋:「他對棒球一直很執著,始終抱持努力不懈的態度,這些都很值得年輕球員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