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棒球專欄/開港講棒球/013 4-跨世代的傳承與榮耀-台灣「貝比魯斯」洪太山(四)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台灣棒球維基館
在2007年1月17日 (三) 20:26由Renee對話 | 貢獻所做的修訂版本

跳轉到: 導覽搜尋

跨世代的傳承與榮耀-台灣「貝比魯斯」洪太山(四)



關於本文

  • 專欄作者:謝仕淵(talk)
  • 發文時間:2007/01/17
  • 本站責任編輯:renee
  • 版權標示:All Rights Reserved,作者保留本文所有權利,僅授權本館發佈,網友請勿任意轉貼
  • 備註:專欄作者之外的本站參與者,除提供排版協助之外,不應更動原文用語,以示尊重原始作者。協助者請於「本站責任編輯」欄留下ID。

Alt text
專欄作者簡介
  • 棒球史文字工作者
  • 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兼任講師,專攻體育史、棒球史之研究
  • 謝佳芬合著之《臺灣棒球一百年》曾獲得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推薦書及2004年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人文類出版入圍
  • 2005年起開始參與中華棒協台灣棒球百年史》之編撰工作,該書於2006年7月問世。

四、戰時記憶

  1943年,不到二十歲的洪太山即將畢業,嘉農的選手成為島內棒球勁旅爭相網羅的對象,位在台北市的專賣局,則將挖角的目標鎖定在洪太山身上,專賣局的人員直接找上洪太山的父親,希望洪父讓洪太山到台北加入專賣局棒球隊,原本洪太山的父親以洪太山為長男,長男不應離家為由而反對,但雙方經過討論之後,洪父決定讓洪太山到台北打一年球,雙方並同意一年之後將洪太山調到高雄的專賣局(當時洪家已由嘉義搬到高雄),同時,給洪太山58圓的高薪(當時嘉農台灣人畢業生的待遇約為45圓,日本人約為55圓),並有額外的補貼10圓,一共月領68圓,當時洪太山的二弟在嘉義沒工作,專賣局甚至給洪家一張菸酒專賣零售執照,照顧二弟的生計,洪太山加盟專賣局待遇、福利可以說是相當優渥。

  專賣局是台北市內少數的硬式棒球隊,一年當中最為重要的比賽,便是爭取台北參加全島都市對抗賽選拔賽的代表權,除了專賣局外,另外兩支強勁的對手,則是CB(電信局)、鐵團(鐵路局)。這三支球隊的競逐中,專賣局往往遜於CB、鐵團,洪太山因此說「專賣局已經十幾年沒有在台北市的代表權比賽中贏過CB、鐵團」

  專賣局是洪太山第一次踏入職場的第一份工作、也是第一次打社會組的球隊,球隊隊友都是前輩,有許多是出身東京六大學的選手,因此剛剛加入專賣局時更讓他戒慎,深怕表現不如預期。更怕承擔不起教練所交負的重責。

  洪太山回憶起這短暫的一年指出:「來到公賣局打球後,教練排我打第四棒,原本我很不安,因為隊裡學經歷比我好的前輩有很多,我是隊裡唯一的台灣人,其他兩隊的隊員全部都是日本人。」伊東教練因此告訴洪太山「如果有人說閒話,就告訴我,我的眼光不會錯」結果在那年的比賽中,專賣局竟然破天荒的擊敗CB、鐵團,得到台北市的冠軍,專賣局的教練也沒有看走眼,洪太山打擊成績出色得到該次比賽的打擊獎,賽後更得到專賣局發的高額獎金-120圓。但因戰局日漸緊迫的關係,全島都市對抗賽選拔賽已經無法舉辦。

  戰爭確實是影響棒球運動最大的變數,「球場上的英文用語都被改掉了,又過了不久,連比賽都停止了。當時的圓山棒球場因為被當成傷兵醫院而不能使用,所以我們都在臺大比賽。」一年之後,1944年洪太山來到了高雄,當時不用說已經無球可打,甚至還要過著躲避戰爭的生活,戰時的洪太山在高雄的專賣局上班,但媽媽與妹妹等家人則「疏開」到嶺口,洪太山有時還必須向專賣局請假,和二弟一起揹一些米、鹽等物資給家人。

五、省運與六行庫

  1945年戰爭結束後,戰敗的日本人離開統治了五十一年的台灣,但日本人所引進的棒球,並未隨著日本人離開而沒落。只是昔日深具日本味的「野球」,隨著政權的更替,改成了「棒球」。戰火剛熄未久,歷經空襲轟炸的高雄市,依舊一片蕭條。但在昔日的球場上,棒與球的碰撞再度發生,數十支軟式棒球隊分成A、B、C三級比賽,觀眾再次湧現,棒球的熱情提供了高雄復甦的能量。當時的高雄甚至台灣,休閒娛樂的選擇不多,一切滿足感官的聲光娛樂,一間昏暗狹小的電影院便足以包含。戶外體育活動則是另一個為時人所矚目的焦點,在那個風氣淳良的時代裡,連國小年度運動會都不用擔心場面冷清,棒球則更不用講了。

  對於遷居高雄的洪太山而言,由於出身名校且球技優異,因此很快的在這股棒球熱當中,被拉進以三塊厝地區為中心、第三公學校為基礎的棒球發展區。(另一個高雄重要的棒球據點為旗津地區的第一公學校)。此時,適逢1946年第一屆台灣省運動會舉行前夕,台灣省運動會是以縣市為單位所進行的體育競賽,因此省運棒球賽被認為如同都市對抗賽的翻版,區域對抗的意味十足,在那個國際比賽並不興盛的年代裡,省運棒球賽是全國棒球迷們關注的重要焦點。

  為了代表高雄市參加第一屆省運棒球賽,高雄市內必須先舉行代表權的爭奪賽,由旗津與三塊厝相互對壘,這兩個從日治時期便在棒球場上難分勝負的地區球隊,在這次的對壘中由旗津取得勝利,贏得代表高雄參加省運的權力。但三塊厝的棒球手們,由於多數為澎湖移民,心想澎湖縣並未派隊參加省運,因此積極透過管道聯繫,希望能夠代表澎湖縣出賽,終而如願以償。

  洪太山也得以參加第一屆的省運棒球賽,由於洪太山打擊技巧一流,因此兼負起第四棒的任務,加上腳程快、臂力強等特質,因此原本嘉農時代捕手的守備位置,轉為鎮守中外野大關,令人意外的是,不是洪太山的好表現,而是這支敗代表澎湖但卻都是來自高雄的隊伍,竟然一路過關斬將,挺進冠軍戰,對手則是以嘉農為班底的嘉義市隊,在這場比賽中,洪太山表現優異,讓嘉義隊的嘉農大學長蘇正生側目直言「打夠了沒」,最終洪太山他們贏得比賽,奪得第一屆省運棒球賽冠軍。

  隔年,原本想要從施故技但因規則不容因此無緣參賽,而正規的高雄市隊自第二屆到第六屆之間雖曾奪得亞軍,但均未得到冠軍,1952年第七屆在屏東舉行,高雄市各地棒球勢力不僅相互合作,幾位國手級身手的選手如黃仁惠、陳潤波等也相繼竄出,洪太山亦為陣中主將,擔任第四棒鎮守中外野,進而開啟了高雄市在省運棒球賽的黃金年代,總計從1952-1957年,六年之間高雄市得到三座冠軍、三座亞軍,這段時期洪太山都是陣中主將。總計從1945年到1958年為止,洪太山一共參加了十三屆的省運棒球賽。

  在這段期間,洪太山亦分別是高雄市中許多著名棒球隊的要角,戰後不久後,他因看不慣公賣局中許多來自大陸的接收官員領薪水而不做事的態度,因此轉到台電公司工作兼打球,一年之後,則到營造公會上班,同時參與營造棒球隊,當時重建工程多,所以營造廠大為賺錢,故有能力支持棒球隊,後來許多營造廠生意日漸下滑,洪太山因此離開營造廠,離職後不到一星期的時間彰化銀行聞風而至,挖角洪太山加入彰銀。此後,在一九五零年代初期也曾利用業餘的時間,加入味寶味素棒球隊。

  洪太山除了在省運棒球賽中有耀眼的表現之外,加入彰化銀行期間也參與了一九五○年代台灣棒球競爭最為激烈、最具風格且比賽最為集中的比賽-「六行庫」棒球賽。所謂「六行庫」棒球賽,係指合作金庫、第一銀行、華南銀行、彰化銀行、土地銀行、臺灣銀行等六間金融行庫間的棒球賽。

  六行庫棒球賽,原為銀行員工間公餘的休閒與娛樂,比賽的型態以最為容易接近且較經濟的軟式棒球為起始,六行庫的軟式棒球賽起於1948年,地點是多所行庫附近的新公園運動場,1948年起,六行庫軟式棒球賽毫無間斷的舉行了十二屆,沒有看台、沒有安全設備的新公園棒球場,但每逢比賽時的周六與周日一定擠滿了觀賽的觀眾。1954年起,「六行庫」棒球賽增加了硬式棒球組。

  「六行庫」的球員與銀行高階的主管大多是台籍人士,對於棒球的熱愛多來自年少,所以根深蒂固,當銀行間的對抗日趨激烈的同時,各隊網羅好手、四處挖角的動作於是在行庫高層的支持下競相展開。洪太山便是在此情形下,加盟彰銀。加上銀行為當時人人稱羨的行業,能夠到銀行上班又能打球,無異是最好的選擇。

  洪太山加盟之後,彰銀在軟式棒球的比賽成績進步顯著,原本在1950年之前從未奪冠,但在此之後,彰銀分別取得1954、1956、1957年的冠軍。洪太山結束球員生涯後,一直在彰銀服務,直到退休為止,並擔任高雄棒球協會的顧問、裁判委員,並曾獲聘海軍棒球隊的教練,持續為棒球付出。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