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林桂興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台灣棒球維基館
在2014年10月14日 (二) 17:03由Rocio對話 | 貢獻所做的修訂版本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林桂興是台灣第一支原住民棒球隊創始人

目次

生平簡介

  林桂興,生於1899年12月3日,卒於1947年9月15日,是台灣第一支原住民棒球隊--高砂棒球隊的創始人。幼時就讀台東公學校,也就是現今的台東附小,畢業後與後來成為姻親的前臺北市教育局長吳石山一同遠赴台北就讀國語學校,也就是現今的台北市立大學(前身為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更早則為台北師範學院),是台灣棒球史上第二支成立高校棒球隊的學校。

  相關文獻曾紀載林桂興是位熱愛棒球的學校老師,在台北任教時,曾經教導過三個學校的棒球隊。不過,依據林桂興兒媳婦吳秀容之說,林桂興在台北國語學校求學是沒有畢業的,肄業後返回台東老家,並未依學校所學返郷教書,而是直接進入日本實業家梅野清太郎所經營「櫻組」公司服務,林桂興也在這個時期加入公司所組織「櫻組棒球隊」,在球隊擔任投手,後來因為球技表現出色,被公司內調至花蓮「朝日組」上班打球。在朝日組打球期間還曾擔任過「主將」,也就是現今的隊長,是台灣棒球歷史獲任棒球隊主將第一人,這在台灣日治時期野球屬於日本人運動的時代,是非常難得的體育成就。

  林桂興是當時少數從事棒球運動的台籍精英,後來日本政府花蓮港廳請託他召募一批原住民小孩學習打棒球,這也是高砂棒球隊的由來。相關歷史文獻提及,林桂興於1921年召集附近的山地少年,讓他們試一試投球和接球發現一名原住民年輕小伙子查屋馬所投的球非常快,再找了一名敢接查屋馬快速球的原住民少年辜茂得,以兩人為中心,又找了鄔新、阿仙、亞拉畢、紀蕯、羅道厚、羅沙威、杉提掦、武諾、爾西般、亞仙合利陽、屈道、杜易爐共14名原住民成立了高砂棒球隊,這就是台灣棒球史上第一支由台灣原住民所組成的棒球隊。

  這批14名原住民小孩,在日本政府花蓮港廳安排之下,全部集中就讀花蓮農業補校,並請了日籍教練全力教導,希望藉由教育原住民孩童打棒球,來轉移原住民對日的情仇,加上時任花蓮港廳長江口良三郎在1915年太魯閣戰役,曾被奉命前往能高山進行地形勘察,也因為這個軍事任務,使得他成為日治時代第一位登山台灣能高山日本人,取名為能高棒球隊簡單而言,就是象徵著江口在理蕃政策的圖騰。這批原住民孩童為主的能高團在花蓮港廳長江口良三郎推動下,以「高砂族至日本內地觀摩建設」名義向台灣總督府爭取到至日本比賽經費,加上花蓮港櫻組老闆梅野清太郎也給予球隊經費上的奧援,1925年遠赴日本進行比賽,當時日本球界對這批能高團原住民球員速度飛快、勁道強勁豪邁球風印象特別深刻,用實力逼迫日本球界更換更強的對伍應戰,能高團還是創下五勝一敗戰績,在當時日本球界引起注目。

基本資料

  • 出生日期:1899年12月03日
  • 逝世日期:1947年09月15日
  • 身高體重:168公分 72公斤
  • 投打習慣:右投右打
  • 守備位置:投手
  • 出生地點:JPN.gif日治臺灣台東廳

經歷

  • 台東公學校
  • 台北國語學校肄業
  • 台東櫻組棒球隊
  • 花蓮朝日營造場棒球隊
  • 高砂棒球隊創始人

特殊事蹟

  • 1921年 -- 在花蓮舞鶴社集合阿美族小孩組成高砂棒球隊,這是史上第一支由台灣原住民所組成的棒球隊。

相關新聞

相關連結

口述歷史:林桂興後代專訪

  2013年,曾擔任過體育記者現為本館志工之一的王先生對林桂興後代進行了一系列專訪,挖掘了林桂興許多從未面世的老照片及不為人知的、有關早期台灣棒球發展史的故事,並撰述專文如下:

寫在台灣棒運歷史第一頁三個字---林桂興

  他,就是寫在台灣棒運歷史第一頁三個字,林桂興

  這次很感謝林桂興兒媳婦吳秀容及孫女林潔香、孫子林真功等人接受此次訪談,透過他們一一說明才漸漸瞭解到林桂興生前的家世。

  林桂興1899年12月3日出生在台東市,上一代是從屏東萬鑾四溝水移居台東,他幼時就讀台東公學校,也就是現今的台東附小,畢業後與胞弟一同遠赴台北就讀國語學校,也就是現今的台北市立大學、前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及台北師範學院前身,是台灣棒球史上第二支成立高校棒球隊學校。

  林桂興兒媳婦吳秀容說,花東一帶孩童在日治時期就很喜愛打棒球,但是林桂興是否在台北求學時期接受正式棒球訓練,在記憶中則無法得知。

  吳秀容說明,林桂興在台北國語學校求學是沒有畢業的,他肄業後返回台東老家,是沒有依學校所學返郷教書,而是直接進入日本實業家梅野清太郎 所經營「櫻組」公司服務,這家公司在台東主要在負責木材海運運輸工作,林桂興也在這個時期加入公司所組織「櫻組棒球隊」,在球隊擔任投手, 後來因為球技表現出色,被公司內調至花蓮「朝日組」上班打球。

  相關文獻也提及林桂興在花蓮朝日組打球期間還曾擔任過「主將」,也就是現今的隊長,是台灣棒球歷史獲任棒球隊主將第一人,這在早期日治時期野球屬於日本人運動的時代,是非常難得體育成就。

  吳秀容也提及台東「櫻組」及花蓮「朝日組」都是同一個日本老闆。根據相關文獻顯示林桂興日本老闆就是有名的日本實業家梅野清太郎,他後來承造東部鐵道工程、花蓮港工程及臨海道路等三大工程,與花蓮廳長江口良三郎擁有不錯私交。

  根據林家提供戶口資料顯示,在林桂興職業欄部份還曾登錄是花蓮朝日組「勞力頭」,負責四處招募身強體壯可以承受貨運搬運大量勞力的工人,也因為工作關係的結識不少原住民好友。

林桂興效力花蓮朝日野球隊強投

林桂興(後排左一掌旗者)在日治時期是花蓮朝日棒球隊主將及投手
林桂興家人提供高正源1994年所著作《東昇的旭日》書照片球衣球幑和林桂興掌旗所球衣是同一球幑。

  這張珍貴的照片,是《朝日》林桂興在花蓮花崗山棒球場以8比3擊敗《鐵》,拿下大阪每日新聞社在花蓮舉辦棒球賽冠軍所留下的畫面。

  後排左一執掌著優勝旗就是《高砂棒球隊》創始人林桂興,比對高正源1994年所發行《東昇的旭日》所刊載林桂興獨照的照片,兩張照片球衣上的球徽都是《朝日》棒球隊球徽。

  也特別將掃描的照片放大觀看,可以清楚看到林桂興所執掌的優勝旗上排比賽名稱,隱約可看出前兩個字是「花蓮」,旗幟下排標有主辦單位名稱,前四個字可明顯看出是「大阪每日」字樣。實際年代部份,會在近日請託相關棒球歷史專家及至國家圖書館找尋相關文獻,看能否確定這場比賽真正年份。

  根據湯川充雄所著《臺灣野球史》一書中,有提及《朝日》與《鐵》、《廳》、《養氣》、《商工》、《鹽糖》等隊,在1930年代左右是花蓮主要硬式棒球隊伍,其中以林桂興所效力《朝日》實力最強,在1929年5月花蓮港大會及1930年10月花蓮港體協支部所舉辦秋季大會中都拿過冠軍。

  林桂興的孫子林真功表示,他祖父林桂興在朝日隊是名投手。從《臺灣野球史》一書中,所刊載《朝日》的球員名單上就有一名「林」選手,是球隊冠軍賽先發投手兼任第三棒打擊,並在1930年10月花蓮港體協支部所舉辦秋季大會中,以4成4打擊率獲得大會打擊第4名。如這位「林」選手就是林桂興的話,從林桂興1899年出生推算,他在1930年秋季大會冠軍賽主投時,已是31歲。

  也好奇照片上記分板上「並木學生堂」的字樣,透過林桂興媳婦吳秀容的解說,才發現這是記分板上的廣告,「並木學生堂」是花蓮中山路一家書局,日治時期花蓮學生要買書或文具都是在這家購買,可以發現在日治時期就有透過棒球比賽行銷廣告的概念。

  吳秀容說,花蓮在日治時期棒球發展相當興盛,孩童最愛的運動就是打棒球,當地民眾也很喜愛在花蓮花崗山棒球場觀看比賽,從湯川充雄所著《臺灣野球史》也提及在花蓮當地所舉辦硬式棒球賽冠軍賽常會吸引上千名民眾觀看,可相互印證早期花蓮棒球發展盛況。

林桂興籌組台灣第一支原住民棒球隊--高砂棒球隊

林桂興所籌組《高砂棒球隊》就是後來威震日本《能高棒球隊》前身。

  《高砂棒球隊》創始人林桂興的身上是流有原住民的血液。

  相關歷史文獻說明林桂興是漢民,並不是原住民。但是根據林桂興家人所提供的相關戶籍資料顯示,林桂興的外祖母是平埔族原住民,他身上是流有原住民血液,加上他工作關係,常常得招募身強體壯的原住民擔任木材貨運運輸工作,所以他和原住民之間保有不錯互動關係。

  林桂興是花蓮《朝日組》棒球隊主力投手,是當時少數從事棒球運動的台籍精英。根據林桂興孫子林真功表示,父親常常提到祖父林桂興籌組《高砂棒球隊》過程,說是當時日本政府(花蓮港廳)請託他祖父召募一批原住民小孩學習打棒球,這也是《高砂棒球隊》最始源的由來。

  相關歷史文獻也提及,林桂興在1921年左右籌組《高砂棒球隊》過程,發現一名原住民年輕小伙子查屋馬所投的球非常快,再找了一名敢接查屋馬快速球的原住民少年辜茂得,以兩人為中心,又找了鄔新、阿仙、亞拉畢、紀蕯、羅道厚、羅沙威、杉提掦、武諾、爾西般、亞仙合利陽、屈道、杜易爐共14名原住民成立了《高砂棒球隊》。

  林桂興的媳婦吳秀容也提及,「我公公先籌組這小團棒球隊之後,就被日本政府(花蓮港廳)接收籌組大團的棒球隊」。林桂興招募這批14名原住民小孩,後來被日本政府花蓮港廳安排之下,全部集中就讀花蓮農業補校,並請了日籍教練全力教導,希望藉由教育原住民孩童打棒球,來轉移原住民對日的情仇,並將棒球隊名以能高山為標的,取名為《能高棒球隊》。

  這批原住民孩童為主的《能高團》在花蓮港廳長江口良三郎推動,加上承建花蓮港的櫻組老闆梅野清太郎給予球隊經費上的奧援,1925年遠赴日本進行比賽,當時日本球界對這批《能高團》原住民球員速度飛快、勁道強勁豪邁球風印象特別深刻,用實力逼迫日本球界更換更強的對伍應戰,能高團還是創下六勝二敗一和戰績,在當時日本球界引起注目。

  《能高團》是一段比1931年嘉農拿下甲子園亞軍還早的台灣棒球歷史故事。雖然,根據史載能高團是日治時代第三支至日本進行訪問比賽的台灣棒球隊伍,但是前兩支隊伍全是在台日本人所組棒球隊,《能高團》卻是台灣棒球史上第一批全是台灣原住民遠赴日本的棒球隊伍。

  沒有林桂興,就沒有《高砂棒球隊》,更不用談《能高棒球隊》的誕生。

  寫在台灣棒運歷史第一頁三個字,《林桂興》。

林桂興熱心推展地方藝文 不滿白色恐怖冤獄切腹自殺

林桂興最後不滿國民政府白色恐怖悲壯結束一生。

  林桂興不只對台灣棒球運動推展具有歷史性的貢獻,他對地方藝文及相關體育活動也是很熱衷。

  1943年林桂興創辦了花蓮音樂研習社,是東台灣最早的民間西樂研究團體,這個團體曾培育日治時期東台灣愛好西樂的音樂精英,已故名音樂家郭子究就是這個音樂研習社活躍主角,組織內的管絃樂、聲樂都是由郭子究負責籌畫。郭子究在自己回憶錄中,也提及當時因為有林桂興熱心組織這個音樂研習會,是他得以在花蓮奉獻音樂教育之始。

  林桂興家人也提及林桂興生前也很喜歡收集書畫,在日治時期就珍藏了一些名畫家還沒成名之前的作品,是一位愛好地方、允武允文熱心人士。

  林桂興的體育天份相當好,不僅在棒球擁有不錯的球技,連高爾夫也是很在行,在日治時代要打高爾夫,需具有相當經濟能力及社會地位才能享受的貴族運動。林桂興孫子林真功回憶,祖父林桂興曾在高爾夫比賽獲得冠軍,贏得冠軍獎金就在花蓮港附近買地置產。

  可惜,1947年228白色恐怖橫行年代,他被國民政府強抓去關進黑牢,家人變家產,甚至向友人借錢,才把他從冤獄中贖了出來,他出獄後為了避免白色恐怖波及家人及親友,先將家人安頓至台東避難,最後他選擇以日本武士精神,1947年9月15日在自家柴房切腹自殺了斷生命。

  很悲壯的結束一生。

採訪後記

感謝林桂興孫女林潔香(左起)、兒媳婦吳秀容、孫子林真功接受此次採訪。

  在花蓮縣議員魏嘉賢及東方報記者江思婷協助下,終於在花蓮找到林桂興的後代,從他們口中談論起1921至1923年左右,林桂興募集一批原住民小孩籌組「高砂棒球隊」的過程,這支棒球隊就是1925年威震日本的「能高團」前身,比1931年嘉農在甲子園拿下亞軍年代還要早的傳奇球隊。

  從林桂興的兒媳婦吳秀容及孫女林潔香、孫子林真功等人訪談中,也對林桂興早期在日治時期生長背景有了初步瞭解。

  「如果你早六年來找我們的話,或許能獲得更多有關高砂棒球隊資料」見到林桂興孫女林潔香時,她第一句話這樣告訴我。

  她說,父親是最瞭解祖父過去組織高砂棒球隊過程,不幸的是父親在六年前因為心臟病發逝世。

  當她講到這裡時,自己心情是蠻複雜及難過的,有點悔恨沒有早點做相關口述歷史,目前只能慢慢併湊起過去歷史發展概況。

  另一個難過的是,和採訪李詩計家人後的心情一樣,在完全沒有資源奧援下,抽絲剝繭方式找到了李詩計及林桂興家人,這兩位在台灣棒球歷史都是相當重要的人物,過往竟都沒有人探訪他們後代,去追尋他們的棒球史事。

  有點訝異、不解及難過!

  找尋台灣棒球歷史還需很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