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館粉絲專頁

棒球語錄

分享此網頁到Facebook
分享此網頁到Plurk
分享此網頁到百度搜藏
分享此網頁到Twitter
分享此網頁到Del.icio.us
最近作者:EVOlution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18:27 ;歷來作者:HsuehSas2158其他...
台灣棒球維基館
(重定向自棒球名言)
跳轉到: 導覽搜尋

• 目前所在分類: 主分類 > 棒球 > 人物

 * 國內棒壇:中華職棒大學棒球高中棒球少年棒球棒球媒體人棒界耆宿
 * 國際棒壇:美國職棒日本職棒中國棒球

[編輯] 國內棒壇

[編輯] 中華職棒

  • 王光輝:「下次不要和我硬拼!」(1994年9月29日賽後,時報鷹投手郭建成故意四壞前一棒李居明王光輝擊出三壘安打。)
  • 王光輝:「這應該是職棒史上最短距離的二壘安打。」(1995年3月31日,擊出內野高飛球,統一獅二壘手林克發生隱形失誤。)
  • 王光輝:「再打不好只能打第十棒了。」(1995年5月,陷入低潮。)
  • 王光輝:「吃月餅可以增加長打能力!」(1995年9月9日擊出個人職棒生涯首支滿貫全壘打,賽後發表感想時打趣的說是因為前一天吃了三、四個月餅。)
  • 王光輝:「金手套獎是等到了,可是減肥沒有成功。」(1995年,中華職棒頒獎典禮獲得一壘手金手套獎發表感言,因前一年許下減肥以及金手套獎兩個願望。)
  • 王光輝:「連續兩年維持在三成以上打擊率,總算對自己有交待了。」(1996年球季結束)
  • 王光輝:「站在三壘上,比較有打棒球的感覺。」(1997年,因路易士日本職棒讀賣巨人隊,守備位置從一壘手變更為三壘手,但實際上還是以一壘為主。)
  • 王光輝:「過兩天一定要想辦法把球打出牆外去!」(1998年
  • 王光輝:「他們都不認為我會盜壘,所以讓我走的上二壘。」(1998年4月29日,單場兩次盜壘成功。)
  • 王光輝:「問題不大。」(2007年2009年擔任兄弟象隊總教練時期的口頭禪。)
  • 王光輝:「問題有了!」(2009年3月28日開幕戰,主力外野手陳冠任受傷退場。)
  • 王金勇:「我不曉得渴望一件事情是要付出這麼多的努力跟汗水。」(2008年總冠軍賽
  • 王金勇:「當別人不行的時候,你要適時的伸出雙手或者是力量來幫助這個球隊,盡自已的一點心力。」(2008年總冠軍賽
  • 王金勇:「想要讓自己冷靜,即使抓住老鷹的尾巴,也要往前飛。希望勝利之神可以站在我們這邊,讓眼淚在明天一次流下來。」(2008年總冠軍賽第六戰賽後)
  • 王柏融:「希望從我們這個世代開始可以一直贏南韓。」(2015年光州世大運擊敗韓南隊。)
  • 王柏融:「棒球是學不完的。」(2016年07月06日)
  • 王柏融:「盡可能去把每場比賽打好,看比賽內容哪裡需要檢討,每天去加強。」(2016年07月06日)
  • 王柏融:「最大夢想是去大聯盟打球。」(2017年02月28日)
  • 王柏融:「我希望從我們這批年輕球員開始,不再懼怕日韓與其他球隊,我們只是個開頭,其他年輕球員一步一步慢慢來,讓他們知道我們真的是可以贏過日韓的。」(2017年3月1日,中職日職對抗賽
  • 王柏融:「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微弱機會,都不應該放棄。」(2017年7月)
  • 王宸浩:「上場機會越少,就要練得越多。」
  • 王宸浩:「棒球當然是最愛,因為它的變化太多,只要比賽沒有結束,就算只剩下一球,仍有無窮的希望,它就像是一種人生觀,對未來永遠有期待、有憧憬,而且永遠都不會膩。」(2005年3月30日,棒球世說新語
  • 王勁力:「上了投手丘,就把自己當做是最好的。」
  • 王勁力:「老闆一直告訴我們,如果有打假球,球隊就要解散,我很害怕一旦說出,球隊就會解散,那我會害了我的同事,以及許多家庭。」
  • 王崇耀:「陳智弘開完刀後,我去醫院探視說,你休2天就準備比賽了。」(口述節錄)
  • 王峻杰:「職棒跟業餘真的差很多!」(2013年新人年。)
  • 王峻杰:「從來沒在這麼多觀眾面前打球,幸好有謹記前輩提醒,上場就專注在比賽中,才沒出什麼大差錯。第一年加入就遇到職棒回春,真的很幸運,我會好好珍惜在場上的每一刻。」(2013年新人年。)
  • 王傳家:「開始打棒球,是一種興趣和娛樂,投入職棒後,變成一種職業,成家之後,對棒球又多了一分責任,但自己是個超級幸運兒,能夠在興趣中建立自己的事業,每天練習又可以強健自己的身體,還能養家活口,已經十分美好。」
  • 王溢正:「專注與打者之間的對決。」
  • 王勝偉:「我只要能讓球隊贏球,我什麼都願意付出。」(2009/10/04,職棒20年下半季冠軍感言)
  • 王勝偉:「只要用心,低潮一定會隨著時間過去。」(2013年5月)
  • 王鏡銘:「我之前覺得教練為何特別針對我,但往正面想,因為教練對我有期待吧!」(2011年春訓投手教練紀藤真琴
  • 王鏡銘:「這次比賽定位在中繼,是我很習慣的角色,面對大比賽平常心就好,要盡所能挺住壓力。」(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王鏡銘:「對國內球隊敢放手一搏,對國外球隊還是要謹慎一點。」(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王豐鑫:「就一場一場投,拿幾勝就幾勝。」(2012年
  • 王豐鑫:「有目標在前面,就不要去想受傷。」(2012年
  • 王豐鑫:「不要想太多,我當作是老天爺的考驗!」(2012年
  • 王豐鑫:「我一定會調整到最佳狀況,全力幫球隊取勝。」(2012年
  • 王豐鑫:「我會拿出最好的表現,給球迷更多驚喜。」(2012年
  • 王豐鑫:「我會盡全力投球,只要教練團需要我,我一定義不容辭。」(2012年11月,亞洲職棒大賽
  • 白昆弘:「人生不是只有打球。」(2011年
  • 朱鴻森:「兄弟不滅!中職不滅!」
  • 朱偉銘:「球員的升降(指二軍)不是自己能掌握的,唯一能掌握的只有場上的比賽。」(2012年
  • 朱育賢:「每一個成功的背後,必有加倍的努力」
  • 朱俊祥:「以前打球,第一目標就是進中華職棒,如果有機會的話,再來就是能去日本打職棒。」
  • 朱俊祥:「現在遇到不好的時候,都會想起陳大哥(陳金鋒)所說的,他說:『人啊,要學會忘記』。」
  • 江仲豪:「職稱不重要,稱職才重要。」
  • 江仲豪:「把失去的找回來。」
  • 江仲豪:「安打要集中,但失誤要分散。」
  • 江仲豪:「投手只要會投兩種球,很壞的好球跟很好的壞球。」
  • 江承峰:「不管教練團要我擔任什麼角色,我都能夠完成任務。」(2013年1月)
  • 江承峰:「可能老天覺得我還要更努力。」(2013年4月,先發好投但未拿到生涯首勝。)
  • 江承峰:「我覺得真正的考驗從現在才開始,因為一開始是打者對我不熟悉。」(2013年4月)
  • 呂文生:「打出刺激、感動的比賽最重要。」
  • 呂文生:「一名投手的成長,是要靠經驗的累積,台灣人才真的很多,需要的是機會。」
  • 呂文生:「希望『英雄出少年』!」
  • 呂文生:「我以前球員時代上場就短打,所以我很了解短打的痛苦,所以有機會就讓球員自由展現。」
  • 呂文生:「棒球比賽有60%至70%的勝負在投手投手人才的培養,真的很重要。」
  • 呂文生:「我們更應該要好好努力,建立一些有助於培育年輕選手成長的制度。」
  • 呂文生:「無論如何,就算我從此之後離開棒球界,我都會是中華職棒的球迷。」(2012年
  • 呂文生:「即使未來必須離開棒球圈,他還是會持續關心各層級的棒球發展,並作為中華職棒最忠實的球迷。」(2012年
  • 呂文生:「我一生非常熱愛棒球,絕對不能接受打假球,不會殘害棒球這項運動。」(2012年
  • 李來發:「別人都已經上太空了,我們還在殺豬公。」
  • 李居明:「最熱(指熱潮)的時候,往往也是最充滿危機。」(2013年4月,談職棒掀起熱潮。)
  • 李瑞麟:「比賽在兩人出局後正式開始。」
  • 李瑞麟:「止敗比連勝還快樂。」
  • 李瑞麟:「想斷絕與賭徒掛勾的聯想,最好的辦法就是贏。」
  • 李瑞麟:「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葡萄樹依然要種下去。」
  • 李瑞麟:「老鷹振翼向西飛,五里一徘徊,我身雖離去,我心永沉醉。」
  • 李瑞麟:「不服輸不是『生活的我』的真實個性,卻是『比賽的我』的顯著特徵。」
  • 李風華:「就現階段來說,棒球是我的生命,也是我的事業,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棒球所賜,但未來就不知道了。」
  • 李風華:「希望我的加入,能喚回部分曾經熱愛棒球的球迷回到球場。」(2000年加入台灣大聯盟
  • 李風華:「怎麼投都無所謂,只要能幫球隊贏球就夠了。」
  • 李風華:「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想投球。」(2013年4月)
  • 李風華:「我要投到不能投。」(2013年4月)
  • 李瑋華:「壞球投多會對自己不利,不如正面對決,投給對方打。」
  • 吳佳榮:「得到這個獎項,我覺得我是一個黑馬!」(2002年頒獎典禮,從外野手轉戰三壘,拿下三壘手金手套。)
  • 吳政憲:「不只是第1勝,在家鄉拿到第1個勝投情緒更顯激動,感謝我的爸媽、岳父母和太太等親友的支持。」
  • 吳政憲:「這期間因為太難過想要放棄的念頭當然有,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還是這樣挺過來了,大概我的意志真的超強。」
  • 吳政憲:「那是種很孤獨的過程,只有自己和自己競爭,沒有同伴。」
  • 吳政憲:「先發比較可以固定調整作息,若是中繼後援可能每天都要有上場的備戰準備,故相對起來我會覺得先發比較適合我。」
  • 吳政憲:「因為我有棒球夢。」
  • 吳政憲:「我告訴自己,機會已經來了,一定要挺住。」(2011年
  • 吳明旭:「從小到大,就是想要打職棒,這也是成長的動力。」(2013年1月28日,加盟兄弟象
  • 吳明旭:「拚就對了!」(2013年1月28日,加盟兄弟象
  • 吳祥木:「總教練不是人幹的!」
  • 吳復連:「裁判沒有宣佈停止,都有機會讓對手出局。」
  • 吳復連:「棒球是一種享受,尤其對職棒球員而言,更是人生最好的享受。世界上那麼多人,有幾個人能夠打棒球?更有幾個人可以成為職棒球員?能穿上這套球衣,在觀眾面前表演,這是最快樂的享受。」
  • 吳俊良:「因為有最好和最壞,我的棒球人生才精采。」
  • 宋肇基:「我只希望,往後這些新人好好的珍惜自己的身體,不要再像我一樣,這樣的為球隊爭取每一場的勝利,卻換來被封殺得命運。」
  • 宋肇基:「我要讓韓國人有當不完的兵。」
  • 宋肇基:「阿甘,你不要再躱了。」
  • 宋肇基:「風神八勝時,我才兩勝。」(該年他16勝)
  • 何紀賢:「人曾經風光過就好。」
  • 杜章偉:「棒球代表無窮的希望,小時候希望把球打好,接著希望當國手、希望進入職棒,現在雖然暫時都如願了,但還有更多的希望和目標在後頭等著,每一個階段,它都是一種不同的希望,就算達成了,馬上就會有下一個期待出現。」
  • 沈鈺傑:「從小就和它為伍,覺得棒球是一種很好玩的運動,而且每一球都可能是關鍵,各種不同的變化組合都會在無法預期的時刻出現,就像人生無常的難以預料。」
  • 沈鈺傑:「球隊有需要,我就上。」
  • 余進德:「我躲在被子裡哭,我不知道我不打棒球還能幹甚麼。」--被興農牛釋出後
  • 余書農:「看多了不同的棒球環境,也讓我有很深感觸,例如中國的小朋友們是許多人共用一個手套,就算破了,大家還是搶著用,就是為了打球,而日本大學隊光投手就30人,大家也都是每年自費100萬日圓來打球,對照起台灣,我們好像少了些熱情。」(2013年1月。註:余書農曾在日本大學打過球、也曾到過中國擔任基層教練。)
  • 余書農:「我知道自己起步晚,要跟這些人競爭有一定難度,但我還是會投資我自己,從營養、訓練與休息各方面來讓我自己做到最好,我年紀大,但我不服輸,人生是自己選擇的,我會加油。」(2013年1月,29歲才投入職棒。)
  • 余書農:「剛進球隊時,我在自我介紹上說:『有一天我要打職棒!』,下面的隊友應該覺得我瘋了。」(2013年
  • 余賢明:「通常擊出全壘打後,接下來會很想再打大支的,但我告訴自己不要興奮過頭,還是要扮演好第一棒的角色。」(2012/4/15賽後,該場擊出首局首打席全壘打。)
  • 余賢明:「教練團有通盤的考量,而我作為選手就是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機會來了全力去打好比賽。」(2012/4/15賽後)
  • 邱子愷:「這2週看到很多球迷到現場,覺得很感動,未來要更努力,用更好的表現回饋球迷。」(2013年4月初獲選3月投手MVP。)
  • 邱復生:「除了夢與信心,我們一無所有。」
  • 邱麒璋︰「如果投手不是郭源治的話,那球應該是支全壘打。」
  • 林正豐:「今年狀況好,有點像2010年,要感謝老婆的鼓勵,老婆曾跟我說過,『最低潮不過如此,只要努力過,就不會有遺憾。』同時,也要感謝老東家統一獅過去8年來的栽培。」(2013年,轉隊後再創生涯高峰。)
  • 林正豐:「只要是上場的球員,沒有人會想要輸球,再好的球員也一定會有打不好的時候,責備的方式是沒有用的,富邦現在就都是用鼓勵的方式,並且鼓勵選手。」(2017年
  • 林承飛:「球場是球場,私下是私下,不能把私底下情緒帶到場,那你就會影響自己表現,家人會告訴我不要擔心,自己當然也要更堅強。」(2017年,談到前年球季中父親住院。)
  • 林承飛:「學習他們(前輩)的優點,放在自己身上,也許自己就會變成特別的。」(2017年
  • 林承飛:「不想受到關注,我寧願自己打不好,隊友打得好然後接受採訪,這樣我也開心。」(2017年
  • 林承飛:「我告訴自己,我想繼續打下去,那時輸球(2011年世界青少棒賽冠軍戰),我就覺得,這世界還有很多很強的選手,繼續打下去,你就會遇到,我想要遇到更多更厲害的人,去挑戰他們 。」(2017年
  • 林承飛:「總不能靠紀錄吃飯吧?那些都只是過程,當下開心就好,明天又要重新開始。」(2017年
  • 林承飛:「每一次下的決定,都是我經過縝密的思考,因為我不想讓自己後悔,想過再做會比較好。」(2017年
  • 林承飛:「在不會受傷的範圍之內做到最好,然後好好把握現在,才不會讓自己後悔。」(2017年
  • 林承飛:「還要再努力,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真正的職棒選手。」(2017年
  • 林致光:「偶爾戰績墊底也不賴。」
  • 林岳平:「棒球是一種腦力和肌力的綜合運動,腦力的重要性又高於肌力,因為訓練肌力並不難,想要訓練自己臨場活用的腦力,再配合身體力道展現出最好的表現,卻非常困難,必須靠不斷經驗累積,人家常說老將是「鬼靈精」,就是這個道理。人生的縮影、好玩的遊戲。」
  • 林岳平:「有一次我連續2、3場搞砸比賽,但隔天到球場,法蘭克投手教練)對我說,今天還是你救援,那時我體認到,救援投手就是要去承擔球隊的勝敗。」
  • 林岳平:「希望把去年23次救援成功反過來,今年變成拿下32次。」(2013年2月)
  • 林岳平:「現在就是要想辦法成為一個球隊還是需要的後援投手」(2017年
  • 林仲秋:「放下捕手手套,我在球場上起碼能多活兩年。」
  • 林易增:「好球帶要改要放寬,乾脆就從台灣來創先例好了,把本壘板改成大塊的,這樣就不用放寬什麼幾顆球了。」
  • 林易增︰「現在全身都聞的到安打的味道。」
  • 林易增︰「棒球看似簡單,其實很難,它是一種『使命感』,做球員時,調整技術與心理,配合教練團作戰;退役之後,再將本身所學傳承給下一代,所以棒球是『使命』。」
  • 林其緯:「我隨時都有危機意識,維持競爭力才能在職棒立足。」(2017年
  • 林宗男:「我相信只要做好自己,應該就會有機會吧。」(2013年
  • 林宗男:「年輕球員會想要表現,很在意自己的成績,我以前也是啊,可是我現在覺得,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算沒安打,保送、接球也都是貢獻。」(2013年
  • 林宗男:「我覺得打得久,就代表對球隊有貢獻。」(2013年
  • 林宗男:「一年打好、一年不好,第3年被釋出,有一天就會被忘記。」(2013年
  • 林宗男:「替補球員就是這樣,有機會就要把握,因為打得好不一定還有機會,但打不好一定沒機會。」(2013年
  • 林智平:「我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只有不斷地打,把好的感覺變成反射動作。」(2012年
  • 林智平:「守三壘專注度要很高,整場都不能鬆懈,今年對我來說我覺得很有機會,唯有這樣練習我才有可能繼續生存。」(2012年
  • 林智勝:「我哥哥有跟我講過一句話,當我打職棒第一年打完的時候,我哥就跟講說『智勝,你要開始紅了,但是不要忘記所有的人、幫助你的人,你要把驕傲放在下巴,謙虛放在額頭,你要這樣低著頭,尊敬所有的人,你就會成功』他跟我講這句話我永遠都記得。」(2006年接受三立電視台節目《封面人物》專訪。)
  • 林智勝:「球速快,他抬腳我就抬腳,他出手我就準備揮棒啊!」
  • 林智勝:「打棒球嘛,快樂就好!」
  • 林智勝:「如果打棒球讓你覺得不快樂,打球不就很沒意思!」
  • 林智勝:「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希望太受矚目,所以我不想當領導人物,比較想擔任輔佐的大臣!」
  • 林智勝:「如果要旅美,至少到從3A起跳,比較接近大聯盟,2A不考慮。」
  • 林智勝:「我現在目標就是25轟,多打的都算賺到。」(2012年
  • 林智勝:「我的確是以追求全壘打為目標,但不代表每次都是猛拉,最重要還是擊球點,只要擊得確實,以我的力量就有機會形成全壘打。」(2012年
  • 林智勝:「在中華隊只能有一個31號,之前是我善化的學長鄭昌明的背號,他在游擊區的守備功力沒話說,我希望能拼過他,想把那背號爭取過來,所以進了職棒我選擇31號,就是要激勵自己,要當最好的游擊手,要成為中華隊唯一31號。」
  • 林智勝:「今年是我職棒生涯最成熟的一年,首次在總冠軍賽扛起第四棒的重任,負有帶動全隊氣勢的任務,很高興我做到了。」(2012/10/19,獲總冠軍後)
  • 林智勝:「目前大家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贏。」(2013年經典賽
  • 林智勝:「日本、古巴也會怕中華隊啦。」(2013年經典賽預賽擊敗澳洲、荷蘭等隊,晉級複賽。)
  • 林智勝:「我不知道球迷是否願意進來捧場,但我都會繼續努力。」(2013年3月,新球季開打前。)
  • 林智勝:「可以感受到政府對於國球的努力,棒球就是這樣,做就對了,一定有效果!」(2013/3/15,經典賽後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提到。)
  • 林智勝:「不知這次經典賽能否取得你們的信任?如果有,請到球場支持我們!」(2013/3/17,中華職棒球迷大會。)
  • 林智勝:「球隊新人輩出是好事,如果他可以取代我,表示他的能力一定是比我好,教練才會這樣安排,過去幾年在球場上奮鬥,就是要讓新人以我為榜樣,把我當作取代的目標,我自己也一直很努力。」(2014年1月)
  • 林智勝:「對我來說隊長只是一個名稱,不管有沒有當隊長,我就是這樣不會改變,該鼓勵的我都會做。」(2015年擔任第一屆世界12強棒球賽中華隊隊長。)
  • 林增祥:「生命很奇妙,如果這場比賽我們贏了,我們就能連勝下去。」
  • 林增祥:「我最喜歡別人瞧不起我,因為這會激發我的鬥志!」(2009年統一獅開訓)
  • 林增祥:「我不會為了補進新人,砍掉任何一名獅隊弟兄。」(發表於2008年特別選秀會前)
  • 林百亨:「有努力就會有收穫。」
  • 林瑋恩:「打擊教練有跟我說我不是像國輝(高國輝)、益全(林益全)這樣的球員,所以我就是多選多看,以先上壘為主。」(2013年4月,成為隊上先發游擊手。)
  • 林瑋恩:「我不求要有多突出,只希望做好自己的本份,穩定表現最重要。」(2013年4月,成為隊上先發游擊手。)
  • 林瑋恩:「這應該是我唯一能拚的獎項吧,如果第一個完整球季就能拿到金手套,我已經非常滿足了。」(2013年5月)
  • 林英傑:「什麼都不重要,贏球最重要。」
  • 林英傑:「不想讓日本人把我們看扁。」
  • 林英傑:「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那麼多,教練要我投,我就投。」
  • 林英傑:「雖然今年一整年下來,投了超過三千球,其實是真的很累,但是想想離總冠軍就差那麼一點了,是如此的接近了,疲憊,就先擺一邊了。」
  • 林英傑:「下次再來,總有一天會贏的,就交給上帝去處理了。」
  • 林英傑:「教練都不怕我輸,那我還擔心什麼。」(2012年
  • 林英傑:「怕被打、被投保送、怕失分,什麼都怕,站上投手丘的壓力都是負面能量,惡性循環,就更投不好了。」(2012年
  • 林英傑:「我也曾經歷過那種投不贏、不會投的階段,只能說,真的不要怕,一旦退卻,什麼都沒了。」(2012年
  • 林英傑:「謝謝球團給我這個機會,也謝謝隊友的幫忙,讓我有重生的感覺」(2013/04/20,投出完投完封。)
  • 林英傑:「我不知道自己能打多久,我在職棒只剩下總冠軍沒有拿過!一定會堅持到最後一刻。」(2013/06/25)
  • 林泓育:「不要讓企圖心影響狀況。」
  • 林泓育:「我從來不會去看別人的打擊成績,只要把自己做好。」
  • 林泓育:「滿壘其實沒什麼學問,就只能對決,我只是告訴自己別等球,就算等到保送也只有一分,就是看到可以打的球就打。(2011/09/17,擊出滿貫全壘打。)
  • 林泓育:「打就對了,到這種時候,真的沒有後路了,就算打不好,也是我們全隊一起輸的,不是單一個人的責任。」(2011/10/08,職棒22年下半季封王戰。)
  • 林泓育:「只要打得好,就算沒有全壘打也無所謂。」(2012,職棒23年上半季)
  • 林泓育:「只要每個人都有好的發揮,球隊戰績自然就好。」(2014年1月)
  • 林恩宇:「其實球是圓的,上去誰輸誰贏都不知道。」
  • 林恩宇:「反正穿上球衣就是想要贏球,不管對手是誰。」
  • 林恩宇:「打棒球不是為了錢,我覺得很多人好像都忘了當初打棒球的熱忱。」
  • 林恩宇:「打者是用鋁棒在打嗎?那投手應該可以前進一步吧。」
  • 林恩宇:「我回來了!」(2012年7月,相隔兩年再次回到一軍登板。)
  • 林恩宇:「我沒有想過會拿勝投,只想投好比賽。」(2012年7月,相隔兩年再次回到一軍登板。)
  • 林恩宇:「想要當龍頭就該做好自己的態度,方式,還有遊戲規則!不然沒人會鳥。」(2012年
  • 林恩宇:「其實就是專注在打者身上,盡量不讓首位打者上壘。」(2013年4月)
  • 林恩宇:「現在的目標是一步步找回複製當年巔峰的感覺。」(2013年4月)
  • 林恩宇:「不只是從零開始,是從負開始吧!」(2013年4月)
  • 林恩宇:「在日本時因語言、環境差異覺得更孤單,最痛苦的時候曾望著房間窗外,低頭看著7、樓的高度,腦中一度閃過『如果往下跳會不會很痛?』」(2013年4月)
  • 林恩宇:「有壓力也是好事,或許結果只是被更多球迷罵,但總比沒人鳥好多了。」(2013年4月)
  • 林恩宇:「人生能有這樣的經歷也夠了,如果我今天投完又因肩膀出狀況就沒有下一場,至少我證明我曾努力回來過。」(2013年4月)
  • 林恩宇:「我認為技術是磨出來的,我現在都覺得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戰,常常會告訴自己是最好的、最棒的,想贏過自己。」(2013年5月)
  • 林益全:「在這裡我看不到未來。」
  • 林益全:「講真的球隊在戰績不佳和6連勝時期相比,是沒有差別的,我們沒像許多人認為的因為打不好氣氛低靡,其實我們一直沒改變,只是大家不清楚吧!」
  • 林益全:「要不要爭第一教練團沒有給指令,可是大家都有共識,這是種球隊的凝聚力,不用言說,我們會盡力的!」
  • 林益全:「當然絕對還有機會,只要能隨時把自身狀態保持在最佳,不放棄就有可能。」
  • 林益全:「紀錄只是一個過程,該是你的跑不掉。」
  • 林益全:「寧可什麼紀錄也不要,換一個球隊能打總冠軍戰的機會。」
  • 林益全:「既然決定了,我就不會向後看,只會往前看。」
  • 林益全:「棒球打的是團隊,不能把責任都丟給投手,我們野手一定會跳出來,幫忙分擔贏球壓力。」
  • 林益全:「比賽還沒結束,不要被我逮到,不然就一棒風雲變色。」(2010年台灣大賽第三戰)
  • 林益全:「跌倒了,再站起來。我對職棒有信心,也有決心找回球迷對職棒的熱情。」(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林益全:「守1分跟打1分一樣有貢獻。」(2012年
  • 林益全:「中斷紀錄沒什麼,這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因為棒球就是這樣,有時跟運氣有關,有時對方投手也會投不好、不讓我打。」(2012年
  • 林益全:「第一年的時候比較在意紀錄,凡事都有第一次嘛!會比較在意想留下紀錄。」(2012年
  • 林益全:「打到現在第四年了,挑戰紀錄變成只是一個過程,比較不會去想那麼多。」(2012年
  • 林益全:「寫自己的紀錄就好了,不要去想聯盟的紀錄。」(2012年
  • 林益全:「我現在想要追逐的目標很簡單,跟大家都一樣,就是想要一個總冠軍而已。」(2012年
  • 林益全:「棒球就是這樣,一場打不好沒有關係,而且紀錄這種東西也是可遇不可求,加上有時候也很講運氣。」(2012年
  • 林益全:「該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強求不來,順其自然。」(2012年6月,挑戰最快500安打紀錄。)
  • 林益全:「完全打擊是結果論,運氣比實力更重要,無法強求。」
  • 林益全:「我不喜歡保送,我喜歡打,這樣才有樂趣。」(2012年
  • 林益全:「打到就有機會。」(2012年
  • 林益全:「不是我覺得自己多厲害,但我肯定我今年的表現,今年破了大大小小的紀錄,破亞洲最快百安、最快五百安、完全打擊等等,也連續兩個月拿到月MVP,雖然最後三項打擊獎(打擊王、打點王、安打王)都淪落第二,所謂本土第一個的三亞王等,難道這些種種成績不足以入圍年度MVP?」(2012年10月09日未入圍年度最有價值球員時發表。)
  • 林益全:「人家說,「因為你們球隊輸球,所以你不可能入圍」,請問我如何信服,一個球隊輸球,所以輸球球隊的球員,再怎麼努力、再怎麼破紀錄、對球隊就完全沒有任何貢獻嗎?說難聽點,以往年度mvp入圍名單難道沒有墊底球隊球員入圍?還是,只是因為我們是興農牛球隊」(2012年10月09日未入圍年度最有價值球員時發表。)
  • 林益全:「球隊贏球是每個球員的最衷目標,但年度的獎項更是每個球員對自己的肯定,即使只是入圍也是對球員們的肯定。」(2012年10月09日未入圍年度最有價值球員時發表。)
  • 林益全:「一個鼓勵就是一個動力。」(2013年3月,新球季開打前。)
  • 林益全:「真的很想拚一座冠軍,而且要拚就是現在。」(2013年5月)
  • 林益全:「「等很久了!我們被狂電3年,好運也該輪到我們了!」(2013/06/26,拿下上半季冠軍)
  • 林聖凱:「在二軍的歷練,確實很有效果。」
  • 林聖凱:「二軍的幫助真的很大。」
  • 林家緯:「我相信人有無限潛能,當你極度渴望成功時,就會發揮的淋漓盡致。」
  • 林家緯:「有球打是很快樂的事,為何要亂搞?薪水雖少,再打個五年,賺到的錢就比那些『炒短線』的多,還是想不透,他們為何要對不起球迷?」
  • 林晨樺:「棒球就是像是我的全部,沒有了它我會一無所有!」
  • 林國民:「不要想累的問題,是要想如何進步!」
  • 林琨笙:「近況愈好,愈不能草率揮棒。」(2012/4/11賽後)
  • 林琨笙:「我只是想把球擊好,擊得好全壘打自然就會出來。」(2012年
  • 林琨笙:「我其實沒有給自己設什麼目標,我只是想一直出賽。」(2012年
  • 林琨笙:「我不在意別人怎麼說我,我只知道、我想贏球,我做我該做的事情。」(2013年4月)
  • 林煜清:「其實職棒都有一定水準,打者比起業餘來得難纏,技巧與力量也都比較強,加上只有4隊,經驗變得很重要,現在我欠缺的就是這部分。」(2012年9月)
  • 林煜清:「想太多也只是讓自己綁手綁腳。」(2012年
  • 林樺慶:「信念要很強,多觀察、多學、多問,好的東西自己要吸收起來。」
  • 林明憲:「免摸啦!我和蔡豐安一個禿的,一個扁的,拼到死都和20萬無緣。」
  • 林明憲:「沒法度啦。」
  • 林明憲:「我新人進來時月薪14萬,連續兩年拿最佳九人,為了『共體時艱』,第1年沒調薪,第2年還被降到10萬多,好不容易靠3連霸爬起來了,卻夭壽受傷,今年才13萬2,比新人時還要低。」
  • 周思齊:「感謝媒體朋友在這時候給我這座獎項,對我是很大的肯定和鼓勵。從小棒球就是我的最愛,能進入職棒圈也是我夢想的實現。在職棒生涯的每一天,我都抱持著一份盡心盡力的心情,來面對我最愛的工作。也因此當很多的時候,外在條件,不能選擇、也很難控制,但我一直告訴自己、堅持自己,不管環境如何,每場的比賽,我都是全力以赴。所以得到這座獎項,對我來講意義非凡,不僅僅是對我成績上的肯定,也肯定了我對棒球的執著,今後我還是會秉持自己一貫的信念繼續努力。」(2008年最佳十人外野手得獎感言。)
  • 周思齊:「雖然是老生常談,但我還是要說,千萬不要忘記一開始打棒球的那份純真悸動;也許沒有辦法成為風光的巨星、也許職業生涯不能締造傲人的歷史紀錄,但對於認真打棒球這件事,我會永遠堅持。」(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周思齊:「能力越強,責任越大。」(2011年
  • 周思齊:「為了家人中斷紀錄,是很值得的事。」(2012年7月,為探望重病的父親,請假一天中斷連續304場出賽紀錄。)
  • 周思齊:「我追求的重點是團隊貢獻度,拚下總冠軍最重要。」(2012年
  • 周思齊:「沒想過要挑戰20轟,比較希望球隊拿冠軍。」(2012年
  • 周思齊:「人生的最大遺憾,就是沒有盡力。」(2012年
  • 周思齊:「棒球環境不好,希望大家做好自己的工作,為環境好轉努力。」(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有價值球員。)
  • 周思齊:「手沒什麼力氣,有點痠軟。」
  • 周思齊:「與其抱怨,不如從自己開始改變,如果大家都能做好自己的本分,相信台灣的職棒會再回到過去榮景。」(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有價值球員。)
  • 周思齊:「我從沒有把個人獎項當第一目標,反而是亞職、總冠軍、國際賽才是我最想要的。」(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有價值球員。)
  • 周思齊:「既來之,則安之。」
  • 周思齊:「我的風格就是以選球上壘、推進壘包為原則。」(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周思齊:「我把準備做到最好,比賽時,完成使命比打安打更重要。」(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周思齊:「目前球隊氣氛好,全隊上下一條心,其實贏球時我都起雞皮疙瘩了,很感動,雖然有壓力,但也是助力。」(2013年3月,經典賽。)
  • 周思齊:「經典賽的任務已經結束,就讓它過去,從現在開始,我心裡只想著全心迎接新球季。」(2013年3月,新球季開打前。)
  • 周思齊:「打球就是我們的工作。」(2013年3月,新球季開打前。)
  • 周思齊:「我一定要把握這次機會這樣子,我沒有機會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然後我一定要贏他,我一定要贏你這樣。」(2013年3月接受電視節目採訪談到經典賽對日本隊八局下擊出超前比數的安打。)
  • 周思齊:「打擊時,連球棒都跟著抖。」(2013年4月,回想2005年職棒初登板。)
  • 周思齊:「還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就叫我上去代打,腦袋一片空白。」(2013年4月,回想2005年職棒初登板。)
  • 周思齊:「從小,我的夢想就是打棒球,它讓我的人生有熱情,如果就這樣失去棒球,我會很痛苦,就像失去深愛的初戀女友一樣。如果我不盡力爭取,老了一定會後悔。」(2013年TVBS周刊805期)
  • 周思齊:「受傷就像人生,有時高有時低,撐過去就是了。」(2013年9月8日蘋果日報)
  • 周思齊:「在人生中遇到困難或抉擇時,就像在面對球賽兩好三壞的狀況,但我相信只要用正面樂觀的態度來面對,就會有無限的可能跟機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棒球優等生2》-周思齊序文)
  • 周思齊:「我有偶像包袱。」(2013年12月7日冬季聯盟球評)
  • 周思齊:「不敗神話田中啊!差一點就敗在我手上,今年在WBC被打安打後,欸…表現就特別好,是不是因為我那支安打讓他脫胎換骨?或者是有激勵他就打通他的任督二脈?」(2013年12月7日冬季聯盟球評)
  • 周思齊:「堅持,做你覺得對的事,持續就是一個力量,這個力量會愈來愈大!」(2013airwave精神語錄)
  • 周思齊:「希望我們可以調整心情,面對比賽要咬住,遇到低潮或許沒有其他方式,就只是苦練,以正面的態度迎接。」
  • 周思齊:「每一個成功者都有一個開始。勇於開始,才能找到成功的路,希望能做自己與別人的明燈。」
  • 官大元:「我很想試看看,自己可以投到什麼程度。」
  • 官大元:「我們謝長亨總教練選手時代拿百勝時穿的就是18號球衣,我想也不能讓這背號丟臉,要穿出這號碼的光榮。」
  • 官大元:「假設我從小打棒球到大,接受正規的訓練,或許我也不會像現在一樣成功。」(2013年
  • 姜建銘:「我的人生跌了兩次,完全不再考慮棒球了!」
  • 紀榮家:「我的夢想還在職棒,所以再給自己機會,先求站上一軍,再求成績吧。」(2012年加入興農牛隊
  • 紀榮家:「真正踏進職棒環境,才發現差異不小,到現在都還在適應中,打職棒真的不容易。」(2012年09月)
  • 洪一中:「對我來說,棒球就像是人生的縮影,如同海浪一般,有起有落,但落未必不能起來,贏球的時候很快樂,輸球的時候很傷心。人生何嘗不是如此,棒球就像是人生的一個過程。棒球也是事業,想當一名稱職的球員,只要苦練就可以,但想成為頂尖的好手,就要把它當成事業來經營,享受棒球才能打好棒球。」
  • 洪一中:「如果不能拿冠軍,那還不如墊底比較有賺頭。」
  • 洪一中:「有了二軍,球員受傷有地方調整,對一軍球員來說,會有自我警惕壓力。所以各國職棒經驗不會騙人,成立二軍確有必要。」(發表於2006年球季La new熊隊上半季最後一戰)
  • 洪一中:「投、打、守都不錯,所以我們贏球!」(北京奧運,首戰贏荷蘭隊)
  • 洪一中:「球員的壓力都很大,大家的表現都很不錯,輸球的所有責任,我一個人扛。」(北京奧運,輸給中國隊賽後)
  • 洪一中:「當一隊球迷支持你,就表示另外3隊球迷討厭你;就是因為你有本事,才會被對方球迷討厭。」
  • 洪一中:「若是能讓對方球迷不想看到你上場,就證明你是個有本領的選手。」
  • 洪一中:「讓對方恨得牙癢癢的那種,才是最行的選手。」
  • 洪一中:「成熟的選手就是要做到不受影響才行。」
  • 洪一中:「瘋子理得完嗎?」
  • 洪一中:「你老是要借勞斯萊斯,借勞斯萊斯沒關係,壞了還不修理!」(指中華隊)
  • 洪一中:「熊隊上半季的MVP,是老闆劉保佑。」
  • 洪一中:「陳金鋒的地位無人可以取代。」
  • 洪一中:「比賽至此,大家都已經盡力了,輸了,就回來再勤練,沒什麼好擔心的。」
  • 洪一中:「當2、3、4號捕手苦練是必要的,而且不要煩惱自己為什麼不是先發,而要想著自己在練習時,1號捕手在場上也沒有休息!」(2012年2月)
  • 洪一中:「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在我們那一代的捕手都是鬼靈精怪,個頭嬌小,現在很多捕手都很魁武,像小胖(林泓育)、城島(健司),而且長打威力驚人!」(2012年2月)
  • 洪一中:「捕手該有的防守能力其實還是非常重要的,像是城島(健司)或I-Rod(Iván Rodríguez)這些明星選手的防守都毫不含糊。」(2012年2月)
  • 洪一中:「打成這樣,始料未及。」(2012年5月)
  • 洪一中:「不是不急,只是急不得。」(2012年8月指受傷的林泓育。)
  • 洪一中:「我們的打擊瘋起來,什麼投手都擋不住。」(2012年總冠軍賽前記者會)
  • 洪一中:「日韓兩國職棒實力比我們好是必然的,但這種短期比賽他們也不一定穩贏,我們要跟他們拼『氣!』」(2012年11月,亞洲職棒大賽前)
  • 洪一中:「如果什麼都不做,火當然會漸漸熄滅。」(2013年4月,談職棒掀起熱潮。)
  • 洪一中:「現在有些選手旅外,簽約金只有8萬、10萬美元,但他們就是想出國,家長也覺得小孩出國很風光。若中職能把他們留下來,就不用走這些冤枉路。」(2013/05/01,談中華職棒季中選秀會開放高中應屆畢業生參加。)
  • 洪一中:「其實球隊高低起伏都有,就是順的時候很順,低潮的時候很糟,但是戰績這種,就要看誰可以維持高檔,把好的成績延長較久。」(2013/06/23)
  • 洪一中:「我們有好的棒球文化,國內環境變好,實力就會逐漸增強,國際賽佳績自然就會水到渠成。」(2016年
  • 洪宸宇:「棒球就想一場電影,你不知道會演什麼,當然結局也不一樣。」
  • 洪騰勝:「青蛙常常忘了自己曾經是蝌蚪。」
  • 洪騰勝:「人性是錢不嫌少,要杜絕歪風,要從教育着手,所以球隊成立時候,我寫下兩句話,希望大家切記。這兩句話是,苦練決勝負,人品定優劣」。
  • 洪騰勝:「苦練可以讓你成為贏球的球員,但是唯有重視人品,才能成為真正好的球員。」
  • 洪瑞河:「要用良心打球。」
  • 洪瑞河:「樹若無皮,必死無疑。人若無恥,天下無敵。」
  • 洪瑞河:「知足常樂,多貪則憂。人人知足則凡事有餘、人人安分則天下太平。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
  • 洪瑞河:「人交關公劉備,你交林投竹刺。」
  • 洪瑞河:「政府補助二軍一千萬,球隊卻要花兩千萬,根本就是製造麻煩。」
  • 洪瑞河:「不可能從砂礫中撿到珍珠。」
  • 洪瑞河:「就算總統來說情,我也不會原諒叛將。」
  • 洪瑞河:「誰說經營職棒球團一定要賠錢?」
  • 洪瑞河:「球隊少比較好經營。」
  • 洪瑞河:「球團一再自打嘴巴,一直沒把球隊收掉,全是因社會責任。」
  • 洪瑞河:「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 洪瑞河:「大家打棒球這麼多年了,球員若有問題,會看不出來嗎?」
  • 洪瑞河:「檢調一發現有問題,應立即通知聯盟、球團,趁事情還小時,趕快做解決,而不是無預警地就大動作開槍,這真的是在嚴重傷害職棒。」
  • 洪瑞河:「不是不能溝通啊!球員和球團不是勞資對抗關係,他們應該要有個認知,球員就像是股東,只要大環境好他們的待遇當然就會水漲船高。」
  • 洪瑞河:「不要讓會生蛋的雞死掉,至少加減生蛋、加減吃!」
  • 洪瑞河:「球員算是股東,球團只是控盤者。」
  • 洪瑞河:「從發生第一次職棒賭博到現在,還有後來的跳槽事件,都是球迷讓我們度過種種的難關,真的很感謝他們的熱心支持。」(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洪瑞河:「職棒是360行之外的行業,不容易找到熟悉職棒運作的人才。」
  • 洪瑞河:「球員應把眼光放遠,在職棒好好打上10年,累積的收入,早已超越待在業餘隊一輩子。」
  • 洪芸鈴:「要找回球迷,首先就要重建他們對職棒的信心。」(2012年,甫上任兄弟象隊領隊受訪時)
  • 洪芸鈴:「若我們被一家我們很相信且很常去的店或食品騙了,你還會想去光顧?想要買它嗎?鐵定不會了。我們都會如此了,何況是職棒球迷,他們也經歷被騙的苦痛。」(2012年,甫上任兄弟象隊領隊受訪時)
  • 徐生明:「對從小就打球的人來說,我們是靠棒球討生活的,所以棒球就是生活的一種方式,也是人生,更是家庭和小孩之外的重心。」
  • 徐生明:「打棒球有這麼難嗎?」
  • 徐生明:「我告訴你們,我現在什麼都不怕了,你們再過來我就給你們好看。」
  • 徐生明:「今年,讓球迷再感動一次。」
  • 徐生明:「來了魏家才知道黃家的好。」
  • 徐生明:「投球內容不好,什麼都不重要。」
  • 徐生明:「我喜歡挑戰,帶一支強隊拿總冠軍沒有意義,若能帶一支體質不好、改善後拿總冠軍的球隊才有成就感。」
  • 徐生明:「我尊重明星球員,但我不迷信大牌。」(2009年季中指張泰山
  • 徐生明:「一位好的救援投手勝過一位好的先發。」
  • 徐生明:「日本能,韓國能,台灣也能。」
  • 徐生明:「棒球場遍地都是鈔票,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拿。」
  • 徐生明:「從我10歲開始穿球衣打球,我就告訴我自己有機會絕不放棄。」(2010年台灣大賽前)
  • 徐生明:「要不是小時候教練的無私付出,哪有今天的我們,該是我們傳承回饋給下一代的時候了!」(2012/05/20)
  • 徐生明:「就是想辦法做好該做的事,達到球迷與老闆的要求,挑戰冠軍的背後,應該會有很多事要做。」(2013年接掌義大犀牛隊總教練
  • 徐生明:「如果因為曼尼離開,中華職棒就垮了,那麼所有教練、球員一人發一把武士刀,一起切腹。」
  • 徐生明:「球賽總會打到九局下半,人生也總會走到那一天。在人生最後半局,雍容打完比賽,是每個人都可以的選擇。」
  • 徐生明:「有曼尼,我們很認真,沒有曼尼,更要認真,把球打好,就是對球迷最好的交代。」
  • 徐生明:「少問一些,新聞多留給棒球一點。」(2013/08/24對兄弟象隊雙重戰前發言,晚場賽後卻因心肌梗塞逝世。)
  • 徐余偉:「棒球是男人的運動,同時也是好玩的遊戲,它是一種人生事業,我現在很享受它,我隨時都在待命,只要有需要上場,我就以這樣的心情比賽。」
  • 徐余偉:「就算是直球,就讓你們打看看啊。」(2011年9月3日,先發拿勝投後接受訪問)
  • 唐肇廷:「我會期許自己不斷進步。」(2013年1月)
  • 高志綱:「業餘時期,棒球是發洩自己精力的運動,每天球場上操兵之後,晚上都很好入眠,加入職棒後,棒球變成自己的職業,增加一些嚴肅的感覺,每天都得積極再積極,尋求最完美的表現。」
  • 高志綱:「我算是很幸運,從業餘時期就有機會跟著一起國家隊磨練。」(2013年2月)
  • 高志綱:「沒什麼,只不過棒球生涯中又多一條傷疤而已。」(2013年經典賽對南韓隊防守本壘時遭跑者釘鞋刮傷左小腿。)
  • 高建三:「我不喜歡輸的感覺。」
  • 高建三:「棒球是一種藝術,可以刻畫出人生不同的高低起伏,棒球也能讓生活變得更美麗、豐富,更是一部浩瀚無窮的辭典,充滿各種不同的道理哲學,留心看,就能看出許多奧妙。」
  • 高建三:「該拚的時候就要輸贏,不該硬來的時候,就得和對手慢慢磨。」
  • 高建三:「我在第一天練球時刻意提早十分鐘到,想給新東家一個好印象,結果我是最後一個到的。」--轉隊到統一獅時
  • 高建三:「我現在一年只有3天會喝酒,上半季冠軍、下半季冠軍,最後是總冠軍那天。」
  • 高建三:「現在我上場時儘管壘上沒人,只要球被打到外野,我就認為這是不及格的,因為如果三壘有人,這就變成高飛犧牲打了。」
  • 高建三:「紀錄靠時間完成,能在職棒生存久,就會有寫紀錄的機會。」(2012年
  • 高建三:「我想是因為有了小孩,打球多了一份責任,更想有好的表現,希望兒子長大以後,能以爸爸打棒球為榮。」(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中繼王。)
  • 高建三:「我如果能投到45歲,就再爭取跟球隊簽5年複數年合約,投到50歲。」(2013年1月)
  • 高建三:「營養很重要,作息更要正常,1年要出賽50場沒問題。」(2013年1月)
  • 高建三:「我以前是在被打得很慘的時候,才學到一些、知道怎麼投的,這些年輕投手,如果能因為我告他們一些事,少走一些冤枉路,那不是很好嗎?」(2016年
  • 高政華:「我從興農練習生做起,當時7位練習生,只有我和曾華偉擠上一軍,我打得最久,一旦想起當時為棒球堅持不放棄,現在卻要退休了,還是會感傷得掉眼淚。」
  • 高國輝:「要贏球一定要靠打擊,所以我希望本季能以打擊來幫助球隊獲勝。」(2013年02月,球季開打前。)
  • 高國輝:「我在場上就是享受比賽的過程。」(2013年,4月)
  • 高國輝:「儘管知道失敗的機率很高,但仍要盡全力去拚,這個道理不就跟打棒球一模一樣嗎?」(2013年,4月)
  • 高國輝:「只要上去大聯盟就像到天堂,待遇天差地遠,競爭者又這麼多,當然要拚個你死我活。」(2013年,4月)
  • 高國輝:「優秀球員本來就應該爭取更好待遇,但前提是先有好成績。」(2013年,4月)
  • 高國輝:「打棒球的收入已比一般人好很多,一定要更努力才對得起球迷。」(2013年,4月)
  • 高國輝:「就怕你沒能力領,球員當然要拚。」(2013年,4月)
  • 高國慶:「打擊時不要只想碰到球,而是要盡全力去打那顆球。」
  • 高國慶:「全壘打王這種東西才能讓球迷永生難忘」(2011年9月3日,球季中競爭全壘打王時接受訪問)
  • 高國慶:「全壘打多,才是成為明星球員的條件。」(2011年9月3日,球季中競爭全壘打王時接受訪問)
  • 高國慶:「球迷愛看,我就打給他們看。但過程中,我學到抗壓。」
  • 高國慶:「其實是整場都在HIGH。」
  • 高國慶:「這也是個訓練的機會,我現在會積極出棒。」
  • 高國慶:「不管季末誰拿全壘打王,對球迷負責最重要。」(2011年
  • 高國慶:「跌深總該反彈了吧。」(2012年
  • 高國慶:「國際賽野手的打擊並非主要贏球要素,投手戰力才是占有7成以上的勝負關鍵。」(2012年11月談經典賽資格賽中華隊)
  • 高國慶:「投手避免大量丟分具有穩定軍心的作用。」(2012年11月談經典賽資格賽中華隊)
  • 高國慶:「棒球很複雜,擊球感覺、揮棒軌道、身體疲勞或是對於棒球的熱誠,都有可能影響自己的狀況。」(2013年1月)
  • 孫昭立:「如果沒有賴俊男,今年我們也別玩了。」(職棒19年觀戰手冊)
  • 張文宗:「最重要的是找方法來幫球隊贏球。」(2012年季中擔任代理總教練。)
  • 張正偉:「我還不到可以為自己打分數的時候。」(2010年開幕戰,初登板擊出生涯首安。)
  • 張正偉:「我不去預設太高的目標,只想著能為球隊帶來貢獻就好了。」(2011年
  • 張正偉:「我沒想到個人成績,只在乎能不能贏球。」(2011年/10/1,單季擊出170支安打打破本土紀錄。)
  • 張正偉:「大家都很想贏球,剩下兩場比賽,我們會拚到底。」(2011年/10/1,兄弟象隊爭奪下半季冠軍。)
  • 張正偉:「現在沒在想個人成績,只想幫球隊贏球。」
  • 張正偉:「其實代表中華隊(指經典賽)就是全力去拚,現在職棒開打,也希望球迷能夠繼續為我們加油。」(2013年球季開打前。)
  • 張正偉:「只要身體狀況好,可以上場就是盡力幫助球隊,沒想過全勤的問題。」(2016年
  • 張正偉:「每天都會累啊,但這是我熱愛的棒球,所以每次上場還是全力以赴。」(2016年
  • 張志強:「我不在乎薪水有多少,我只想在投手丘上證明自己,贏球的感覺好開心。」(2005年拿下生涯首勝後。)
  • 張志強:「也許有人會說我沒有實力,但是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一直努力到不能投球為止。」(2006年
  • 張志強:「我不是天才型選手,但是我會靠後天的努力彌補我的不足,因為我現在的舞台就是在投手丘。」(2006年
  • 張志強:「我覺得我還有更多想做的事情,而且是必須要去做的,也是我應該要去做的事情,所以在當下就決定說,我是不是要褪下球員的身分,然後回到自己的家鄉,為部落做一點事情。」(2015年
  • 張志強:「當小朋友進入到,第一步踩到這個學校裡面,包含球場,我就是他們父母親了。球場上我是教練,那在課堂上我就是你的老師,那私底下我就是你的父母親,我就是一個保母的身分,因為如果把他當成自己的小孩的話,其實你會想要為他很多的事情。」(2015年
  • 張志強:「教練也是一個教育的角色嘛,你要讓他更好,所以不單只是球場上,我們是不是要更全方位的,畢竟他未來路還很長,希望他可以更健全一點,就是一個更健康的品質離開學校,讓他可以快樂的長大。」
  • 張志豪:「我不把自己的目標設定很高,只要能一年比一年進步就好了。」(2011年
  • 張志豪:「其實打第幾棒根本沒差。」(2013年4月。)
  • 張志豪:「其實是不是打中心打線沒有關係,因為主要還是球隊獲勝最重要。」(2013年4月。)
  • 張志豪:「違反運動精神的動作,我是不會做的!!」(2015年4月16日因第四打席跑出三壘安打而錯失完全打擊機會,於賽後接受訪問。)
  • 張見發:「職棒界大家都是有心的,只是機會多寡的問題。」
  • 張見發:「既然入了這一行,就要做出個名堂來,不能認命。」
  • 張民諺:「把握機會!我現在每天都當生涯最後一天來打。」
  • 張民諺:「當捕手可以更了解投手習性,揣摩他們投球時的心態,從中學習到很多東西。」
  • 張民諺:「如果現在要我蹲,可能要先吃幾罐維骨力,不然蹲下去怕站不起來。」
  • 張建銘:「不論打第幾棒都沒差,把自己該做好的事情做好最重要。」
  • 張建銘:「我跟年輕球員說,上場比賽就盡力拚,盡力打、跑、接球;是否會拿個人獎是其次,球隊奪冠才是最重要,我還想要多戴幾枚總冠軍戒指。」
  • 張建銘:「我一直覺得我不是很好的選手,所以我要更努力,不要跟別人差太多,到現在還是一樣。」(2017年
  • 張泰山:「你知道,兩好三壞的時候,我們都會選擇揮棒嗎?與其被保送,不如賭一把。如果真的輸了,也認定了。」
  • 張泰山:「棒球就如同「生命」一樣,我從無到有,都是棒球造就了我,它給我快樂,也給我成就感。」
  • 張泰山:「想去追求自己的夢,就會有希望。」
  • 張泰山:「一年打一百場,那麼愛哭還得了,要哭多久!」
  • 張泰山:「很久以前夢想過穿著興農牛球衣退休,如今只能在夢境實現!」
  • 張泰山:「大家都想贏,比賽才刺激。」
  • 張泰山:「抱持平常心,享受比賽。」
  • 張泰山:「球迷要有常識。」
  • 張泰山:「一萬塊有一萬塊的打法。」
  • 張泰山:「旅外的就是神嗎?為什麼要捧成這樣!」
  • 張泰山:「我也應該要減肥,好好注意身材了。」
  • 張泰山:「感謝庫倫幫我砸斷這支球棒,反正我窮得只剩棒子。」
  • 張泰山:「最重要是身體強度要夠,健康出賽維持生涯不中斷,就能累積更多紀錄。」(2012年4月)
  • 張泰山:「現在就是快樂打球,追求數字不是最重要的事,隊上年輕球員有機會出頭才是重點。」(2012年4月)
  • 張泰山:「像我每天都開開心心的比賽,用自己的方式調適情緒,這還滿重要的。」(2012年
  • 張泰山:「你喜歡他(指棒球)就不會累了。」(2012年PTT泰山網路球迷會。)
  • 張泰山:「年輕人需要機會。」(2012年PTT泰山網路球迷會。)
  • 張泰山:「我就是我,我認為職棒是一場秀,況且現在球隊都已經低氣壓,我只是希望年輕球員壓力不要太大,應該更輕鬆一點去面對比賽。」(2012年
  • 張泰山:「年紀雖大,我要證明自己實力仍在。」(2012年09月)
  • 張泰山:「我要證明老將還是很厲害的,不會輸給年輕人。」(2012年9月)
  • 張泰山:「當初不願意轉教練職,就是覺得自己還可以打,現在看來我的堅持是對的,老將還是很厲害,沒那麼容易被取代。」(2012年9月)
  • 張泰山:「沒有壓力,因為我還能打,對自己還很有信心,如果有壓力,代表已經懷疑自己。」(2013年1月)
  • 張泰山:「有些教練管教方式不好,像是處罰選手用青蛙跳,這將來會影響到孩子發育,真的要好好注意。」(20134/22,華南金控盃青少棒賽記者會。)
  • 張泰山:「球員是球隊的資產,應該好好愛惜。」(2013/4/22,華南金控盃青少棒賽記者會。)
  • 張協進:「迎向球的這一小步,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 張誌家:「以前的球員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 張誌家:「我不會留戀打球時的風光。」
  • 張誌家:「不能在球場光榮引退,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
  • 張誌家:「曾經有過就好了!」)2013年4月,離開職棒舞台接受訪問。)
  • 張賢智:「我是一個熱愛棒球的人,卻沒有舞台讓我繼續發展,少了掌聲歡呼與鼓勵,頓時像是失去目標一樣。」)2008年特別選秀會落選,傳聞遭到列入「黑名單」封殺)
  • 張耀騰:「我國球員有打棒球的天份,但有關單位對栽培選手卻不夠積極,使得國內棒球進步緩慢,應速謀對策。」)1986世界盃獲亞軍感言)
  • 莊勝雄:「我覺得其實球員素質不差,但成績沒有進步,就要檢討是不是教練有問題。基本上,要球員進步,教練自己要先求進步啊,教練就像一個醫生,是要幫球員解決所有疑難雜症的,如果本身『醫術』不夠,怎麼幫助球員?所以最根本的問題,是教練沒有進步。」
  • 曹竣崵:「我覺得說棒球這種東西,不是你一個人就能完成的,因為他是團體的運動。」
  • 曹錦輝:「突然間我懷疑自己,今年決定回來打球,這個決定是不是錯了。」
  • 曹錦輝:「當後援投手的心臟要強、要大、不要怕輸。」
  • 曹錦輝:「我錯了。」
  • 曹錦輝:「我好希望我的手臂能夠健康一年,一年就好。」
  • 曹錦輝:「先發,才能先吃止痛藥;投一休五,手臂才能休息。」
  • 曹錦輝:「後悔又怎麼樣,都過去了啦。」
  • 曹錦輝:「再問我一千次、一萬次,答案都一樣,我沒有打假球。」(2013年
  • 許文錚:「畢竟打國家隊是每個球員的夢想,沒辦法成為其中成員很難過。」(2011年獲得二軍勝投王,卻無入選世界盃代表隊。)
  • 許竹見:「不想回球場。」
  • 許竹見:「你沒有真正好好努力就放棄了,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如果你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哪怕是一年、半年,你再好好苦力充實自己,如果說真的不行了再離開,人生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 許國隆:「以前每次受傷我就想起郭泓志,他經過多次開刀都還可以重新站起來,而且還表現得比別人好。這是我的動力來源,付出相當多努力去復健,希望可以打出好成績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2013年5月,退役)
  • 許國隆:「就在我傷癒復出表現不如預期時,『當我沒有先發的時候就不打了』這句話從我心底浮現。球員總是有退休的1天,對我來說不會認為這個時間點太早,我也還沒有離開棒球這個環境,這是一個轉機,是一份任重道遠的工作。」(2013年5月,退役)
  • 許國隆:「球探工作包含很多層面,球技、球員個性跟家庭背景,技術面我可以結合過去的經驗去看一些細節,個性跟家庭就必須要靠長時間觀察跟認識,借鏡國外經驗,後者具有一定的重要性。」(2013年5月,退役轉任球探。)
  • 許誌為:「小刀也可以砍大樹。」
  • 許聖杰:「棒球永遠讓人充滿新鮮感,感覺上永遠學不完,也不會讓人厭煩。打棒球時只要抱持「玩」球的心態,而不是用「打」球的心情面對,會讓人一路樂在其中。」
  • 許銘倢:「緊張還是要投啊!都已經站在上面了,總不能落跑吧!」
  • 許銘倢:「打球是我的夢想,自己的夢想不能被別人打敗。」
  • 郭俊男:「賭博是做賊的開始。」(2005年
  • 郭俊佑:「有些簡單的守備,明明做得到,卻因為太急於表現或專注力不夠造成失誤。」)2013年1月)
  • 郭健瑜:「前次打擊率破4成,應該是我在穀保家商第四棒時,連我老婆上聯盟官網,看到打擊排行榜放我的照片,都不敢相信我會是第一名,以為是官網搞錯了!」)2013年4月,球季開打初暫居打擊王。)(註:中華職棒官網首頁會列出打擊率排行和勝投排行榜,並有第一名球員的大頭照。)
  • 郭健瑜:「沒有打者每天都狀況好的。」)2013年4月,球季開打初暫居打擊王。)
  • 郭健瑜:「我爸說得好,再不行,就回家吃自己啊!」)2013年4月,球季開打初暫居打擊王。)
  • 郭健瑜:「他們馬上都要回來了(指受傷的球隊主力外野手周思齊張正偉),我就好好珍惜現在,要我打第幾棒都行,有過這麼一段,以後可以在小孩面前臭屁呢!」)2013年4月,球季開打初暫居打擊王。)
  • 郭泰源:「怕輸就不會贏。」
  • 郭泰源:「媒體寫得很多,奇怪沒有一句是我說的。」
  • 郭泰源:「勝敗壓力我來扛就好。」
  • 郭泰源:「手痛一半是心理作用,你想贏就會繼續投;不想贏就會說手痛,多投幾球就不會痛了。」
  • 郭泰源:「一年有100場,場場輸了下一場贏回來就好。」
  • 郭泰源:「你別這樣看我,自己捅的婁子要自己解決;我不會換你下去的。」
  • 郭泰源:「投手跟打者就是對決,不想死就幹掉他。」
  • 郭泰源:「先發投手起碼要投6局,不然就是不及格。」
  • 郭泰源:「又不是我在場上打,我有什麼好緊張的。」
  • 郭泰源:「投手就是投球讓打者打的,不要怕被打。」
  • 郭泰源:「棒球不是用算的,是用打的。」
  • 郭泰源:「投手是什麼?我會說投手是棒球場上的主宰,投手沒有動,棒球場就是靜止的。」
  • 郭泰源:「一位好的投手絕對有膽量跟打者對決,不管他是第幾棒都一樣,你認為你是好的投手嗎?」
  • 郭泰源:「講實在話,不是對方要吃飯,我們自己也要吃飯,不要把自己的飯碗拿給對方。」
  • 郭泰源:「陳金鋒全壘打好像把日本打醒了,不知是好是壞。」(2007亞錦賽後)
  • 郭泰源:「如果你覺得打中華隊對你重要、如果你球團同意,而且你覺得對你的職業前途沒有壞處,再決定要不要穿中華隊球衣。」
  • 郭勇志:「會怕就好!」
  • 郭進興:「想像永遠比實際可怕,事情要去做了才知道。」
  • 郭進興:「一走進球場,就有股想贏球的慾望。」
  • 郭建宏:「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忘記打棒球的初衷,也就是快樂打棒球。」
  • 郭建宏:「不管是電影或者是真實的我們,夢想始終會讓你像電影一樣遭遇很多很多的問題,但你曾經去想過你離夢想這步有多遠嗎?」
  • 郭嚴文:「在國外激烈競爭環境下,沒有絕對要拚上去決心,很容易就因此錯失升上去的機會。」(2013年05月01日)
  • 耿伯軒:「離開Lamigo當然很難過,因為大家感情都很好,所以在收球具的時後,都覺得要掉下淚來,但這就是職業球員的宿命與工作,現實就是如此,畢竟打職棒不是交朋友。」(2013年2月,從Lamigo桃猿隊被交易至兄弟象隊。)
  • 陳世斌:「身為一個球員,要是打球的時候看台上都沒有人,是一件很寂寞的事。能在兄弟打球,真的是非常幸運的一件事!」
  • 陳正達:「能夠忍就盡量忍,不能忍還是要忍。」
  • 陳江和:「我只想專心做好守備的本份,就看戰況如何演變。」
  • 陳江和:「職棒真的要有第5隊,甚至第6隊才行。」(2014年1月,提到職棒史上最大失業潮。)
  • 陳金鋒:「球來就打。」
  • 陳金鋒:「有很會打全壘打嗎?」
  • 陳金鋒:「看到別人比你強,就想讓自己更強。」
  • 陳金鋒:「外面的世界很大,感覺自己很渺小。」
  • 陳金鋒:「只要活著,就還有機會。」
  • 陳金鋒:「我寧願讓成績在我身後追著我跑,我可不想去苦苦追趕著達到什麼成績。」
  • 陳金鋒:「棒球運動的好壞,與人才有關、與人種無關。」
  • 陳金鋒:「不能一直把國家榮譽掛在嘴上,培養年輕選手與整體成長更重要。」
  • 陳金鋒:「打球的地方,有很多個地方,美國、日本都是一個地方,台灣也是一個地方阿。」
  • 陳金鋒:「上去了,你面對的就是那個球而已,也不能管場上結果到底是怎樣,那你只能盡你最大的能力,去做最好的事。」
  • 陳金鋒:「也許我們不是最好看的,但也不是最醜的,可是卻是最可愛的。」
  • 陳金鋒:「有很多人喜歡鈴木一朗,很多人覺得他很厲害,學習他的動作,可是也許沒有人想到說,他為什麼那麼厲害,因為他每天都很努力,我覺得他的努力,已經超越過他的天份了。」
  • 陳金鋒:「今年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很有力量,很多時候都沒有疲勞感,不過這幾天揮棒感覺滿不錯的,就照這樣繼續下去。」
  • 陳金鋒:「職棒場上靠的就是實力,你不行就會有人取代你,就是要不斷地打出價值,沒有話講!」
  • 陳金鋒:「你努力了不一定會有結果,不努力了就什麼都沒有。」(2013年2月)
  • 陳金鋒:「上了場就是燃燒自己,把熱愛棒球的心發揮到最完美。」(2013年/3/23,開幕戰賽後。)
  • 陳金鋒:「上了場唯一的目標就是贏球!」(2013年/10/12)
  • 陳金鋒:「大家都說要對我,我沒有特別想和誰交手,時間到了就會碰上,我要對決的是我自己。」(2013年/10/12)
  • 陳金鋒:「總有一天我還是會,退休或離開這個地方,只要在的一天,就盡心的努力去 把你自己做到最好,然後能夠超越別人。」
  • 陳金鋒:「雖然我們最近戰績不是很好,但感謝各位進來支持,不管輸幾分、贏幾分,我們都會堅持到最後。」(2016年/05/20)
  • 陳金鋒:「我覺得在球場上我只是個配角,真正的主角是球迷,因為他們不會離開球場,而球員會離開球場。」
  • 陳金鋒:「你相信自己,然後盡全力去做的時候,那個力量會很大。」
  • 陳金鋒:「再好、再不好,那都已經過去了。你還有下一個明天,還是要不斷的往前走。」
  • 陳金鋒:「上場之後,沒有怕。因為:怕,也是要面對;不怕,也是要面對。」
  • 陳金鋒:「比賽開始你就是準備去打那顆球,反正球都是要經過本壘板,再怎麼樣你還是要去打。」
  • 陳金鋒:「不敢說我是最強啦,比賽我就是盡力,盡你自己最好的能力。」
  • 陳金鋒:「身為一個職業選手,不管你去年怎麼樣,今年怎麼樣,都已經過去了;那怎麼在新的一年繼續去努力,只要你還在球場上,你就是要不斷地努力。還是不斷地想辦法怎麼讓自己更進步,我覺得站在球場上,就是要有這種態度。」
  • 陳金鋒:「我很熱愛棒球,如果你去做對不起棒球的事,就等於背叛你自己,那你也背叛了所有支持你的球迷、老闆及社會,最重要的是父母親沒有辦法去面對更多人。你的行為是騙不了人的。球員在很多小朋友身上有一些責任,當你做錯的時候,那些小朋友覺得,這個學長怎麼這樣,所以要警惕自己。」
  • 陳金鋒:「你努力了不一定會有結果,不努力了就什麼都沒有。」
  • 陳金鋒:「遺憾不會有,給我很多智慧,遺憾就是你更進步的時候,因為你有遺憾才會檢討思考你怎麼讓下一次變得更好,所以我不會有遺憾,那就是我更有智慧,就謝謝你們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支持,其實 你們就像我的家人一樣,關心我支持我,那非常謝謝你們這樣。」
  • 陳政賢:「打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從不好打到好。」
  • 陳俊輝:「有上場機會,都不會累。」(2009年,因一、二號捕手受傷,而獲得先發機會。)
  • 陳冠任:「上場就是盡力表現。」
  • 陳冠任:「相信對的方向,就努力朝這方向做。」(2013年2月)
  • 陳冠任:「拳擊要與人正面對幹,沒有強烈鬥志實在打不下去,我和二哥冠呈後來都選擇打棒球。」
  • 陳懷山:「現在是打爽的啦!」
  • 陳懷山:「每打1支安打,我會認為自己是奉獻給社會。如果轟出滿貫全壘打,我真的會哭出來。不是感動啦,是虧太多了。」
  • 陳致遠:「再快的球總是要通過好球帶。」
  • 陳致遠:「打多了就不會痛。」
  • 陳致遠:「不識雨刷,沒打假球。」
  • 陳致遠:「兄弟精神,永不放棄!」
  • 陳致遠:「棒球是一種很有『學問』的東西,更是快樂的運動。棒球,是有生命的,不是一顆平凡無奇的球,想得分,必須配合團隊戰術,推進三個壘包才能得一分,想要有成就,基本功夫絕對少不了。」
  • 陳致遠:「最多就是這兩場,輸了明年再來。」(2008年總冠軍賽第六戰賽前)
  • 陳致遠:「我沒有吃飯、沒有收錢,沒有、沒有... 沒有。」
  • 陳瑞振:「我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要被別人看不起。」(2010年總冠軍賽封王感言)
  • 陳瑞振:「雖然面臨劣勢,但相信只要發揮出奮戰精神,依然可以打出好的成績。」
  • 陳瑞振:「我要求的是球員的態度,想上場,就要把成績拿出來」。
  • 陳瑞振:「沒辦法,想要往前衝,就得忍痛改變。」(2011年8月因球隊缺乏先發投手,忍痛解約救援投手庫倫
  • 陳瑞振:「李風華的手臂不能投了。」(2012年
  • 陳瑞振:「問題出在黃佳明。」
  • 陳瑞振:「我敢做敢當,對球迷及大家說抱歉,打人就是不­對。」
  • 陳瑞昌:「成功不在方法,在不斷的努力。」
  • 陳瑞昌:「別人在休息、自己在練,才有機會超越別人。」
  • 陳瑞昌:「其實挨觸身球也是一種藝術。」
  • 陳智弘:「有傷一定要休息,不要逞強,身體健康才能打得長久。」
  • 陳皓然:「我今年第五年,這是我第一次拿MVP,今天我在這邊,我要讓各位球迷知道,我叫陳皓然。」(2016/9/11生涯首度獲選單場MVP。)
  • 陳峰民:「該穩下來了。」
  • 陳峰民:「棒球就是這麼簡單。」
  • 陳友彬:「手痛的用腳來贏,腳痛的用手來贏,手腳都痛,那麼用心來贏。」
  • 陳友彬:「像目前球隊這麼好的狀況,不用教練也能贏球。」
  • 陳威成:「第二名、第三名都是配角,要努力去爭取當主角的機會,把冠軍拿下來留在台中。」(2003年興農開訓)
  • 陳威成:「棒球可以『結交朋友』,結交五湖四海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棒球,也是一種『正面挑戰』,對自我的挑戰、對隊友間的挑戰、對教練團的挑戰。棒球,不怕犯錯,永遠可以再來。從錯誤中學習,從學習與經驗中戰勝自我。」
  • 陳威成:「你態度鬆散就是傷害你自己。」(2015年
  • 陳義信:「你就投給他打!後面還有8個人幫忙防守!」
  • 陳義信:「再踏進球場,許多的回憶真的都湧上來,現在看中職比賽,有很多從國外回來的球員在打,覺得自己很幸運,不是生在這個年代,不然就太競爭了,希望大家都進球場支持中華職棒。」
  • 陳鴻文:「披上國家隊球衣就是要全力以赴,之前熱身賽怕受傷,還不敢全力投球,但正式比賽開始一定是用盡全力去催球速。」(2013年經典賽
  • 陳鴻文:「叔叔當年締造的豐功偉業,很少人能超越,我很尊敬他的表現,會視為自己努力的目標。」(2013年
  • 陳鴻文:「沒辦法闔眼,因為闔眼都是那個畫面,有時候到現在,有時候還會想到那一顆球,因為我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去平復那個當時的心情。」(2013年3月接受電視節目採訪談到經典賽對日本隊九局下兩出局兩好球後,僅差一顆好球情況下被井端弘和擊出追平安打。)
  • 陳鴻文:「洋投不能投,只能靠本土啦!我真的不知道請洋投是來幹嘛的?很想請他把薪水拿出來。」
  • 陳克帆:「棒球是一個奧妙的遊戲,讓人永遠捉摸不定,想要解決對手,想要擊出安打,都沒有固定模式,就像腦筋急轉彎一樣,隨時都要想辦法找出對方的弱點,猜測對方可能的意圖,每次順利解決對手,都是一種快樂,如果被對方撂倒,就在心中偷偷佩服對方,『怎麼那麼厲害』。很有學問、很有生命。」
  • 陳該發:「小時候棒球是一種興趣,但長大打職棒它就變成一種職業,需要用心去經營,我現在每天都在經營它,這樣才會讓我更體會棒球的意義。可結交朋友,可挑戰自我。」
  • 陳煥揚:「抗壓力變好,心臟變強了。」。」
  • 陳鏞基:「只要我的狀況好,打哪一棒都沒有問題。」
  • 陳鏞基:「我在國際賽總會有好表現,因為在比賽很專心且很亢奮。」(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陳鏞基:「前兩屆我們在東京失敗,這次絕對要討回來,不只日本,我們還要打到舊金山!」(2013年經典賽。)
  • 陳鏞基:「台灣人是愛棒球的。」(2013年3月,新球季開打前。)
  • 陳鏞基:「我已經30歲了,我不覺得我的先發位置是安穩的,有越來越多年輕好手冒出來,每一年都覺得更競爭,難免會想到將來也有被取代的時候。」(2014年1月)
  • 陳連宏:「當然會捨不得阿!棒球是我最喜歡的東西,如果可以,我也想要打到老。」
  • 陳連宏:「從選手轉成教練對我來說,是一個新的挑戰,當選手時我很有經驗,但是當教練我卻像個新生」(引退儀式感言)
  • 買嘉瑞:「打職棒是小時候打球的夢想,現在夢想成真,期待能有更好的表現。」(職棒19年觀戰手冊)
  • 曾兆豪:「不管是要我先發或中繼都可以,為了球隊榮譽一定會全力以赴」。(2012年11月,亞洲職棒大賽前)
  • 曾陶鎔:「這麼多人報名選秀,我可以被選到,已經是優秀的一群,其實大聯盟也有很多成績不錯的選手,去看他們當初選秀,順位也都很後面,重點是進來之後的表現。」(2016年
  • 曾陶鎔:「不管有沒有先發,或是在什麼時候上場,我都是將注意力擺在場上,將自己準備好,等待機會到來。」(2016年
  • 曾陶鎔:「我一直希望自己可以打出讓人感動的球,可是你們才是讓人最感動的。」(2017年3月30日賽後單場MVP訪問)
  • 曾陶鎔:「叫什麼都可以,只要球迷記住我的名字。」(2017年5月締造2天5轟紀錄,被稱「陶鎔大王」、「陶鎔大帝」)
  • 曾翊誠:「能再回到球場聞到草的味道真好。」
  • 曾翊誠:「該贏的球沒贏,是我的責任。」
  • 曾翊誠:「可以批我『軟手』、抗壓性不足,可是不要汙辱我的人格。」
  • 曾翊誠:「這一刀不能白挨,我有很堅強的意志要投下去。」
  • 曾華偉:「我是別人不要中的不要!」
  • 曾華偉:「熬過最辛苦的日子,最大收穫就是督促自己更努力,絕對不要再回到過去了!」
  • 曾華偉:「我坐板凳坐怕了,就算死我也要死在球場上。」
  • 曾華偉:「我喜歡挑戰,壘上有跑者時,我就會有強烈的企圖心,就是把他們送回本壘得分。」
  • 曾華偉:「雖然我打第一棒,但我除想上壘,更希望能不斷地適時一擊,讓隊友得分。」
  • 曾華偉:「就讓自己有個目標去追尋吧。」
  • 曾華偉:「我是一位今年很少上場的板凳球員,球隊戰績差,為什麼要由我來負責。」
  • 曾華偉:「運動員不要想休息,而是要在有限的黃金時期努力練習,不要怠慢。」
  • 曾琮萱:「心臟越變越大顆了。」(2013/3/23,個人職棒初登板於開幕戰,觀戰人數17693為開幕戰史上第二多,在一出局一二壘有人領先三分情況下緊急登板救援,拿下救援成功。)
  • 曾豪駒:「職棒球員生涯中,會有多少機會是跟著全隊一起到國外參加比賽呢?我很珍惜這次機會,一定會與隊友拼全力打出好成績。」(2012年11月,亞洲職棒大賽前)
  • 曾豪駒:「職棒舞台競爭激烈,有多少人想要站上這個舞台,只要是當球員的一天我都感到驕傲」。(2014年1月8日,球隊安排轉任教練。)
  • 曾智偵:「贏球,任何問題都有答案;輸球,任何答案都有問題。」
  • 馮勝賢:「該是擺脫過去的時候了。」
  • 馮勝賢:「我的目的就是要譴責日本教練。」
  • 馮勝賢:「年輕球員往往因為心裡壓力,讓他們無法適應一軍高強度的比賽,反而在二軍能夠釋放自己的實力。」(2012年
  • 馮勝賢:「選手從季初苦著一張臉來這邊,到球季結束拿獎的自信神情,是我覺得最有成就感的地方。」(2012年,擔任兄弟象隊二軍總教練
  • 馮勝賢:「很多球員認為在二軍努力沒用,重點是找出他們對比賽的動力,找到樂趣去享受比賽。」(2012年,擔任兄弟象隊二軍總教練
  • 馮勝賢:「選手才是舞台的主角,教練只是幕後推手,重視溝通才能互相尊重信任,看到自己培養的球員有所成長,就是身為教練最大的成就感!」(2012年,擔任兄弟象隊二軍總教練
  • 馮勝賢:「我自己以前也是苦過來的,了解選手那種沒有舞台的恐懼。」(2012年
  • 馮勝賢:「我自己的選手生涯也走得並不順遂,所以我很能體會喪失舞台的恐懼。」(2012年,擔任兄弟象隊二軍總教練
  • 馮勝賢:「既然沒辦法幫助球隊、總教練,就只好選擇離開,我很感謝球團及老闆這麼多年來的照顧與栽培」(2012年12月離開象隊
  • 馮勝賢:「我不喜歡一定要照著教練說的做,我會提出來和球員討論。」(2013年1月)
  • 彭政閔:「個人紀錄再重要,也抵不上總冠軍。」
  • 彭政閔:「棒球是我的『生命』,也是『樂趣』,對我來說,沒有棒球會死,以前覺得打棒球很困難,壓力也很大,經常令人喘不過氣,但學會享受棒球的樂趣後,頓時壓力消減,當然了,棒球也是學習的過程。」
  • 彭政閔:「輸球並不可恥,可恥的是輸球還不知道檢討才糟糕。」
  • 彭政閔:「日韓都贏不了,怎麼上大聯盟?」
  • 彭政閔:「我覺得中華職棒也需要更多的新秀球員來去,不管在中華職棒或是在國際賽事裡面,去追求更多的經驗,來回報球迷。」(2013年3月。)
  • 彭政閔:「球員該先把自己的事做好,每個總教練都有自己的風格,職棒本來就這樣,我們是為球迷打球的。」(2013年3月,提到象隊突然撤換總教練。)
  • 彭政閔:「球季本來就會有高低起伏,沒有人可以一整季維持巔峰表現。」
  • 彭政閔:「好的紀錄是所有球員追逐的目標,紀錄本來也就是留給人去破的,我也會一起挑戰。」(2016年07月06日)
  • 彭政閔:「一步一步來,不著急,大象步伐慢,總會走到終點,而且大象是群居的動作,和諧共同努力到達目標。」(2016年10月23日)
  • 黃中辰:「對手本來就不會留情,我不怕!盡全力投球!」
  • 黃甘霖:「對一般人來說,棒球是娛樂,對自己而言,棒球是工作,俗話說,一心不能兩用,身為一個職業棒球球員,必須珍惜每次上場機會,全心融入其中。棒球是個很有深度的運動,有心投入不難,但要達到完美境界卻幾乎不可能,得努力再努力。」
  • 黃甘霖:「再怎麼樣都捨不得離開球員生涯。」
  • 黃甘霖:「生涯歷經風風雨雨,嘗盡酸甜苦辣,未來將把經驗好好傳承給後輩,這比完成300盜更有意義。」
  • 黃甘霖:「找到黃金了,現在要回台南開會,看有沒有錢買黃金。」(2017年06月19日選秀測試會後)
  • 黃忠義:「我要和中華隊天長地久。」
  • 黃忠義:「對我來說那是『興趣』,也是『享受』,幸運的是,我可以將棒球當成我的事業。人海茫茫之中,有多少人能興趣與工作結合呢?感謝老天,賜給我這麼棒的行業,每一場,都讓我覺得很舒服。」
  • 黃忠義:「球技要自己練,薪水要找公司談。」
  • 黃忠義:「能夠接觸棒球,能夠當教練,對棒球人來講,是最幸福的事。」
  • 黃忠義:「從球員轉換成為教練,我的信念曾來沒有改變,對棒球的執著態度也會繼續傳承下去。」
  • 黃忠義:「運動員的生涯很辛苦,只要靠著執著的態度,持續努力奮鬥才會有好的成果。」
  • 黃忠義:「打球不是打你後面那三個字,是打你胸口前面那兩個字。」
  • 黃忠義:「可以生氣,但不可以放棄。」
  • 黃忠義:「我以過來人的身分告訴球員,為不同的老闆工作,在任何職場都是很平常的事。」(2012年11月6日,興農牛隊易主)
  • 黃忠義:「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那個熱忱,為棒球付出。」(2012年11月6日,興農牛隊易主)
  • 黃忠義:「只要你有態度,只要棒球還在,你的舞台就會一直存在著。」(2012年11月6日,興農牛隊易主)
  • 黃忠義:「他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中華隊,能當中華隊,就是要練得比別人多;我告訴隊上的年輕選手,只要夠努力,你們每一個人都是中華隊。」(2012年11月6日,興農牛隊易主)
  • 黃貴裕:「棒球就是棒球,從小就跟著父親一起打球、看比賽,寧可什麼都不要,但一定要棒球,它是無法替代的東西,是工作也是興趣。充滿奧妙、充滿樂趣。」
  • 黃欽智:「我會好好加把勁,不會被打倒。」(2004年
  • 黃欽智:「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或許季後賽結束,誠泰就會和我解約。」(2005年整季報銷。)
  • 黃欽智:「再給自己半年時間,如果明年球季開打前,依然無法恢復的話,我準備離開誠泰,不想乾領薪水,也不想接受異樣的眼光。」(2005年整季報銷)
  • 黃欽智:「每次上場前,我都會告訴自己:今天不是你沒飯吃,就是我沒飯吃。」
  • 黃欽智:「場面越大,我越想給對方死!」
  • 黃欽智:「我們投手這麼多,而且都這麼年輕,我雖然比他們有經驗,如果不加把勁,馬上就被擠掉了。」
  • 黃欽智:「每次教練叫我上去,我都當成最後一任、最後一場去投,我只想證明,就算過30歲,在球隊還是有價值的,還是有能力生存!」(2012年
  • 黃欽智:「沒想到國家還看得上我這條手臂,我當然要拚」。(2012年,相隔十年再度入選中華隊國手)
  • 黃欽智:「我花了很多時間復健跟調適心情,我沒有辦法投出快速球,投不了幾球手就痛,怎麼養家活口?當時真的很痛苦!」(2012年
  • 黃欽智:「我記得2006年再度站回投手丘上,發現手也不怎麼酸,真的覺得很感動,我沒有太多場上動作,因為我都快忘了投手的氣勢!我記得回去投手丘的時候我好像還笑了出來,因為我沒有真的手廢!」(2012年
  • 黃欽智:「六年前我知道我失去球速了,我不知道我還有多遠的棒球路可以走,這個總冠軍對我而言很重要,我可以跟我的孩子說跌倒了沒關係,像爸爸這樣不要放棄,老天爺還是看得到!」(2012年
  • 黃欽智:「自己動了手術,才知道那樣要回球場有多不容易,要經過很多煎熬與努力,我現在很珍惜當選手的每一天,每場都當成最後一場來投。」(2012年11月8號,回想釜山亞運。)
  • 黃欽智:「我跟自己說不能放棄,熬過就是我的了,還好最後我撐過來了。」(2013年1月,回憶過去)
  • 黃欽智:「投球手會痛,不投球心會痛。」(2013年1月,回憶過去)
  • 黃欽智:「我現在不年輕了,必須要用頭腦投球,看高等級的投手投球對自己未來的棒球生涯一定有幫助。」(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黃欽智:「自己只要有機會上場,就會用心投好每1個球。」(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黃欽智:「參加國際賽,可以讓我看到更多國外打者的出棒習性,也會開始研究配球模式。」(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黃欽智:「原以為我的生涯快要到終點了,現在看到這只戒指我發現我的生涯才剛開始!」(2013年3月開幕戰,拿到中華職棒生涯第一指冠軍戒指。)
  • 黃仕豪:「有機會上一軍後,我就不要再下來了。」
  • 黃仕豪:「皮肉痛還可以忍,沒球打最痛苦。」
  • 黃仕豪:「只要把自己調整好、打得好,就算找來洋砲,教練也會幫我找位置。」(2013年5月)
  • 黃仕豪:「全力揮棒不代表是揮大支,而是要把球擊得強勁,以前誠泰時期小毛教練(孫昭立)對我要求的就是這種方式。」(2013年5月)
  • 黃仕豪:「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我會做好隨時都可以上場的準備,只要做好準備,機會來了就可以把握住。」(2014年
  • 黃正偉:「我一直都是他們的人。」(他們指莊宏亮,職棒簽賭案中的白手套。)
  • 黃平洋:「被壓力影響是準備不足的藉口。」
  • 黃平洋:「我不認為我當年做錯事,如果要繳罰金的話,那就不必提了。」
  • 黃平洋:「我,黃平洋,流的是棒球人的熱血,是運動員的靈魂,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角落,這件事永遠不會改變!」(2013年01月08日,個人臉書)
  • 黃平洋:「如果覺得自己的職員很有能力怕被挖走,就應該簽長約或是給他應得的薪水。如果和員工沒有先簽約講好,也沒有給人家應有的待遇,正常離職之後到另一間公司上班,或是被別的公司重金禮聘,這樣哪裡有問題?」(個人臉書)
  • 黃浩然:「一場低落後就要重新站起來。」(2012年
  • 黃浩然:「我把那些(謾罵)當作奮鬥的刺激,以後再也不要犯。」(2012年
  • 黃浩然:「以球隊勝負為重,自己表現是其次。」(2012年
  • 黃智培:「既然獲得肯定,就會盡全力打出水準。」
  • 黃鈞聲:「球隊有需要的話還是要跳出來。」(2012年
  • 黃鈞聲:「我會想我為什麼要讓人家看輕?」(2012年
  • 黃鈞聲:「有失誤的時候不會想太多,不會再頭低低的。」(2012年
  • 黃鈞聲:「打擊會因為狀況起伏,但守備是相對比較穩定的。」(2012年
  • 黃鈞聲:「有時候可能打不出安打,但如果擋住一顆挖地瓜,為球隊守下分數,就成功了!」(2012年
  • 黃煚隆:「其實每位職棒人都應有此覺悟,遲早都要面臨從球場上退休的問題。」
  • 黃煚隆:「以前當球員時,難免會對球迷要簽名有點不耐煩,現在的心態完全不同了,球迷就是職棒的衣食父母,看到他們來捧場,心情格外開心。」(2013年1月)
  • 黃煚隆:「最重要的是要拿出態度,面對每一次的挑戰。」(2013年1月)
  • 黃鎮台:「我到這裡不是來許願,而是來做事。」(2012年就任中華職棒會長時所言。)
  • 黃鎮台:「要更努力做出讓球迷認同的職棒環境。」(2013/02/18日,中華職棒聯盟新春團拜儀式。)
  • 詹智堯:「從小朋友的身上,我看到棒球最吸引人的地方,絕對不能讓這些難以形容的東西結束,一個人的力量或許很小,但我相信,絕對不會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用行動重新累積大家的信任感,台灣棒球一定還有精彩地明天。」(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詹智堯:「好還要更好啊,可以把自己變更好,就要努力。」(2012/05/12)
  • 詹智堯:「我把職棒想得太簡單,認為自己很厲害,進來才知道,職棒、業餘是完全不同的環境。」(2012年
  • 詹智堯:「這都是過程,球隊會有連勝、當然就會碰到連敗。可以贏球,就沒有人會想輸球,只是這段期間不一定是我們打不好,有時候是球運問題,但我相信會改善的。」(2012年05月)
  • 詹智堯:「每次失敗,都讓我更想進步,棒球場上沒有速成方式,只有適合自己的訓練方式。」(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佳進步獎。)
  • 詹智堯:「拿了獎不代表這樣就夠了,還要再進步,不能停滯不前。」(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佳進步獎。)
  • 詹智堯:「我打職棒以來最顛峰的一年,但這只是起點而已。」(2012/11/02,中華職棒年度頒獎典禮獲最佳進步獎。)
  • 陽建福:「要以最平靜的心情,讓夢想成真。」
  • 陽建福:「還是要往正面去看啊!記得這些負面的事對你往後的投球沒有幫助,對投手來說,信心是相當重要的。」
  • 陽建福:「職棒就這麼現實,要想辦法突破自己。」
  • 陽建福:「新人輩出,球速比我快、變化球比我犀利的好手比比皆是,每天只要看到他們就有種危機感,深怕一不努力馬上被取代。」(2013年,4月)
  • 陽建福:「大家放心,我才34歲,前輩郭源治43歲還在投,我會繼續拚下去。」(2013年,4月)
  • 陽建福:「我從中職起步,當然要從這裡結束。」(2017年
  • 陽冠威:「過去看偶像在電視打球,希望以後換我在電視上打球,成為小孩學習的對象。」(2013年,1月)
  • 楊天發:「一旦沒有職棒,台灣會退步成落後國家。」
  • 楊天發:「如果球迷看不慣的話,可以不要到球場來看球。」
  • 楊天發:「就當是我這個80多歲老番顛做的決定,而且佛祖觀世音有托夢,要換人做做看。」(2004年10月1日撤換領隊任中傑總教練陳威成教練廖俊銘
  • 楊天發:「如果說興農球團為了國家繼續打下去,似乎有些沉重,但事實就是如此。」(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楊天發:「在美國、日本,如果一支職棒球隊要將主場遷到另一座城市是何等大事,在台灣卻不當一回事。」(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楊天發:「除非大家都不玩了,否則基於這樣的理念,我認為不只是興農球團,政府及球迷都有義務支持國內職棒走下去。」(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楊天發:「雖然投入職棒10幾年來賠了很多錢,期間也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但興農集團絕不輕言退出,會繼續經營下去。」(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楊天發:「投入職棒確實賠了很多錢,這幾年興農牛戰績也不好,不過看到這麼多球迷願意繼續支持牛隊,實在感到揪甘心(很感謝),『給全民快樂』是我經營職棒球隊最大的動力,未來將會秉持這樣的信念繼續堅持下去。」(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楊天發:「陰錯陽差買了球隊,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卻屢屢和總冠軍無緣。加上兩聯盟惡鬥,當時也曾起意放棄球隊,然而春訓時球隊仍繼續練習,我看到球員們無辜的臉孔,想起這群孩子從連續三年的墊底,一步一腳印爬到第三名,雖然戰績不是很耀眼,但認真的精神不變。回味起一起經歷的成長過程,心中頓時湧起一股熱流,便下定了要永續經營的決心。」(摘自楊天發回憶錄第二冊)
  • 楊天發:「當時全場一片寂靜,接近滿場的牛迷中失望者有之、落淚、合掌祈禱者有之。但接著我看到更多球迷朋友起身吶喊,以行動支持陽建福,似乎想把全身力量不吝嗇的透過吶喊傳遞到陽建福的右手上。身為球隊經營者的我,看到這種情況,突然覺得幾年來的辛苦付出都不重要了。除開深深的感動,僅藉此機會向廣大球迷朋友表示感謝。」(摘自楊天發回憶錄第二冊,職棒15年下半季對誠泰封王戰)
  • 楊忠信:「苦練是通往金牌唯一的路。」
  • 楊仁佑:「連兩年墊底,球團當然要檢討。」
  • 楊仁佑:「我不知道要怎麼扣林益全的薪水。」
  • 楊仁佑:「全隊不排除扣薪三成。」
  • 楊仁佑:「關於這個議題,我覺得不需討論。」(2011年牛隊八壯士時)
  • 葉君璋:「對一個新人來說,我覺得上場機會是最重要的。」
  • 葉君璋:「比賽中,固然是投手投球,能不能投出好球,有沒有從理想的角度進壘,看起來好像也是投手在控制。不是實際上,捕手也能發揮很大的作用。」
  • 葉君璋:「你們知道為什麼吳俊良被我破功後,接連被轟出全壘打嗎?我猜想一定是因為那些巨砲型打者心想:『連葉君璋都能都能揮全壘打,如果我打不出去豈非很遜!』唉,真對不起吳俊良!」
  • 葉君璋:「球員某種程度上也是公眾人物,不能再只是把球打好就好,也要懂得回饋社會。」
  • 葉君璋:「這裡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其實不是位子的問題,不是說『我教練,什麼都對;你選手,什麼都錯』,不是!這是互相尊重,然後我們有一個界線在那邊,你不要太過份。」
  • 葉君璋:「你要為你講的話負責喔!因為那些選手他們有頭腦,會看、會想,然後你要很小心你自己的言行,或是不能講出來的話,所以你講話就會很小心,我覺得這也是我來這邊可以學習到的東西。」
  • 葉詠捷:「我沒有放棄(指繼續當球員),目前也不會輕易放棄。」(2013年4月,球季剛開打臨時被宣布轉任投手教練。)
  • 葉詠捷:「未來有機會還是想繼續當投手,這個想法我不會放棄。」(2013年4月,球季剛開打臨時被宣布轉任投手教練。)
  • 葉詠捷:「球員上場負責比賽,教練是從旁協助,還有幫球員承擔責任。」(2013年4月接任投手教練。)
  • 傅于剛:「不要說做一名偉大的棒球員,但一定要做一名努力不懈的棒球員。」(2012年
  • 傅于剛:「完全沒想過能有今天!」(2012年
  • 廖剛池:「連敗後別無他法,唯有一直投。」
  • 廖于誠:「能看到自己教出來的棒球小將拿下世界冠軍,再辛苦也值得!」
  • 廖文揚:「上去就是全力催速度,有多少體力就用多少。」(2012年
  • 潘俊榮:「只要我拿手球路投得出來,我就有信心解決打者。」
  • 潘威倫:「打好球,是每個球員最基本的心態,必須對自己負責,才能對得起球迷。」
  • 潘威倫:「身為隊長,希望今年能拿下總冠軍,重回三連霸時的榮景,至於個人目標,則留在心中去努力。」(2011年3月13日,中華職棒22年造勢大會。)
  • 潘威倫:「光想著紀錄沒有用,過程比較重要。」
  • 潘威倫:「複數年合約對球員是保障,也會促使選手更積極表現。」(2013年1月)
  • 潘威倫:「不論出戰哪一隊、不論先發或中繼,我一定全力以赴。」(2013年2月,備戰經典賽。)
  • 潘威倫:「我只想維持健康,不要再受傷,因為在場邊看別人比賽的感覺,比自己上場敗投更難受。」(2013年2月,新球季目標。)
  • 潘武雄:「不是去跟別人計較,而是要破自己記錄。如果只是停留在原地的話,我不會感到滿意。」(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潘武雄:「打棒球是我們從小到大的夢想,就這樣毀了,真的很不值得。」(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潘武雄:「我會用更好的球技讓球迷相信我們。」(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潘武雄:「我只能每天學習,盡力去突破自己。」(2013年1月)
  • 潘武雄:「雖然成績看起來不錯,但是還不夠,我要看遠一點,對自己要求更高。」(2013年1月)
  • 潘武雄:「擔任隊長就是要帶領隊友一起拿下總冠軍,用分享及拼勁帶領球隊;分享訓練時,無私地與新人及隊友分享任何我所知的棒球技巧與心理,期待大夥們一起進步,拼勁站在球場上,展現企圖心,無時無刻拼出感動。」(2013年1月,擔任統一7-ELEVEn獅隊隊長)
  • 潘武雄:「壓力當然會有,但我要學著享受壓力,這樣才會進步。」(2013年2月)
  • 潘武雄:「還是要練球,不能因為受傷就想要休息。」(2013年4月)
  • 潘武雄:「誰沒失敗過?跌得越深,說不定跳得更高。」(2017年
  • 增菘瑋:「跌倒過後,已經知道怎麼面對,現在應該是爬起來的時候,就待季賽驗證。」
  • 增菘瑋:「棒球每個人都很重要,只要我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相對別人就能專心發揮自己的實力,相輔相成,大家就能更好。」
  • 增菘瑋:「在這一戰投好以後感覺自信有回來,可是現在是要學著把這樣的感覺留下來。」
  • 增菘瑋:「我在這段時間看了滿多書的,很有名的像是秘密、力量等都看過,然後自己信仰的關係,在煩躁的時候我也會念聖經。」
  • 增菘瑋:「可能是我給自己太多壓力,我也想要投好,但是想越多就越沒辦法控制好球。」
  • 增菘瑋:「秘密、力量和聖經。」
  • 增菘瑋:「就如同老鷹要逆風才能高飛,只要正向去面對,幾年之後再回頭看這段歷程,會覺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所以決不要輕言放棄!」
  • 增菘瑋:「現在不想放棄每一次進步的機會。」(2012年
  • 增菘瑋:「其實投球沒有要投給誰看,做好自己是最重要的。」(2012年
  • 增菘瑋:「我也要好好努力,希望能以好表現回報教練給我的肯定。」(2012年入選經典賽資格賽國手。)
  • 增菘瑋:「雖然球隊打擊狀況不好,但我只能控制自己的部分,還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最重要。」(2013年4月)
  • 劉芙豪:「打第一棒要破壞性強。」
  • 劉芙豪:「我喜歡、樂於接受挑戰。」
  • 劉芙豪:「先不預設立場,這樣只會有更大壓力,反正就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做好。」
  • 劉芙豪:「不管是守備、打擊或是盜壘,我都沒有給自己設目標,就是一直無上限的追求。」(2012年
  • 劉芙豪:「從開始打職棒以來,無論打哪一棒次,追求的就是全力揮擊,因為我的觀念就是長打可以帶給球隊更多幫助,所以不會只追求上壘就好。我對自己的揮棒速度很有自信,強力揮擊才是我的方式。」(2015年
  • 劉榮華:「好球就積極攻擊。」
  • 劉耿欣:「堅持不變的態度。」
  • 劉耿欣:「球隊最後沒能贏球,再多安打也開心不起來。」
  • 劉志昇:「張泰山不是明星球員,只要有球隊拿出700萬,我們就讓他走。」(張泰山最後以250萬轉隊)
  • 劉志昇:「只要牛隊有球員出席就解散球隊,後果自負。」
  • 劉志昇:「完全不受尊重,這種感覺很差。」
  • 劉保佑:「黑道!你們是國家的米蟲!我不怕你們!」
  • 劉保佑:「你們賺了多少錢,10億、20億、100億,但是我們這個壞消息傳到全世界去,你們破壞了國家的形象,國家的損失是100億嗎?」
  • 劉保佑:「玩職棒如果能賺錢,就是神了。」
  • 劉保佑:「賠5000萬我都會替球員加薪,因為對我而言這就是賺錢了。」
  • 劉保佑:「不要到了球場,卻問外野免費票在哪拿。」
  • 劉保佑:「有5個涉案就開除5個、50個涉案就開除50個,剩下9人還是會打下去。」
  • 劉保佑:「球員月領10萬元,在私人企業已是高階主管級待遇,不要拿自己跟大聯盟比,小聯盟低薪球員還不是一堆。」(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劉保佑:「教育部只關心基層棒球隊伍數目有多少,但球隊多有什麼用,培養一支會念書又會打球的球隊,才是真的了不起!」(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劉保佑:「國內職棒球員的薪水已經很不錯了,如果不打球這些球員能幹麻,要懂得惜福。」(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劉保佑:「做生意失敗可以重來,但職棒不同,它是一個特許行業,具有教化及全民運動功能,背負許多社會責任,不是說收就收的。」(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劉保佑:「其實政府只要做好一件事,就是針對職棒賭博罪立即修法,不需要嚴刑峻法,但至少讓犯罪者關個一、兩年,對其他人產生嚇阻作用,且修法不用花政府一毛錢,為什麼不做?」(摘自《職棒領導高峰會》)
  • 劉保佑:「阿公死,換老爸;老爸死,換兒子,這就是正常的幸福。這個道理用在球隊,應該說是先發怕板凳,板凳怕二軍二軍怕淘汰。」(發表於2006年球季La new熊隊上半季最後一戰)
  • 劉保佑:「棒球不是沒有誰不能打的,是沒有人,才不能打。」
  • 劉義傳:「只要肯努力,32歲還是會進步。」(職棒5年頒獎典禮,拿下最佳進步獎)
  • 劉義傳:「我對球團沒有怨言,只可惜球隊就這樣沒有了。怪只怪過去那批害群之馬不守規矩,將職棒圈搞成現在這般烏煙瘴氣,那些人才是最不可原諒的人。」
  • 劉家豪:「前幾年我表現平平,但是我每年都不放棄自己,不斷認真苦練,就算降入二軍也是抱著不放棄的精神。」
  • 鄧志偉:「我喜歡全力揮棒,把球打得老遠,曾經試著輕輕揮棒,只希望碰到球,反而打不中球心。所以每次上場都全力揮擊。」
  • 鄧志偉:「每天雖然要打很多球,打到最後都累到有股怨氣,想把球轟破,但練完躺在草地上,覺得超有成就感。」
  • 鄧志偉:「我以前太自大,想說隨便投反正打者也打不到,沒熱身就上去投,結果手就斷了。」
  • 鄧志偉:「我知道自己遲早要回到球場,因為這裡才是我的人生。」(2012年
  • 鄧志偉:「我選練球,因為這就好比酒鬼在選擇喝茶還是喝酒這樣!」(2012年
  • 鄧志偉:「不管對方派誰出來,打就對了,就算是陳偉殷我也照打啊!」(2012年總冠軍賽
  • 鄧志偉:「其實個人獎沒有團隊獎重要,只要球隊拿下總冠軍,通常很多個人獎都會在冠軍隊。」(2013年1月)
  • 鄧志偉:「希望今年能拚出個人獎,不管是防守還是打擊方面,對我都是肯定。」(2013年1月)
  • 鄧志偉:「選球好自然就會打到好球,安打、全壘打才會慢慢出來。」(2013年1月)
  • 鄧志偉:「我希望能成為別人學習的對象,十年後聽到有人說『我希望以後像鄧志偉一樣』,這是很難得的事。」(2013年1月)
  • 鄧志偉:「我就是洋砲,可以不用再找洋砲了!」(2013年2月,球隊尾牙)
  • 鄧志偉:「我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的守備,只要我知道自己有進步就好了。」(2013年5月)
  • 鄧志偉:「我沒有高顏值,但我要打出高價值,希望在球場上打出屬於我的傳說」(2017年統一獅開訓)
  • 鄭昆吉:「人總會陷入過去而不自知。」
  • 鄭昆吉:「球場上可以講友情,不能講戰情。」
  • 鄭承浩:「可以走向職棒這個更高殿堂,要好好努力,也會多多跟前輩學習。」
  • 鄭兆行:「棒球對我來說,不只是職業而已,對棒球充滿熱情的我,藉棒球『拉近與人之間的距離』,不管是隊友、球迷甚至是對手,我想這是一種良性的互動。」
  • 鄭兆行:「很多高層、員工為我們加油打氣,其實我們也都培養了很深厚的感情,他們說以後還會為我們加油,我聽了都快流眼淚。」
  • 鄭達鴻:「以前當捕手時,贏球會很有成就感,但現在當指定打擊,如果那天打擊沒有貢獻,就感覺好像那天沒有去球場一樣。」
  • 鄭達鴻:「拚拚看,現在我不能守、不能跑,唯一的功能,就只有打擊了。」
  • 鄭錡鴻:「在美國或者在台灣,對我而言,都是一個舞台。」
  • 蔡明晉:「專投第7、8局,上去一定有狀況,犯錯的空間很小,先發投手辛苦了7局,可能我1個失投就毀掉,那種壓力真的很大,但最棒的是化解危機的快感,以及球隊想守住領先,就把球交給你的那種信任。」
  • 蔡明晉:「我對比賽期待又緊張,但就算現在隊上投手很多,我也不會有壓力,盡量展現最好的一面就是了。」(2013年2月,傷癒復出。)
  • 蔡明晉:「我告訴自己全力一搏,站上投手丘就是完全釋放能量。」(2013年6月)
  • 蔡明覺:「打職棒是我從小的夢想,如今夢想達到了,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 蔡明覺:「雖然還沒有機會出賽,但我不會就此鬆懈,一定要把狀態維持住,等到有機會上場時才不會差學長太多。」(2013年4月。)
  • 蔡明覺:「先把自己做好,掌握好上場機會好好表現比較重要。」(2013年4月。)
  • 蔡明覺:「球迷很多打起球來真的很HIGH,大家都很想要上場去展現球技,隊友之間也形成一個良性競爭。」(2013年4月。)
  • 蔡仲南:「棒球,簡單的說是我的『興趣』,再從享受興趣的過程中,延伸到工作。 永遠有期待、永遠不會膩。」
  • 蔡仲南:「如果不能當選手,我就不想再待在職棒了。」
  • 蔡仲南:「我們常看到某某球員東山再起, 其實那只是極少數的例子,大部分運動傷害嚴重的球員,很快地就消失在球界。」(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蔡仲南:「我想創造奇蹟,只是沒想到最後是被看笑話的奇蹟。」(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蔡仲南:「千萬要把自己的身體當作女朋友一樣呵護。」(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蔡仲南:「說真的,該有的金錢、名氣、光環我都擁有過,棒球帶給我許多美好的回憶;曾經走過這一遭,沒有遺憾了。」(2010年職業棒球雜誌
  • 蔡宗佑:「永遠把每一場當最後一戰!隨時做好離開球場的準備。」
  • 蔡重光:「人在痛苦的時候會生智慧、人在窮困的時候會生鬥志,人在沒有退路的時候會生智慧與鬥志。」
  • 蔡榮宗:「這一次沒有被逆轉,是因為大家都做好了份內的事。」
  • 蔡璟豪:「控球要好,來自於自信。」
  • 蔡璟豪:「進職棒後,讓我覺得自己不能像以前一樣,現在練的一切,就是賺錢的工具,還要肩負起社會責任,我們就是表演者,要呈現最好一面給球迷看。」
  • 蔡豐安:「我熱愛打棒球,無論如何一定要上場,除非是不能走路,即使是再怎麼疼痛,還是要上場比賽。」(2005/08/21 聯合報)
  • 蔡豐安:「我絕對沒有對不起球迷。」
  • 鍾承佑:「公益是每名選手都想做的事情 ,這很平常。」
  • 鍾承佑:「不要用打擊率限制一個人」(2012/4/13賽後,指第四棒陳金鋒,當時打擊率0.267)
  • 鍾承佑:「職棒就是這樣,你不為難自己拼下去,最後就會拼不下去!」(2012年
  • 鍾承佑:「即使再強的打者,全壘打也不是說打就能打出來。」(2012年
  • 賴鴻誠:「職棒打者不怕速球,只要進壘角度不好,馬上挨打,這個經驗很寶貴。」(2012年,新人球季)
  • 賴鴻誠:「不要去想連敗,就當做是一場比賽去投,輸在起跑點不算什麼,我們不會輸在終點的!」(2012年,新人球季)
  • 賴鴻誠:「職棒打者都有鷹眼,力量也大,必須用智慧去贏他們的力量。」(2012年,新人球季)
  • 賴鴻誠:「不管球迷剩下10個還是1個,我們都要展現拚勁跟鬥志。」(2012年8月)
  • 戴遐齡:「台灣棒球最大的資產是擁有全世界最好的球迷,七次涉賭事件、球賽放水,都曾重創職棒發展,但台灣球迷還是不離不棄。」
  • 簡富智:「我自己有危機意識,不管這條路能走多遠,我覺得至少有嘗試過,人生也不會留下遺憾了。」(2011年
  • 簡富智:「教練叫我盡情去跑,他說你沒跑快怎麼知道自己速度到哪?」(2012年,指教練馮勝賢。)
  • 簡富智:「我還是想好好把握每次上場的機會,以平常心去看待。」(2013年4月21日,擊出生涯首支全壘打,並締造單場雙響砲。)
  • 簡富智:「只想把球打好,等了4年才擊出全壘打,當下確實有點想哭。」(2013年4月21日,擊出生涯首支全壘打,並締造單場雙響砲。)
  • 謝佳賢:「就算投手每一球都投直球,你也要打得到才行。」
  • 謝佳賢:「棒球是自己的職業,卻不能思考要從這份職業中拿到多少收益,這樣子很快就會厭煩。把棒球當成是興趣,才會加倍努力去做,用「輸贏其次,自己表現好不好」的心情去面對,這條路才能走得長久。」
  • 謝佳賢:「那魯灣當年也有渡邊久信石井丈裕日本職棒知名投手,這樣豈不是否定他們的實力?」
  • 謝長亨:「棒球是一種人生縮影,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挑戰,隨時會有高低起伏,可以說,棒球是一步一腳印的成果,今天表現好,不代表明天也會好,但如果今天不努力,千萬別想明天會有好成績。很多時候,棒球場上碰到一個很強的對手,想要突破可能靠自己,也可能靠隊友,這也是人生的一種。」
  • 謝長亨:「其實不管是明星球員或是天王,人家對你的這種稱號,我都認為是一個肯定,我只是這樣認為,我自己倒不會這樣看待自己,認為自己已經很好了,把他當成是灑香水一樣,聞一聞就好了。」
  • 謝長亨:「如果沒辦法把我準備好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沒有辦法跟自己交代或是跟球迷交代,其實我是覺得那只是在拖延你的時間而已,我不太願意用這種心態去面對球迷甚至是面對自己的比賽。」 
  • 謝長亨:「以前的中華隊練一練球就是比賽,比較重視球技、卻忽略了精神面的建立,這會讓中華隊少了一股凝聚力量。」(2013年擔任經典賽中華隊總教練。)
  • 謝長亨:「如果大家都有打好比賽的共同體認,把心拉在一起,可以凝聚出強大的團隊力量。」(2013年擔任經典賽中華隊總教練。)
  • 謝長亨:「一支球隊不可能永遠完美,一旦更動又會出現另一個問題,」(2013年擔任經典賽中華隊總教練。)
  • 謝長亨:「至少不要讓人家覺得我們台灣的球隊很好打、很好欺負」(2013年擔任經典賽中華隊總教練。)
  • 謝長亨:「我們會為台灣棒球好好加油!」(2013年擔任經典賽中華隊總教練。)
  • 謝長亨:「假設你們對棒球的情感還在,也請給中職更多的機會,也進場去看看,這些球員的表現,讓他們可以,產生一些更大的共鳴,那我想球迷進場的意願,它當然會影響到整個選手的這種心情,或者甚至比賽的這種品質,更多人進去,因為它更熱鬧,他們也知道這個舞台,他們是可以好好的去表現的,那我想只要球賽精采,那累積這些東西、這些能量,應該整個中職,他是慢慢會壯大的。」(2013年3月經典賽後接受電視節目採訪。)
  • 謝長亨:「每一個從事這個行業都有他的責任,因為環境確實不是最佳,但是我們有那個力量去改變,但是要靠大家。」(2013年3月)
  • 謝長融:「我業餘常完投,但職棒強度超乎自己想像,未來無論先發或中繼都完全配合球隊。」(2013年1月,正式加盟Lamigo桃猿隊。)
  • 謝長融:「我覺得打棒球這麼多年,就是要進入最高殿堂。」(2013年1月,正式加盟Lamigo桃猿隊。)
  • 謝長融:「我從小打棒球就期許要進職棒,讓我的小孩知道選擇一條路走一定要有結果,半途而廢不是我的座右銘!」(2013年1月,正式加盟Lamigo桃猿隊。)
  • 謝長融:「還沒進職棒之前理想太多,現在加入職棒後,才發現沒時間想東想西就要提槍上陣,很刺激!但這也是我想要的棒球!」(2013年1月,正式加盟Lamigo桃猿隊。)
  • 謝長融:「沒什麼好怕的,既然要打職棒就要勇於挑戰。」(2013年1月,春訓期間)
  • 謝長融:「我的觀念是寧可被敲安打,也不要投保送,我相信就算不小心投到紅中,對方也不見得能打安打。」(2013年1月,春訓期間)
  • 謝炫任:「在場上是球隊贏球第一、個人成績第二,至於親戚關係也只能說抱歉!」(2013年9月,叔叔為兄弟象隊總教練謝長亨。)
  • 魏應行:「我為什麼要花錢開賭場,讓人賭博?」
  • 龐玉龍:「職棒球隊的練習生,撿了一年球,提了一年冰筒,都沒有打一次業餘甲組聯賽收穫多。」
  • 羅政龍:「急著要解決打者,反而球都跑到紅中去。」
  • 羅政龍:「教練告訴我,要把自己的優勢拿出來,而不是一味的削弱優點,所以我一定要把球速找回來。」(2013年2月)
  • 羅國禎:「離開主播台後,我沒買過新衣服,但我認為,能在職棒場上敲安打,比穿新衣服還要帥氣。」(2013年2月)
  • 羅國禎:「對我而言,二軍是很好的磨練機會,而且前輩們也都不吝指導我,像是有次我上壘後,守一壘許國隆就告訴我,剛剛哪個環節出了什麼問題,讓我學到很多。」(2013年2月)
  • 羅國禎:「指點歸指點,比賽中我們都是全力以赴、真刀真槍的對決。」(2013年2月)
  • 羅國禎:「我覺得打點很重要,因為當得點圈有人時,對方投捕、守備都特別專注,如果有辦法把分數送回來,也證明自己的功力。」(2013年2月)
  • 羅國禎:「這一年我被三振49次,但大概只有兩三次,我是站著不動被K掉,其他40幾次,我都是揮棒落空,因為小破劉芙豪)告訴過我,不要因為害怕而不敢出棒,我也告訴自己,一定要積極出棒,才知道離其他人還有多遠。」(2013年2月)
  • 羅國禎:「你的心有多堅固,你的夢想就有多堅固」。(2013年
  • 羅敏卿:「棒球是團隊作戰的運動,卻無法忽略個人,一個球員再好,沒有隊友幫忙,絕對贏不了球,但一個球員出了差錯,卻可能拖垮整個球隊,稍有閃失就導致輸球命運,這是棒球最奧妙之處。」
  • 羅敏卿:「二軍比賽對年輕球員很有幫助。」
  • 羅敏卿:「選手還是要潔身自愛,人生的路還很長啊!」
  • 羅敏卿:「職棒路要走長遠,球員一定要愛惜自己,否則再發生不好事情,球隊老闆也不會想再支持下去。」
  • 羅錦龍:「會打棒球一定有目標,不管你的目標是什麼,就是全力去達成,把事情做好,我認為多看書很重要,書中有許多你不了解的知識,一旦去研讀,這些東西就變成自己的。」(2013年1月6日,真殷雄棒球訓練營。)
  • 羅錦龍:「如果認為旅美就了不起,或是瞧不起中職,是很不正確的。很少有1、2年就能上大聯盟,去是要學東西,而不是面子問題,想著:『我是旅外的耶!』」
  • 羅錦龍:「以為喝過洋墨水就高高在上,這種心態會死得更快。」
  • 羅錦龍:「勝投不是你能掌握的,投的局數多代表你夠穩定,教練也肯定你。」(2013年,1月)
  • 羅錦龍:「棒球比賽不到最後一出局,都不知勝負。」(2013年,4月)
  • 蘇建文:「我們不是主角,沒有噓聲就是一個好比賽、好裁判。」(2015年11月,擔任第一屆世界12強棒球賽執法裁判)
  • 蘇建榮:「不要受傷,打滿整季,目標是100場,這樣就很夠了。」
  • 蘇建榮:「最重要還是擊球點,打得愈扎實,守備就愈難守。」(2012年
  • 蘇棟川:「悲也棒球,樂也棒球。」
  • 養父鐵:「我會為棒球,一生懸命。」
  • 中込伸:「小心!」
  • 大田卓司:「練習,是不會說謊的。」
  • 中本茂樹:「失分壓在3分內就有贏球機會。」
  • 中本茂樹:「加油!小子!我比你還沒有心臟!」
  • 山根俊英:「球場上沒有練不成的球技,只看你是否曾經用心付出。」
  • 山根俊英:「兄弟隊是象迷『永遠的情人』。」
  • 山根俊英:「這種陣容沒拿冠軍,就是總教練的責任!」(職棒五年季初所說)
  • 山根俊英:「一個好投手最大的敵人不是對手,是自己!」(對陳義信所說)
  • 山根俊英:「對於兄弟能擁有台灣職棒大部分的人氣,一開始我真的感到很驚訝,但現在如果形容兄弟在台灣受歡迎的程度,幾乎等於日本職棒巨人隊的話,我想大多數人都會贊同這樣的說法。」
  • 藍普洛夫:「裁判也是職棒的一環,除了在場上的判決公正外,執法的手勢和動作也能帶動比賽氣氛。」
  • 大帝士︰「每次我上壘,就覺得離本壘只剩90呎了。」
  • 吉 諾:「努力追求月亮,就算追不到也將成為一顆星。」
  • 梅洛克:「Good Swing and Right Contact Point, then Long Ball.」
  • 安東尼:「Hitters are like snowflakes. No 2 are alike.」
  • 安東尼:「球員、球團高層、教練團以及中華聯盟的會長、工作人員都要遠離黑道,特別是球員,因為球場是實現夢想的地方。」
  • 比 爾:「We can rebound from this.」(發表於統一獅隊結束17連勝之旅時)
  • 曼 尼:「I don't think about the money and contract. I just think it is a great opportunity for me and the fans.」
  • 費古洛:「你無法衡量心的強度,拚勁也不是人人學得來的,這就是我自豪的東西。」
  • 威廉:「我在台灣投得很多,這早晚會幫助我,無論你什麼時候給我球,要投多長要投多短都沒問題。謝謝你,台灣!」
  • 羅力:「我很想贏,想幫助球隊變得更好,或許是我天生就有這種不服輸的個性,這就是我。」
  • 兄弟隊訓:「苦練決勝負,人品定優劣。」
  • Lamigo隊訓:「食衣住行、禮義廉恥、止於至善。」

[編輯] 大學棒球

  • 石孝榮:「投好每場球最重要。」
  • 林宗毅:「國外打者調整速度很快,很快就能進入狀況,相形之下我們的打者的調整速度就沒有這麼迅速,如果未來想要繼續進步得先改善這個缺點。」(2013年4月)
  • 林宗毅:「他們不是會打棒球,他們是棒球選手,所以出來比賽就是要贏球,想要贏球,Play就要比別人更細。」
  • 林郁捷:「希望緊張的比賽能讓他們的心理層面獲得成長。」(2013年4月)
  • 高英傑:「棒球就是這樣瞬息萬變。」
  • 陳進財:「職棒球員出事,換來大學教練沒教好的指責,我實在不服氣。」
  • 陳冠宇:「只要一場精采好投的比賽就能化解心中的障礙!」
  • 陳冠宇:「既然決心要出國,心臟就要強壯一點。」
  • 龔榮堂:「有人出國,才會有人出頭。」

[編輯] 高中棒球

  • 方景平:「我知道自己身材不如人,但我可以靠控球的努力來彌補缺點。」
  • 王俊育:「生命起於棒球。」
  • 王傳家:「訓練是為了比賽,如果訓練只是為了訓練的話乾脆不要練。」(2012年
  • 王傳家:「輸贏對教練來說並不很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指選手)學到了什麼,是否在過程中表現出來,也就是比賽內容,這才是重點!」(2012年
  • 田家銘:「我們東石沒有明星球員,每個人都要是可戰之兵。」
  • 宋文華:「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夢想!」
  • 余賢明:「練練練練再苦練。」(1997年
  • 吳家成:「完投對選手來說,是一種成就。」
  • 李來發:「先發的沒打好,就換人試試看,都已經報名了,來球場就是要上場。」
  • 李來發:「有部分國內青棒球員很『娘』,不能罵、不能罰、不能吃苦,很難帶!」
  • 李來發:「一堆美國球探都來看比賽,為何中職沒人來?一定要建立制度才行。」([[2013年05月01日,談中華職棒季中選秀會開放高中應屆畢業生參加。)
  • 李杜宏:「與其場下流淚,不如場上流汗。」(榖保葉詠捷休息一天就再度披掛上陣,三局被打下場在場邊流淚。)
  • 李奇嶽:「能把自己所學貢獻給基層,已是一件相當開心的事情。」
  • 林國盛:「贏球的榮耀是球員享受的,敗戰的責任是教練擔當的。」
  • 林省言:「高壓投法投手很多,改成側投會讓你未來的路更寬。」(對著當時還就讀屏東高中李振昌所說。)
  • 高建文:「棒球一定要邁向科學化,這是必然的趨勢。」
  • 高克武:「輸了就是輸了,也沒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問題。」
  • 徐嘉澤:「他們總認為自己練不夠多,還不夠好,我告訴他們,從高一進來不就夢想穿上這件球衣嗎?現在該是表現的時候。」
  • 許國輝:「在善化,沒有所謂的明星球員。」
  • 陳文賓:「場內被對手瘋狂掃射我都可以接受,贏球不是我在職的首要目的,教育他們才是第一目標!」 
  • 黃武雄:「高中畢業打職棒,在二軍磨練2到3年,也才22歲左右,可長期效力球隊,投資報酬率比大學畢業生更好。」(2013年05月01日,談中華職棒季中選秀會開放高中應屆畢業生參加。)
  • 黃耀賢:「不要輕易地原諒自己。」(對著當時還就讀穀保家商林恩宇所說。)
  • 曾仁和:「難道註定我沒有贏南韓的命嗎?2好球偏低速球,棒子都斷了,還能形成安打。」(2012/9/6,世青賽對南韓,九局下遭擊出追平比數安打。)
  • 曾仁和:「領先4分沒什麼好怕的,勇敢地去投。」(2012/9/6,世青賽對南韓,延長賽十局上中華隊獲四分,續投十局下。)
  • 曾仁和:「我以為這輩子無法贏南韓,卻在今天辦到了。」(2012/9/6,世青賽對南韓拿勝投。)
  • 曾仁和:「雖然我的手臂已有點疲憊,但想到擊敗南韓,一切辛苦都值得。」(2012/9/6,世青賽對南韓拿勝投。)
  • 曾仁和:「有時候大家的關心太多,反而讓我不習慣。」(2013年,以18歲之姿入選經典賽中華隊國手。)
  • 曾仁和:「其實有失敗過是好的,我現在反而不緊張了。」(2013年,指經典賽熱身賽面對古巴隊1.1局狂失9分。)
  • 潘 杰:「不管先發與後援,上場投就對了!」
  • 蔡士偉:「基層棒球就是如此,技術部分可以慢慢加強,但態度卻是要從小培養。」(2012年
  • 蔡士偉:「自己以前曾受過殘暴對待,所以現在不會加諸在他們身上。」(2012年
  • 蔡士偉:「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做給他們看,而且做得比他們好,球員就服你了。」(2013年
  • 蔡士偉:「在我心目中,他們已經是冠軍隊。」(2013年,率領嘉義高中以黑馬之姿殺進四強賽。)
  • 蔡士偉:「輸球很正常,提早放棄卻最不應該,我們不是非打冠軍不可的球隊,照樣可以教給學生很多東西,人生也還有很多機會能在別的地方拿冠軍。」(2013年,率領嘉義高中以黑馬之姿殺進四強賽。)
  • 蔡士偉:「我常告訴球員,儘管我們資質可能比不上別人,但這裡有更多機會磨練,未來不一定比別人差。」(2013年,率領嘉義高中以黑馬之姿殺進四強賽。)
  • 蔡士偉:「我們本來就有實力,但被當作黑馬也不錯,反而能激起球員的士氣。」(2013年,率領嘉義高中以黑馬之姿殺進四強賽。)
  • 謝長融:「希望用腦袋彌補外在的不足。」
  • 謝長融:「愈是長不出肉來,我就愈得努力找出自己的長處,否則未來就沒有希望了。」
  • 陳清傳:「孩子,不要怕流汗,流汗長大的孩子不會倒,流汗賺的錢不會跑。流汗種的果實最美好,流汗學的工夫最牢靠,流汗創的事業永遠屹立不搖,流汗的結晶是將來的光明。」(1992年02月13日,寫給南英商工青棒隊的信)

[編輯] 國中棒球

  • 邱繼諒:「有付出才有收穫,不會覺得辛苦。」(2013年
  • 李偉安:「上去投就是讓對手打不好,我相信隊友的守備。」(2013年
  • 馮文龍:「日本球隊看得遠,出來比賽最重要的不是成績,而是能不能累積經驗,好不好要看以後。」
  • 馮文龍:「台灣球隊不該只看成績,應該要看培養出多少好球員。」

[編輯] 少年棒球

  • 李政達:「棒球的布局就像是下棋,若把球員擺在合適的位置,進步空間和成就感會比較大。」
  • 李國強:「國內棒球真的不要再閉門造車,否則只能永遠停在原地。」
  • 李國強:「如果我們不往上學習,只會越來越落後,台灣棒球要進步,從基層就要開始做起,不要只將焦點、資源放在成棒。」
  • 涂玉光:「我們在青棒的球場比賽,場內並沒有所謂的少棒全壘打牆,球飛多遠、滾多遠,你都得拚命跑去接、跑去撿,這時候你會發現,有一位優秀認真、無怨無悔的中外野手有多重要。」(指少棒時期的陳偉殷
  • 莊仁實:「小學生打棒球,就是要他們玩球,因此寧願他們輸球,也不准他們投變化球,以免操壞了手臂。」
  • 陳昭安:「要死的話也要死在棒球場的投手丘上。」
  • 賴敏男:「我不是在訓練職業選手,這些孩子大部分可能不會繼續打球,不讀書,怎麼辦?」

[編輯] 棒球媒體人

  • 徐展元:詳參照徐氏語錄名句
  • 徐展元:「那些打放水球的球員,在他們生命即將終結的那一刻,心中最遺憾與懊悔的事,肯定是背叛了棒球之神!」
  • 徐展元:「我好想贏韓國,好想贏韓國,真的很想贏韓國。」(2013年,轉播經典賽對韓國隊時,八局下半遭擊出逆轉全壘打,留著淚激動說著。)
  • 曲永健:「說到棒球,東方人跟西方人比起來,實在是先天就居劣勢。這個劣勢就是白痴教練太多。喵的,好大的先天劣勢。」
  • 杜福明:「就算你球速高達150公里,但投多了對打者來說跟110公里沒啥差別。」
  • 杜福明:「不過如果你擁有速差超過25公里的變化球,你的130公里直球可以擁有時速150公里的威力。」
  • 袁定文:「你聽得懂嗎?其實我也搞不太懂。」(轉播第一屆世界棒球經典賽八強賽美國對墨西哥之戰前講解晉級規則時所做的發言)
  • 張立群:「球迷聽得不開心,就是主播的錯,我會虛心接受。」
  • 陳揮文:「先發投手換人,賭盤就要重開。曹錦輝先發主投跟陳揮文先發主投賠率是不一樣的。」
  • 曾文誠:「老實說,我不是虎迷,但打從職棒五年開賽後,我就祈禱虎隊可以拿冠軍。不為別的,只因為林仲秋。」
  • 曾文誠:「什麼樣的結果,不必然有什麼樣的過程。」
  • 曾文誠:「這是我這一生看到最經典的比賽!」(2006杜哈亞運中日戰林智勝擊出再見安打時所講)
  • 曾文誠:「最困難就是換投手,不然總教練其實滿好當的。」
  • 曾文誠:「放屁啦。」(對體委會主委戴遐齡)
  • 楊政典:「如果投手保送陳金鋒前一個打者,那真的要先頒一個敢鬥賞給投手了。」
  • 楊政典:「如果用路邊攤的心態去經營,很難成就一家大飯店。」(2013年1月17日,暗指母企業為兄弟大飯店兄弟象隊。註:當日兄弟象隊公佈新球季調薪結果,引起國內球迷撻伐。)
  • 蔡明里:「1997年我們阿Q的把黑鷹事件視為別隊的事,結果不到兩年,我們就嘗到跟鷹迷一樣的苦果。」(蔡明里味全龍迷,1999年味全龍隊解散)
  • 蔡明里:「國內的教練,進攻都喜歡賭小的,防守都賭大的。」
  • 蔡明里:「又是高志綱!」
  • 蔡明里:「有誰記得第二名的球隊?」
  • 蔡明里:「我相信沒有打不破的紀錄,沒有超不過的精采。」
  • 蔡明里:「好的比賽絕對不寂寞!」
  • 蔡明里:「對一個喜歡體育,特別是棒球的平凡人,能夠以看球維生,能以球場作為第二個辦公室,真的是超幸福的事呀!」
  • 蔡明里:「當你覺得輸定了,那就一定會輸;當你覺得贏定了,那你肯定會輸!」
  • 蔡明里:「馬力歐在天上都會笑了。」(2005年10月06日,誠泰隊洋將馬力歐瘁死第三天,九局下鄭景益擊出逆轉的代打再見全壘打結束比賽。)
  • 蔡明里:「到底要多少月薪才能拒絕誘惑?難道薪水低的人就可以去作奸犯科?這是狗屁不通的!」(黑象事件接受訪問)
  • 錢定遠:「這球並沒有得到主審的青睞!」
  • 鍾重彩:「我拿5次世界大賽冠軍的總教練又怎樣?又如何?國家給我什麼?我也是坐在這裡講話而已。」
  • 鍾重彩:「科科...科科...科科科...
  • 鍾重彩:「這是一個五爪蘋果的變速球。」
  • 鍾重彩:「很少有類似像黃忠義這樣的,有智慧然後本身又肯努力又肯學東西的一位選手。」
  • 鍾重彩:「一個外籍的選手,不能天天在逃敗。」(2009/5/15轉播指洋將小林亮寛
  • 鍾重彩:「沒有什麼男子漢的對決,有機可趁的時候還是先保送再說。」(2009/5/22轉播故意四壞陳金鋒
  • 鍾重彩:「用實力奪回自己的尊敬,這是職業球員該有的方向。」(2009/08/22轉播)
  • 鍾重彩:「打球就是這樣,過於自信是危機,沒有自信也是危機。」(2009/08/26轉播)
  • 鍾重彩:「不讀書,被人家玩成這樣。」(黑象事件感言)
  • 鍾重彩:「姓鍾的沒有一個是肉腳!」(鍾承佑創下完全打擊時所說)
  • 鍾重彩:「不是有撲就有交代。」
  • 鍾重彩:「全壘打對獅猿兩隊的球迷是一種期待,對另外兩隊的球迷則是一種意外。」
  • 鍾重彩:「場面來了大膽去做。」(2012/07/19轉播)
  • 鍾重彩:「職業棒球有一個好處,就是永遠有明天。」(2012/11/10轉播)
  • 常富寧:「Hasta La Vista!Baby!」
  • 常富寧:「K You Very Much!」
  • 許乃仁:「Back Back Back!GONE!」
  • 林煒珽:「SAY YES MY BOY!!!」
  • 林煒珽:「GET OUT OF HERE!!!」

[編輯] 棒界耆宿

  • 李瑞麟:「比賽在兩人出局後正式開始。」
  • 李瑞麟:「老鷹振翼向西飛,五里一徘徊,我身雖離去,我心永沉醉。」(引自遺囑)
  • 李瑞麟:「不服輸不是『生活的我』的真實個性,卻是『比賽的我』的顯著特徵。」
  • 高英傑:「既決定赴美打拚,當然要到最好的球隊(此指洋基隊)。」(王建民赴美選擇所待球隊前給他的建議)
  • 葉國輝:「輸球不可悲,得不到教訓與經驗才可怕。」(引自《葉國輝開講棒球》)
  • 葉國輝:「我願因培育新球員而遭受打敗受責,亦不想只用老球員而常勝。」(引自《葉國輝開講棒球》)
  • 葉國輝:「輸球教練扛,贏球選手享。」(引自《葉國輝開講棒球》)
  • 葉國輝:「帶兵要帶心,知兵才能識兵。」(引自《葉國輝開講棒球》)
  • 葉國輝:「投手負責前五局,教練則肩負後五局的考驗。」(引自《葉國輝開講棒球》)
  • 曾紀恩:「棒球是我的生命。」(2005年獲得二等景星勳章時)
  • 曾紀恩:「做出傷害職棒事情的那些人都該判無期徒刑。」(2009年兄弟象爆發假球案後)
  • 許順益:「棒球就是這樣,誰掌握了機會就是英雄。」
  • 許順益:「以前看莊勝雄,走路都有風,現在證明好球員一樣是好教練。」
  • 劉永松:「我寧可輸掉一場球,也不讓任何球員受傷。」
  • 謝明勇:「棒球有恩於我,我不能辜負棒球對我的恩,所以我毅然決然再踏入球隊。」

[編輯] 國際棒壇

[編輯] 旅美球員

  • PTT網友:「陳金鋒讓台灣看到世界,王建民讓世界看到台灣。」
  • 王建民:「要達到進入大聯盟的夢想,只有努力再努力。」
  • 王建民:「棒球就是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贏,什麼時候會輸。」
  • 王建民:「能夠再回到大聯盟,我做到了、我回來了!」
  • 王建民:「我不會擔心被擠壓,因為我相信有實力,就一定會在球場上!」
  • 王建民:「受傷時我告訴自己要有『信心』,復健時我『耐心』做好每一件事,回到球場後我將『專心』做好每一個動作。」
  • 王建民:「能夠回到球場真的很開心,我現在很珍惜每次上場的機會,並抱著感恩的心去投球。」
  • 王建民:「棒球生涯不會永遠都很順利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正面去看待,我必須專注在身為球員的這件事情上。那是我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
  • 王建民:「當時就是傻傻的,拚命的想投好,只想要去美國打球,完全沒想到去了之後會是如何?」(2013年,回想初赴美時。)
  • 王建民:「現在,我只想要快樂打球。」(2013年
  • 王建民:「很久沒有在台灣的土地上投球過,非常興奮,也謝謝那麼多球迷在場上加油。」(2013/3/2,經典賽對澳洲隊先發拿勝賽後。)
  • 王建民:「這就是對棒球的一種態度,不論在哪裡,繼續努力,不要放棄,總有一天還會有機會。」
  • 王建民:「我沒想過要放棄。」(2013年9月)
  • 王躍霖:「旅外讓我最開心的事,就是能把我在國外投出的成績,帶到國家隊。」(2013年1月7日)
  • 李振昌:「哪裡開始都一樣,重點在於結束。」
  • 李振昌:「球速能出來當然最好,但重點是要把球投到安全位置,而且不要怕被打,情願被打,我也不要因為閃躲而投出保送。當然,最好的結果就是不要失分。」
  • 林子偉:「每一次打擊守備,都會要求自己做得更好,就算安打了也會忍不住一直想,剛剛為何沒把球打得更遠?」(2012年世界青棒錦標賽)
  • 林子偉:「我們很清楚大家都在看,都把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那種背負眾人期待的壓力更驚人,不過就像教練說的,這是成長的最好機會,頂過去就能再進步。」(2012年世界青棒錦標賽)
  • 林子偉:「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再怎樣都要咬牙往前衝。」(2012年
  • 林子偉:「每個人都很拚,都亟欲展現自我,這也逼得你必須要有好表現。」(2012年
  • 林子偉:「坦白說我現在還在思考該如何突破,還沒找到答案,但我一定要這麼做,否則只是停留在原地,在那樣的環境,你一定要在每個環節都能進一步提升,」(2012年
  • 林子偉:「現實的情況讓你沒機會多想,反正就是拚贏他,爭取先發。」(2012年
  • 林哲瑄:「棒球讓我又愛又恨。」
  • 林柏佑:「簽約金100萬和10萬,這兩種等級的球員,你說球團會重視哪一位?當然是100萬簽下來的球員,很現實。」
  • 林柏佑:「常常這個月剛和一名中南美洲球員成為好朋友,下個月他就被fire了。」
  • 洪聖欽:「是一個夢想,就是想出國,試試看能到哪裡。」
  • 胡金龍:「大聯盟是我畢生的夢想,進入道奇則是夢想的第一步。」
  • 倪福德:「很抱歉我把自己封閉起來,因為我只想全力復健。」(2013年5月)
  • 倪福德:「我在這裡還有夢嘛。」(2013年5月)
  • 耿伯軒:「一步一步來,準備好了,機會來了,就可以達到你的夢想。」
  • 張耀文:「羨慕別人用力丟球臉上卻沒有一點痛苦猙獰的表情,羨慕別人丟完球卻毫無猶豫的說:我不用冰敷。」(2010年
  • 曹錦輝:「青棒球員要非常注意自己的運動傷害的問題,投手投球不要過量,練球40至60球已經足夠了,並且要適當進行重量訓練,為未來打職棒日子著想。」
  • 郭泓志:「不管誰在大聯盟打球,都希望他們保持健康的狀態。」
  • 郭泓志:「個人出色的數據都比不上球隊贏球重要。」
  • 郭泓志:「我希望政府可以多關心基層棒球,並不是小時候練球就為了打職棒,我希望他們可以開開心心打球。」
  • 郭泓志:「就投到不能投啊,能丟就好,不強求啦。」
  • 郭泓志:「投幾人次不重要,能夠下場投球就不錯了!」(2011年
  • 郭泓志:「壓力一定會有,但就是盡力而為。」(2013年2月)
  • 郭泓志:「我們也很想贏啊,可是就是因為我一個人輸球,也不能講什麼。」(2013年經典賽遭南韓隊擊出逆轉全壘打。)
  • 郭泓志:「打球打這麼久了,其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開心打球,不要去想太多。」(2013年5月)
  • 郭泓志:「對我來說,在哪裡打球都一樣。」(2013年5月)
  • 郭泓志:「我不太懂甚麼是所謂的『準備好』,畢竟這種機會不是每天有。如果,你今天獲得了旅外的機會,而你也有想要挑戰國外職棒的目標,那我會跟你說:『Why not?』,就去試試看吧!我覺得事實上,去國外不會對球員造成甚麼負面的影響,因為能夠到外面的世界多走走看看,學到的東西是多層面的、和台灣不一樣的。這對自己都是很好的經驗和學習,沒有人有足夠的心態,那都是環境鍛鍊出來的,我認為出去歷練很好,對選手是很大的幫助。」
  • 郭泓志:「沒有失敗這件事,只要你能在裏面學到一些事情,就是成功」
  • 郭嚴文:「我要打給中國人看,不要叫我們『中国台北』。」
  • 郭嚴文:「教練也沒有跟我說什麼,我就是盡力把球打向外野,很開心球隊能成功逆轉。」(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滿壘擊出勝利打點的高飛犧牲打。)
  • 郭嚴文:「就平常心上去打。」(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滿壘擊出勝利打點的高飛犧牲打。)
  • 郭嚴文:「我不喜歡雖敗猶榮這句話,我覺得比賽就是要贏,所以多少會感到遺憾。」(2013年經典賽敗給南韓隊。)
  • 陳偉殷:「我來自台灣,曾在日本投球,而在這裡,我只是個菜鳥。我從未想過在季後賽登板,這真是我的一大夢想。打進季後賽,隊友都是我背後最大支柱。今年我能投出這些成績,完全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2012年
  • 陳偉殷:「這裡我感受到了競爭,也學到必須加強競爭力。大聯盟打者的能力讓我非常驚訝;在日本可以容許你有失誤,再追回來;但在這裡你一旦發生失誤,就必須付出代價,這也是我今年必須學習的。」(2013年
  • 陳偉殷:「希望變得更有競爭力。」
  • 陳俊秀:「練習真的很累,但如果能登上大聯盟的舞台,一切都值得。」
  • 陳俊秀:「在美國,真的看過強打者被三振的次數少的嗎?」(2013年
  • 陳鴻文:「若2年內沒上大聯盟,就回來打中華職棒加入象隊,穿上17號超越叔叔。」
  • 陳鏞基:「不要忘了你們出國打球的初衷是什麼,沒有什麼比夢想熄滅令人失望。」
  • 陳鏞基:「人生不可能一路平順,親身感受挫折再站起來,才能更堅強。」
  • 陳鏞基:「要找打擊的手感,比賽是最快的。」
  • 陳鏞基:「守備我倒不擔心,那是本能反應,球一過來,自然就會接。」
  • 陳鏞基:「沒有什麼事比夢想熄滅更讓人失望,」
  • 黃俊中:「我要留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裡,才會更進步。再給我兩年時間,我會實踐另一個夢想的。」
  • 鄭錡鴻:「再難熬也得撐下去,因為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
  • 鄭錡鴻:「時時刻刻都要求進步,投好、投不好都有壓力,再加上漫長球季與孤單一人的無力感,很容易就會瞬間失去前進動力。」
  • 羅國輝:「球打得再強,也有可能飛進別人手套。我不會特別想打全壘打,先求穩定,也許就會突然打得很好。」(2008年奧運資格賽
  • 羅國輝:「短短幾年就能使人蛻變,有機會自己也要去試試看。」
  • 羅國輝:「美國真是個神奇之地。」
  • 羅國輝:「不是每個旅外球員都會升上大聯盟中職將會是他們最後棲身的地方。」
  • 羅國輝:「比賽就是這樣,結果不一定是好的,你還是要接受。」(2010年洲際盃
  • 羅國輝:「要有機會下場,才能證明自己的實力。」(2011年9月,球季結束後。)
  • 羅錦龍:「雖然挑戰大聯盟失敗,但我的人生路是成功的。」
  • 羅錦龍:「不要覺得我很慘,其實我很幸福。這11年來,我學到在台灣學不到的東西。」
  • 羅錦龍:「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會高中畢業再出國。」
  • 羅錦龍:「如果過程順利當然很好,若是不順很容易就懷疑自己、甚至放棄。」
  • 羅錦龍:「只要不斷的努力,我一定會站在大聯盟的投手丘上。」
  • 羅錦龍:「在美國職棒10年,可惜沒有拚上去,不過仍會堅持對棒球的熱情,不會輕易放棄。」(2011年
  • 羅嘉仁:「贏球的感覺只有爽而已。」(2008年奧運資格賽對墨西哥隊賽後)
  • 羅嘉仁:「身負重任當然有些壓力,不過也很享受這種感覺。」(2008年奧運資格賽對墨西哥隊賽後)

[編輯] 美國職棒

[編輯] 球員

  • Cy Young:「投手就像詩人,是天生的,沒辦法用練的。」
  • Christy Mathewson:「你必須替輸球找理由,沒有就編一個,自信必須維持住。」
  • Walter Johnson:「看不到,一定打不到。」
  • Tris Speaker:「Babe Ruth一生最大的錯誤是棄投從打。」
  • Tris Speaker:「如果你把棒球和其他玩具放在一個嬰兒面前,他最喜歡的一定是棒球。」
  • Ty Cobb:「每一個偉大的打者都執行一種理論,就是投手怕他比他怕投手還要多。」
  • Babe Ruth:「一年只有兩季,棒球季與冬季。」
  • Babe Ruth:「棒球對我來說曾經是,現在是,以後也會一直是全世界最好的運動。」
  • Babe Ruth:「別害怕三振出局,而隱藏自己潛在實力。每一顆好球,都讓我更接近下一支全壘打。」
  • Babe Ruth:「終生打擊率超過四成,這對我而言輕而易舉,但這樣的話我得打一壘打,而人們花錢來球場是為了看我打全壘打。」
  • Babe Ruth:「我總是揮大棒。不是轟一支大的,就是揮棒落空。我喜歡這樣豪邁地活著。」
  • Rogers Hornsby:「不是我自負,但每當我手持球棒站上打擊區,我就開始同情投手丘上的投手。」
  • Rogers Hornsby:「我才不要打高爾夫,當我把球轟出去時, 我要別人去追球。」
  • Rogers Hornsby:「有人問我冬天沒有棒球可以打,我都在做些什麼。我告訴你們我都在做什麼。我望著窗外等春天到來。」
  • Jim Murray(20年代道奇隊投手):「Sandy Koufax的直球實在太快,有些打者在他走到投手丘之前就開始揮棒。」
  • Lou Gehrig:「各位球迷,過去兩週你們都聽說了我的壞消息。但是今天,我認為我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也許困境當前,但我的人生還有很多目標要追求。」
  • Paul Waner:「我希望自己在客場被噓,能在客場被噓若不是個頭痛人物,就是已經對對方造成傷害了。」
  • Dizzy Dean:「只要做得到就不是吹牛。」
  • Dizzy Dean:「如果能跟Satchel Paige同隊,球隊7月4日就能取得季後賽門票,接著就可以開始釣魚等到世界大賽開打。」
  • Lefty Gomez:「我經常對著球說話。我會大喊:快出界!快出界! 」
  • Lefty Gomez:「當阿姆斯壯登上月球,他和所有太空科學家發現了一個難以辨識的白色物件,我立刻知道那個是什麼,那是1937年Jimmie Foxx從我手中打出去的全壘打。」
  • Lefty Gomez:「我是有史以來最糟的打者,一直到去年才打斷一支球棒,那支還是從車庫裡面找出來的。」
  • Tommy Henrich (30、40年代洋基名將):「接到高飛球是一件快樂的事。但是知道接到以後該做什麼,那就是專業。」
  • Joe DiMaggio:「你期待它(棒球季開幕賽)的來臨,就像小時候期待一個生日派對一樣。你覺得某些美好的事情即將要發生。」
  • Joe DiMaggio:「可能會有某個孩子是第一次,或最後一次看我比賽。我要給他們最好的表現。」
  • Ted Williams:「打擊的要領有50%是要靠肩膀以上的器官。」
  • Ted Williams:「當你有過人的打擊能力,就不需跟一般人一樣打領帶。」
  • Ted Williams:「棒球最困難的部分,就是用一支圓的木棒,準確地去打一顆圓圓的棒球。」
  • Ted Williams:「棒球是圓的,球棒也是圓的,但要打出安打,圓的球棒要『方方正正』地打擊圓的棒球。」
  • Ted Williams:「棒球是唯一一種人們可以十次只成功三次,卻被認為是好選手的活動。」
  • Ted Williams:「總教練都是失敗者,他們是世界上消耗最大的傢俱。」
  • Ted Williams:「人生在世得要有遵循目標,無論過一天一輩子都一樣。我的目標是要聽人們說『現在登場的是最偉大的打者,Ted Williams』。」
  • Ted Williams:「你知道Rogers Hornsby在四十五年前跟我說了什麼嗎?那是我聽過最棒的打擊建議。他說,找顆好球打。」
  • Ted Williams:「他們發明全明星賽,都是為了Willie Mays。」
  • Roy Campanella:「當一個職棒球員你必須是個男子漢,同時保有最初的純真。」
  • Pee Wee Reese:「如果職棒生涯重來,我會多揮棒。我生涯中1200多次保送根本沒人記得。」
  • Jackie Robinson:「生命不欠我什麼,棒球也不欠我什麼,但我不能快樂獨活,對水深火熱中求救的同胞,也不該視若無睹。」
  • Jackie Robinson:「直到有天出現黑人經理與總教練,棒球才能免於被後人恥笑的命運。」
  • Jackie Robinson:「棒球就像玩撲克牌,當你落後時你不想退出,當你領先時別人不要你退出。」
  • Satchel Paige:「投好球吧。本壘又不會動。」
  • Bob Lemon:「棒球是給小孩子的,成年人只會把它搞爛掉。」
  • Bob Lemon:「人生中最重要的是好朋友,和好的牛棚。」
  • Jim Brosnan(50、60年代救援投手):「沒有比看到隊友繞著壘包跑更讓投手感到安心的事情了。」
  • Warren Spahn:「打擊和時機的掌握有關。投球則是擾亂時機。」
  • Warren Spahn:「假如我能入選名人堂,那當然是件非常光榮的事;不過就身為一個球員而言,卻同時希望這件事最好永遠別成真。」
  • Sandy Koufax:「投球的藝術就是灌輸恐懼感到打者身上。」
  • Sandy Koufax:「自從我不再試圖讓打者打不到我的球,而是故意讓他們打到我的球,我才開始變成一個好投手。」
  • Don Drysdale:「對強打者投球並沒有任何固定的公式。如果有,他的打擊率會是2成20。」
  • Nellie Fox:「一個球員開始滿足就完了,必須時時保持奮鬥意識。」
  • Duke Snider:「如果打者打得像你一樣爛,你就知道你投得不錯了。」
  • Yogi Berra:「對著好球揮棒。」
  • Yogi Berra:「球賽不到終了,都不算結束。」
  • Yogi Berra:「思考!你怎麼可能同時思考和擊球?」
  • Yogi Berra:「未來不像過去想像的這麼美好。」
  • Yogi Berra:「失敗是一個學習經驗,它教你謙遜,它教你更努力,它也是一個強大的激勵來源。」
  • Yogi Berra:「棒球有百分之九十是心理戰,剩下才是靠體能。」
  • Jim Bouton(60年代洋基名將):「你一輩子當中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抓著棒球,然後最後才會發現其實是反過來的。」
  • Jim Bouton(60年代洋基名將):「以前如果你的手臂不適,只有你和你太太會擔心。現在,是你、你太太、經紀人、投資顧問、股票經理人、和你的老闆。」
  • Roger Maris:「也許我不是個偉大的球員,但是我還是很想打破紀錄。」
  • Mickey Mantle:「打中球很簡單。是跑壘比較困難。」
  • Mickey Mantle:「球隊是男人可以證明他勇氣的地方,幫派則是膽小鬼躲起來的地方。」
  • Roberto Clemente:「我希望別人記得,我是願意為他人付出且完全努力的球員。」
  • Eddie Mathews:「我不想當個推銷員,我根本不是賣東西的料。我會進門後聊半小時的棒球經,然後結束拜訪時才發現從頭到尾都沒提到我要賣的產品。」
  • Hank Aaron:「我追逐全壘打紀錄,不是要讓人們忘記Babe Ruth,只是想讓大家記住Hank Aaron!」
  • Hank Aaron:「投手只有小小一個球,我則手拿一支大棒子,光從武器比較上顯然我占上風,而且我讓這個手握球的傢伙忐忑不安。」
  • Norm Cash:「我的棒球生涯犯過唯一的錯誤就是在1961年繳出3成61的打擊率,因為在那之後人們就一直期望我能一直這麼做。」
  • Norm Cash:「如果按照比例分配一年500個打數來算,我十四年的職棒生涯中有其中兩年完全沒摸到過球。」
  • Dick Allen:「我不想在馬不能吃的草地上打球。(人工草皮)」
  • Al Kaline:「球迷?你只要向他們笑一笑、打招呼、握握手,他們就滿足了。」
  • Ernie Banks:「今天是打球的好日子,就來連打兩場如何?」
  • Johnny Bench:「打擊低潮就好像睡在一張舒服的床上,容易陷入,不容易走出。」
  • Johnny Bench:「捕手的身體就像馬背上的西部牛仔,只有一直騎到撐不下去為止。」
  • Brooks Robinson:「從此刻(指退休)算起5年之後,我只是棒球紀錄書上的三吋鉛字罷了。」
  • Tim McCarver(Steve Carlton專用捕手):「Steve並不是向打者投球。對他來說打者幾乎不存在。他是在玩更高檔的傳球遊戲。」
  • Tim McCarver(Steve Carlton專用捕手):「當Steve和我死後,我們要被埋在同一個墓園,彼此距離60呎6吋。(註:投手丘到本壘的距離)」
  • Sparky Lyle:「一場投個兩局一樣能出名,何必投滿九局?」
  • Al Ferrara(60年代球員):「我想要當大聯盟球員,這樣我才能看到泡泡糖附送的卡片上有我的相片。」
  • Bob Uecker(60年代球星):「當九局下半我走到打擊區,兩人出局滿壘,我望向敵隊的休息區,就看到他們已經換好衣服了。」
  • Bob Uecker(60年代球星):「要抓到一顆蝴蝶球最好的方法就是等球停止轉動然後走過去撿起來。」
  • Bob Uecker(60年代球星):「我那時候就立刻知道我的職棒生涯結束了。在1965年,我的棒球卡上沒有我的照片。」
  • Ron Hunt(60、70年代二壘手):「有人為了科學奉獻身體。我為棒球奉獻我的身體。」(生涯243次觸身球)
  • Al Downing(60、70年代投手):「對投手來說,身處敵營是有益的。。」(被問及為何與打者同房)
  • Willie Stargell:「想要打中Sandy Koufax的球,就像想用叉子喝咖啡。」
  • Rod Carew:「我也深切記得那種無可比擬的樂趣,在我還是皮包骨的瘦小鬼時,在巴拿馬的骯髒街道上,以一根掃帚棍子當球棒,擊中克難網球時的感覺。」
  • Carl Yastrzemski:「洋基對紅襪是運動中最棒的世仇對決。」
  • Charlie Lau(60年代球星):「有兩種對付蝴蝶球的理論。很遺憾,兩種都行不通。」
  • Reggie Jackson:「我不可能贏得金手套獎,除非你給我罐金色噴漆。」
  • Reggie Jackson:「球迷不會對著無名小卒發出噓聲。」
  • Reggie Jackson:「打擊跟性愛,我寧願選前者。」
  • Reggie Jackson:「你不能沒有充分休息就面對Nolan Ryan,他是我的對手中唯一一個能讓我午夜之前就上床休息的男人。」
  • Reggie Jackson:「打者愛打直球就好比人們愛吃冰淇淋,但如果有人把一加侖的冰淇淋塞進你嘴裡就不妙了。打Nolan Ryan的球就是這種感覺。」
  • Tom Seaver:「這聯盟只有二種名次;第一名和沒有名。」
  • Rick Monday(60、70年代球星):「它經過你身邊的時候還會對你傻笑。」(提到Phil Niekro的蝴蝶球。)
  • Bobby Murcer(70年代洋基名將):「想要打中Phil Niekro的蝴蝶球,就像用筷子吃果凍一樣。」
  • Steve Hovley(70年代球星):「對一個投手來說,安打是負面回饋的最佳範例。」
  • Toby Harrah(70年代遊騎兵明星球員):「棒球數據就像穿比基尼的女孩。顯露很多細節,但沒有顯露出一切。」
  • Al Gallagher(70年代球星):「棒在我生命之中有三樣東西我非常熱愛:神、我的家庭、和棒球。唯一的問題是—當球季開始後,我會重新排列一下這三樣東西的優先順序。」
  • Buck Martinez(70、80年代球星):「去年有人看到我在計分板上的打擊率,以為他們看到的是氣溫。」(1985年出賽44場1成62打擊率)
  • Vance Law(80年代球星):「經驗是嚴厲的老師,先給你測驗,再給你教訓。」
  • Vance Law(80年代球星):「打擊低潮時,整個外野就像個巨大的手套。」
  • Dusty Baker:「在我的一生中唯一讓我感覺受到威脅的,只有Bob Gibson和我老爹。」
  • Pete Rose:「升上大聯盟不是最困難的事情。其實最難的部分是留在大聯盟裡面。」
  • Pete Rose:「我和其他人沒什麼不同,有兩隻手,兩隻腳,還有四千兩百支安打。」
  • Pete Rose:「能靠打球維生,就好比拿到偷竊執照。」
  • George Brett:「如果我維持健康,我有機會累積三千支安打和一千次失誤。」
  • Nolan Ryan:「打者認為你瘋瘋癲癲,對投球有加分效果。」
  • Dave Winfield:「湯姆克魯斯一年不過拍一兩部電影,球員一年有162次機會當英雄。」
  • Andre Dawson:「這裡(蒙特婁)總是很冷,我常覺得球迷似乎比較想看我們跟冰球球隊打。」
  • Dave Kingman:「我寧可打全壘打。這樣跑壘時就不用衝那麼快了。 」
  • Jim Kern(70、80年代終結者):「我正在努力發展一種新球路,它的名稱叫好球。」(生涯BB/9值5。)
  • Steve Stone(1980年賽揚獎得主):「我知道那會毀掉我的手臂。但是一個25勝7敗的球季比得上五個15勝15敗的球季。」(提及獲獎的賽季)
  • Orel Hershiser:「投壞球不是錯誤,投出在好球帶停太久的球才是錯誤。」
  • Terry Mulholland(80、90年代投手):「行星排成一列,球變小了,臭氧層洞變大,Juan Gonzalez也變大。」(提到90年代開始全壘打產量提升)
  • John Kruk(90年代費城人明星球員):「誰說我是運動員?我是棒球員,兩者是有差別的。」
  • Jim Abbott:「人一生中總該找件你所愛的事,然後瘋狂的去做。」
  • Mo Vaughn:「大聯盟的確是個不易生存的地方,但如果你熬得過去,這裡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
  • Albert Belle:「我可以看出投手站在投手丘上是自信還是畏懼。」
  • Barry Larkin:「球員照鏡子要對得起自己。」
  • Mark McGwire:「你必須做你自己,一味學習他人只會招致失敗。」
  • Rickey Henderson:「如果我的球衣沒弄髒,那麼這場球我會覺得自己什麼也沒做。」
  • Curt Schilling:「那是血跡,重要的是,血跡所代表的價值。」
  • Roger Clemens:「我整場腎上腺素滿檔,把球投到本壘中央,一直在挑戰他們。」(1986年04月29日在九局中三振20名打者後如是說)
  • Roger Clemens:「我唯一休息的日子,就是投球的那一天。」
  • Roger Clemens:「沒有冠軍,就是失敗。」
  • Greg Maddux:「每一位拿球棒的打者都是想要擊倒你的敵人,所以我從來不輕視任何對手,因為一個閃失,就會被擊倒。」
  • Greg Maddux:「我的球速可以更快,但為什麼呢?很多投手遇到困難時想讓球更快更猛,我重視的卻是進壘點。」
  • Ken Griffey, Jr.:「我的名字不叫什麼棒球界最佳球員,我就叫Ken Griffey。」
  • Barry Bonds:「我把每個投手都當作Randy Johnson。」
  • Randy Johnson:「我只是覺得對我來說,在比賽中已經沒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想當你打球這麼久了,這是很自然的過程,到最後你必須說:『是時候了。』」
  • Pedro Martínez:「人只要維持健康就能夠無所不能,但這恐怕只有神才辦得到。假使我沒病沒痛,連神都得聽我的!」
  • Pedro Martínez:「隊友不得分,我將一事無成。我有辦法讓球隊立於不敗之地,剩下則是他們的事。」
  • Pedro Martínez:「我只做好我該做的事,別人要怎麼想就隨它們去。」
  • Pedro Martínez:「我大約90%的觸身球是故意的,不過都是為了幫我的隊友報復。」
  • Pedro Martínez:「我確實了解到我的重要性,我正在投一場六萬多人、甚至全世界關注的比賽。回想15年前我坐在芒果樹下,手中連搭公車的五毛錢都沒有。」
  • Gary Sheffield:「誰也無法將這個紀錄奪走。」
  • Gary Sheffield:「身為一個黑人球員不能變成板凳球員,要當板凳的話場上根本不會有我們的位置。」
  • Tony Clark(前老虎隊球星):「我確信比起偷車,在每個男孩在心中,他們寧可盜二壘壘包。」
  • Jason Giambi:「打那麼遠,能算兩支嗎?」(指全壘打的距離)
  • 鈴木一朗:「我從高中時代就沒有不揮棒被三振的經驗,如果有,一定是壞球被裁判判好球。」
  • 鈴木一朗:「野茂來美之前,大家對大聯盟印象都是『每人都壯的像怪物』,但看到他的表現後,大家卻都認為『或許我也有機會』。」
  • 鈴木一朗:「如果大家認為不努力也有成就的人是天才,那我不是天才;如果努力之後完成一些事的人被稱為天才,我想我是天才。」
  • 鈴木一朗:「一定只有在那個空間才體會到的東西,只有打擊區才能感受到的,感覺、味道,或是氛圍。只有那裡才有的東西,我想是一定存在的。」
  • 鈴木一朗:「若要說討厭的話是有的。那就是『成功』,我討厭這句話。」
  • 鈴木一朗:「我的老師是岡本綾子。」(岡本綾子是日本高爾夫球女子選手,與一朗雷同身材較差於其他選手。)
  • 鈴木一朗:「我寧願在比賽中打不出安打或是失誤,也不要無法上場。」
  • 鈴木一朗:「當我突破紀錄,我永遠不會感到滿足。」
  • 鈴木一朗:「我始終想要讓自己感到滿足,但完成紀錄的那一刻,我只覺得終於能放寬心了。」
  • 鈴木一朗:「是命運的牽絆。就像再次街頭巧遇舊情人(指KOR.gif韓國國家隊)。」
  • 鈴木一朗:「世上有很多事情無法說清楚,我只能說我就是很喜歡棒球這項運動。」
  • 鈴木一朗:「我這一生中,做過許多的妥協,也輸給自己無數次,但就棒球這件事來說,我不曾有過這種情形。」
  • 鈴木一朗:「我隨時都承受著恐懼與不安的情緒,以及重大壓力,因為若只想以愉快的心情來享受打棒球的樂趣,是無法存活在職棒世界裡的。」
  • 鈴木一朗:「我當然也和一般人一樣,很討厭念書或練習棒球,因為不但很辛苦,而且幾乎都是不斷在重複一成不變的內容,非常無聊。還好我從小就很喜歡有目的的努力,因為當努力有了成果時,往往讓人很開心啊!」
  • 鈴木一朗:「我的開始,要從屈辱說起。」(2001年首次到大聯盟春訓,被媒體提問問到是否能從洛磯隊強投Mike Hampton手中擊出安打。」
  • 鈴木一朗:「在我的右側建立一道牆。」
  • 鈴木一朗:「無論我曾多少次締造紀錄,我仍不覺得自己很強,我只看到自己的弱點。」
  • 鈴木一朗:「是的,我41歲,但你知道嗎?有許多球員25歲但看起來像41歲,我努力往相反方向去走,所以這讓我能繼續前進。」(2015年加盟馬林魚隊。)
  • 鈴木一朗:「我覺得每個人都很努力,所以我不可能比別人多努力2倍或3倍,儘管如此,努力還是為了能了解自己的極限。而重要的是,不要和別人比較,但要想看看,怎麼樣能再多努力一點,只要時間累積久,自然就能出現意想不到的自己。」(2017年)
  • 黑田博樹:「我還以為自己不介意死在球場上,一直到我被醫護人員帶走時,心裡卻想著,『我不想死!』沒有什麼事比穿著球衣死掉,而且還見不到家人最後一面更難過的!」(2009年8月16日對戰響尾蛇,遭強襲球擊中頭部)
  • Andy Pettitte:「我想,站上投手丘的日子已過去,我對人生的另一階段充滿期待。」
  • Mariano Rivera:「我永遠期待做到最好,當你站上投手丘,你必須相信上帝,相信自己,那就是我要做的。」
  • Alex Rodriguez:「當時我站在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有可能就此萬劫不復,也有機會觸底反彈。」
  • Derek Jeter:「打DH容易多了,你只需要擔心一件事就好!」
  • Albert Pujols:「這世界沒人能與上帝並駕齊驅,但我想Derek Jeter也夠接近。」
  • Huston Street:「每個夢想成為棒球選手的小孩子都會拿著球棒站在院子裡,告訴自己『世界大賽,九下,滿壘』,然後夢想自己打出致勝全壘打,我的工作就是粉碎這個夢想!」
  • R.A. Dickey:「蝴蝶球真的很有趣,很迷人,而且就像是謎一般地神奇,沒人能預測它的軌跡。」
  • David Ortiz:「棒球不是今天起床、明天說打就打的運動,需要許多準備與犧牲。」

[編輯] 總教練

  • Gene Mauch(60~80年代總教練):「季初打不好叫慢熱,季中打不好叫陷入低潮,到季末還打不好那你實在可悲。」
  • Chuck Tanner(70年代總教練):「世上最棒的事,是在大聯盟贏球;世上第二棒的事,是在大聯盟輸球。」
  • Pat Corrales(80年代總教練):「天賦當然比經驗重要,學到經驗時天賦早就沒了。」
  • Leo Durocher:「上帝特別眷顧醉漢和三壘手。」
  • Leo Durocher:「棒球就像教堂,很多人參與,卻很少人懂。」
  • Leo Durocher:「我不懷疑裁判的人格,我懷疑他們的視力。」
  • Leo Durocher:「在棒球你只有五件事可以做:跑、投、接、打,還有用力打。」
  • Casey Stengel:「我那時超強,就連打擊練習時都會被故意保送。」
  • Casey Stengel:「強投永遠能壓制強打,反之亦然。」
  • Casey Stengel:「找到好球員不難,但讓他們的實力能融入球隊中又是另一回事了。」
  • Casey Stengel:「由於這一群好選手,才造就了我這個好教練。」
  • Casey Stengel:「輸球難以避免,但總得『輸得對』。」
  • Casey Stengel:「這位選手不抽菸、不喝酒、不熬夜,但他的打擊率就是上不了兩成五。」
  • Casey Stengel:「Sandy Koufax球速之快,主審都得聽捕手手套的聲音來判斷好壞球。」
  • Casey Stengel:「我看棒球一百多年,大都會隊卻能讓我看到各種新奇的輸法。」
  • Casey Stengel:「我討厭那種能幫球隊得兩分,也能讓球隊倒輸三分的選手。」
  • Casey Stengel:「一隊25人當中,前面15名先發球員不需要指導他們;中間5名偶爾上場的板凳必須花時間鼓勵;最後5名不常上場的則須時時擔憂,因為他們最可能鬧革命反叛。」
  • Casey Stengel:「當教頭的秘訣是:將恨你的球員與還未決定是否恨你的球員隔開。」
  • Casey Stengel:「我一上場就來了四支安打,記者們一度以為看見了新的Ty Cobb,然後我只用短短幾天就修正了這個印象。」
  • Casey Stengel:「看到那裡那個傢伙沒有?他20歲。十年後,他有機會變成一個巨星。現在看看那裡那個傢伙。他也是20歲。十年後,他有機會變成30歲。」
  • Earl Weaver:「如果你的目標就是為了搶下這一分(指觸擊),那你這場比賽最多也只拿得到這一分了。」
  • Earl Weaver:「打擊低潮時,記得帶著球棒上教堂。」
  • Earl Weaver:「我認為教頭應該與他的球員隔離,我就頂多與Frank Robinson只講過十句話。」
  • Earl Weaver:「我跟裁判對罵,球員才不會被罵;我被驅逐出場,球員才能留在場上。」
  • Earl Weaver:「要成為好的代打者,唯一的要領就是得了解對方2好3壞時會投什麼球。」
  • Earl Weaver:「贏球的關鍵是好投手、紮實的基本動作,還有三分全壘打。」
  • Tommy Lasorda:「壓力是我們字彙裡被不當使用的字。當你開始在想壓力時,那是因為你已開始在想失敗。」
  • Tommy Lasorda:「我的理論是看著球來就打。」
  • Tommy Lasorda:「成功唯一的問題是它沒有順便教你如何面對失敗。」
  • Tommy Lasorda:「Bevacqua的打擊之遜,就算在船上失足掉落到水裡,揮起棒來一樣連滴水都打不到。」
  • Tommy Lasorda:「我向你保證,如果今天是我先發投球,敵隊白爛到有像Bevacqua一樣的遜腳在隊上,我會送一台禮車去接那個傢伙,確保他當天會排在打線上。因為任何一天我都可以踢爆那個遜腳。我告訴你,他只靠張爛嘴。」(語言乾淨版)
  • Tommy Lasorda:「不要拿Darryl Strawberry和狗相提並論,至少狗很忠心還懂得要追著球跑。」
  • Tommy Lasorda:「我覺得當個總教練就像手中握隻白鴿。握太緊會殺死它,握太鬆會失去它。」
  • Tommy Lasorda:「現在我走進球團好像進了大醫院。我們有四個醫生、三個心理醫生、五個復健師。當年我剛進入大聯盟的時候球隊只有一個帶瓶外用酒精的復健師,等到七局時他已經把酒精喝完了。」
  • Tommy Lasorda:「世上有三種棒球選手。一種努力讓事情發生、一種看著事情發生、一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Whitey Herzog:「我不當球員改當教練,棒球人生才出現轉機。」
  • Tony La Russa:「得十分能贏幾場我不知道,但我確定失八分會輸很多場。」
  • Jim Leyland:「我要的並不只是認真打球的球員,我在小聯盟就是這樣的球員,但也一直在1A升不上去。」
  • John Gibbons:「棒球之神永遠有辦法為祂喜歡的球員找到出路。」(指川崎宗則

[編輯] 其他

  • Bill Veeck:「二十年來我發現,一個人對球賽的知識多寡,和他所坐位置的票價成反比。」
  • Bill Veeck:「棒球是給一般人的運動。想打籃球你必須有7呎6吋高,想打美式足球你則必須有那麼寬。」
  • Bill Veeck:「我很驚訝從事棒球運動所受的傷,幾乎都是自己造成的。」
  • Bill Klem:「在我叫出判決之前它什麼都不是。 」
  • George Steinbrenner:「擁有洋基,就像擁有蒙娜麗莎一樣。」
  • Kenesaw Landis(大聯盟首任執行長):「對美國少年、兒童而言,棒球賽不僅只是比賽,而是人生的訓練所。當比賽失去了公正與誠實,我們將喪失許多更重要的價值,這些少年兒童長大後對於人世間的一切事物,將再也不會抱持著信任。」
  • John McSherry(裁判):「不要把車停在寫著「主審專用」的停車格裡。」
  • Ron Luciano(裁判):「我從來沒判過投手犯規的最大原因是我從來沒搞清楚那個規則。」
  • Ron Luciano(裁判):「主審的天堂是每次都當三壘審。本壘是最頭痛的地方。」
  • Ted Turner(勇士老闆):「我的人生目標是被謙遜又有錢的年輕人圍繞。所以我買下勇士隊,於是我身邊有了25個這樣的人。」
  • Philip Wrigley(小熊老闆):「棒球的運動成分太多了,所以很難被說成商業行為,而商業的成分也太多了,所以也很難說是種運動。」
  • Jerry Reinsdorf(白襪老闆):「我願用在公牛時期的6座總冠軍,來換取白襪在世界大賽的勝利。」
  • Branch Rickey(GM):「幸運是完善努力與準備之後的附加產物。」
  • Peter Greenberg(經紀人):「拿一年合約,好好地表現一年,好好地證明自己的價值。」
  • Ken Harrelson(白襪主播):「棒球是我所知道唯一一種當你負責進攻時,球卻在對手手上的運動。」
  • Ken Harrelson(白襪主播):「You can put it on the booooooooooooard.......YES!!」
  • Ernie Harwell(老虎播報員):「棒球是沒有音樂的芭蕾,沒有台詞的戲劇。」
  • George Will(棒球專欄作家):「有人說棒球只是個遊戲。沒錯!大峽谷也只是亞利桑納州的一個洞而已。」
  • Jimmy Cannon(運動專欄作家):「最先進入餐廳的棒球選手通常打擊率都是排在最後。」
  • Hugo Chávez(委內瑞拉前總統):「歐巴馬,我覺得明年的世界大賽,應該要到委內瑞拉來打,因為都是我們的球員在打啊!」
  • Hugo Chávez(委內瑞拉前總統):「大聯盟沒了委內瑞拉球員,肯定無聊透頂。」
  • Henry Youngman(演員):「一個打者希望能大幅加薪,這樣他才能前往他從來沒去過的地方。然後老闆問他:『你是說三壘嗎?』」
  • 胡佛(美國第31任總統):「除了宗教以外,棒球對美國人生活的影響超過任何其他的制度。」
  • 杜魯門(美國第33任總統):「小時候因為視力不好無法打棒球,於是大家給了我一個特別的工作:當主審。」
  • 小布希(美國第43任總統):「美國人是以每一年10月的世界大賽,來為自己的生命分章節。」
  • 小布希(美國第43任總統):「我和松坂大輔的共通點,在於我們都不太會用英文回答問題。」
  • 歐巴馬(美國第44任總統):「我要是會打棒球,就不競選總統了。」
  • 卡斯楚(古巴前總理):「如果每天花十五分鐘刮鬍子,一年就要花五千分鐘。我寧願把這些時間花在打棒球上。」
  • 愛因斯坦:「你教我打棒球,我教你相對論。不對,還是不要好了,你學相對論肯定比我學棒球快。」

[編輯] 旅日球員

  • 王溢正:「嚐過谷底滋味,什麼都不怕了。」
  • 王溢正:「旅外最大的難題就是語言障礙,無法跟教練、隊友溝通,就無法學到更深的技術。」(2013年1月6日,真殷雄棒球訓練營。)
  • 王溢正:「台灣有很多年輕選手懷抱出國夢想,我覺得他們比我們要幸福很多,因為有很多前輩的經驗可以學習,我也建議大家能及早做生涯規劃,一旦有了目標,就會積極去達成,很多的問題在這過程中就有機會提早解決。」(2013年1月6日,真殷雄棒球訓練營。)
  • 呂明賜:「我現在生活在掌聲中,數萬名球迷在場上高喊我的名,但美好的日子不會太長,總有逝去的一天,當我掉下來的時候我要以同樣平靜的心去面對」(個人的日記)
  • 李宗源:「職棒球隊老闆一定要隨著時代潮流去經營職棒。」
  • 李來發:「日本棒球隊的教練對我們沒信心。」(1982年接受訪問時,指南海鷹隊不重視自己與高英傑
  • 林威助:「職棒就是實力的世界。」
  • 林威助:「不管幾歲,總是得拿出實力才有機會。」
  • 林威助:「我也知道膝傷不適合滑壘,但是比賽時,往往就是短距離的衝殺,怎能夠控制?」
  • 林羿豪:「能出國打球是很令人快樂的事情啊!」
  • 林羿豪:「不管是先發還是救援,我都會盡力達成教練團交付任務。」
  • 林羿豪:「棒球很巧又很妙,棒球運動沒有不可能,因為它是火焰之球。」
  • 莊勝雄:「現在小孩子很聰明,在網路上什麼新知都有,所以當教練的更應多學習。」
  • 陳偉殷:「球速太慢是無法比賽,有球速才能要求控球點。」
  • 陳偉殷:「一生懸命!!」
  • 陳偉殷:「最緊張的時候已經過了。」
  • 陳冠宇:「除了除夕,我每天都在練。」
  • 陳冠宇:「我不能有回台打球的想法,去日本是沒有退路了,只能勇往直前。」
  • 陳冠宇:「我原本以為路已經斷了。」
  • 郭源治:「如果只想當個平凡選手,不如脫下球衣走出球場。」
  • 郭源治:「與其說他是我的接班人,不如創造一個陳偉殷出來吧。」
  • 郭源治:「人在好的時候,往往會害怕自己沒辦法再更好了。」
  • 郭源治:「每個投手都有自己的風格。」
  • 郭源治:「投手是百分之九十心理作用後的表現結果。」
  • 郭源治:「投手要展現充滿氣勢的眼神,不要讓打者專心掌握你的球,要讓他們害怕。」
  • 許銘傑:「我把每一年都當作最後一年在拚。」
  • 許銘傑:「為什麼叫職業棒球,人家為什麼稱你是Pro,因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當然要好好尊重這份職業。」
  • 許銘傑:「只要表現好,就有機會。」
  • 陽耀勳:「如果是因為接連被敲安打,我會覺得是技術還不夠,但輸在控球,有些懊惱。」
  • 陽耀勳:「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2013年經典賽
  • 陽耀勳:「不甘心,很自責,非常難過,希望下次還有機會。」(2013年經典賽對南韓隊賽後。)
  • 陽耀勳:「這是小傷!」(2013年經典賽對南韓隊投球致手指破皮、鮮血沾染球褲賽後。)
  • 陽岱鋼:「不管打第幾棒,能對球隊有貢獻最重要。」
  • 陽岱鋼:「不管你的背號是幾號,它都在你身後,你也看不到。」(2012年,獲得日本火腿隊給予象徵王牌的"1"號球衣時,所述。)
  • 陽岱鋼:「希望每一場比賽都好好發揮,最後盡全力爭取勝利。」(2013年經典賽
  • 陽岱鋼:「這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結果,全壘打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很高興球隊贏球。」(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擊出全壘打。)
  • 陽岱鋼:「只是瞄準球心全力揮擊,因為有點順風就飛出去了。」(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擊出全壘打。)
  • 陽岱鋼:「本來不知道球會飛出去,是球迷的加油聲,讓球出去的。」(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擊出全壘打。)
  • 陽岱鋼:「是隊友都把機會留給我,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2013年經典賽對荷蘭隊擊出全壘打。)
  • 陽岱鋼:「台灣球迷讓我很感動。」(2013年經典賽預賽於台灣臺中舉行。)
  • 陽岱鋼:「最後,無論你身為什麼行業,請記得,一定要跟我們中華隊一樣,永不放棄堅持到底,用盡全力,我是台灣人,這是我愛台灣的方式。」(2013年經典賽結束後在自己的網站上表示。)
  • 陽岱鋼:「身為職業球員,沒有放棄這件事,選手的價值不只是年薪數字,還要讓人打從心裡尊敬。」(2013年04月)
  • 陽岱鋼:「台灣只有球迷是及格的!」(2013年04月)
  • 陽岱鋼:「我認為與其有時間抱怨,不如拿來練球,如果職棒生涯只有十幾年,為什麼不竭盡所能?」(2013年04月)
  • 陽岱鋼:「努力是沒有極限的。」(2013年04月)
  • 陽岱鋼:「對手愈強大,想贏的慾望愈強烈。」(2013年04月)
  • 陽岱鋼:「你們都可以為我飛到日本,我當然也要回臺灣為你們打一場比賽!」(2013年10月)
  • 蕭一傑:「人生起伏都是過程, 這4年收穫很多,將是我繼續逐夢的動力。」(2012年
  • 蕭一傑:「帳面成績不如人就沒話說。」(2012年
  • 宋家豪:「要做的事情一直都沒有變,就是要為球隊的勝利做出貢獻。」(2017年)
  • 宋家豪:「我就是全部比賽都努力去投。」(2017年)

[編輯] 日本職棒

  • 川上哲治:「我能看見球靜止不動。」
  • 川上哲治:「職棒球員先天條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夠自我要求,時時刻刻不忘訓練,才能在淘汰率高的職棒界生存。」
  • 長嶋茂雄:「棒球就是人生。」
  • 長嶋茂雄:「巨人軍永遠不滅!」(1974年
  • 王貞治:「進入職棒至今50年,我走過很美好的人生,直到68歲還能繼續棒球人生,是件很幸福的事!」
  • 王貞治:「教練薪水低、被媒體罵,工作時間長,但是栽培出優秀球員的卻是教練。」
  • 王貞治:「讓球員喜歡的教練是不能成功的。」
  • 王貞治:「教練的能力三年就會用完了。」
  • 王貞治:「現在還沒有夢想也沒有關係,只要努力就好。」
  • 王貞治:「不是現在、而是10年、20年後,球員會說『如果當年沒有教練的嚴厲要求,就沒有今日的我。』那就對了。」
  • 王貞治:「棒球是3球決勝負,3顆球對決就知道是不是好打者!」
  • 王貞治:「變速球蝴蝶球都是投手很少練的球,卻在比賽偶爾出現,因此,不要以一般打球的姿勢揮擊,必須改變打姿、縱使走樣也無所謂,鈴木一朗就是很好的參考,但是前提是前面的肩膀不能開掉。」
  • 王貞治:「如果只是想著要逃避是絕對不行的。找藉口對於任何事情都不會有正面的幫助。」
  • 王貞治:「年輕的時候可以靠著本身的力量把球打出去;但是如果到達一定的歲數以後,必須思考如何利用速球的力量將球回擊的打擊方式。」
  • 王貞治:「球都必須從本壘板的上方通過,就看你如何抓到這顆球的軌跡。重要的是,不要有太多複雜的想法。」
  • 王貞治:「如果漢克阿倫的紀錄不是755支而是868支,我想我會擊出1000支全壘打!」
  • 王貞治:「我們的目的不是練習這件事,而是為了呈現出成果,要如何將練習中所獲得的部份與成果相互結合,希望你們打球的同時也能一邊思考這樣的問題。」
  • 王貞治:「如果無法更加精進,時時要求自己更進步的話,那麼就連球隊內部的競爭都贏不了。」
  • 王貞治:「每一位球員的表現,老天爺都在看,用真誠的心去打球,老天爺自然就會幫助你。」
  • 王貞治:「我的工作必須和人面對面,有投手,有打者,這種工作永遠沒有滿意的時候。如果沒打出全壘打,我會很懊惱『為什麼剛才沒擊出全壘打?』即使擊出全壘打,我也會懊惱,『剛才打得不夠遠,應該可以打更遠的!』一定要這樣想,才會不斷進步。」
  • 堀内恒夫:「棒球是靠投手完成的。」
  • 堀内恒夫:「我還沒開始投球,就不算比賽開始。」
  • 伊藤義博(東北福祉大監督):「下次打不到球,就改練投手吧!」(對齋藤隆所說,齋藤大二後確實也從一壘手改練投手)
  • 二出川延明(裁判):「王牌投手的好球帶,並不包括正中直球!」
  • 二出川延明(裁判):「我就是棒球規則!」
  • 二出川延明(裁判):「沒有認真投的球通通是壞球!」
  • 石井弘壽:「天堂與地獄的滋味我都嚐過,希望可以把這些經驗傳承給後輩選手。」
  • 村山実:「你的對手是王貞治!」(對江夏豐所說)
  • 須藤豊:「一天雖不過三十球,但只要這三十球投得好,你同樣能開創出你的世界。」(對佐佐木主浩所說)
  • 門田博光:「危機其實就是轉機。」
  • 別當薰:「棒球比賽從賽前練習就開始了。」
  • 広岡達朗:「棒球沒有妥協。」
  • 仰木彬:「職業棒球是一種感動產業,總是用觸擊戰術的話有何感動可言?」
  • 若松勉:「沒關係,是男子漢就撐下去!」
  • 江川卓:「與其留下紀錄,不如留下回憶。」
  • 江本孟紀:「板凳上的(指總教練中西太)是個白痴,根本不懂棒球。」
  • 新庄剛志:「偉大的紀錄交給一朗,永恆的回憶請保留給我。」
  • 山內一弘:「我的人生,除了睡衣,就是球衣。」
  • 清原和博:「連三振都怕,還打什麼棒球?」
  • 落合博満:「我要打一場贏的比賽,而不是觀眾要看的比賽。」
  • 落合博満:「如果當初拿出別人追不上的成績,又怎麼會擔心別人會用小動作來對付你。」
  • 落合博満:「我的棒球人生從代打開始,也結束於代打。」
  • 落合博満:「修正缺點時,也會同時失去部份優點。」
  • 落合博満:「有了發揮的場合,人才會有動力。」
  • 落合博満:「雖然能打40發全壘打的大砲是貴重的戰力,但能夠百分之百觸擊成功的選手也是重要的戰力。」
  • 落合博満:「職棒選手就是為了錢而打球的,哪邊出的年薪最高,我就到哪邊打球。不打無法賺到任何錢的比賽。」
  • 星野仙一:「我一定要讓所有人認為,巨人隊就是沒有網羅我才會吃敗戰。」
  • 星野仙一:「代打者左右是沒差的!」
  • 星野仙一:「先發就要能完投!這樣才是男子漢!」
  • 星野仙一:「要是自打球算公傷的話,那感冒拉肚子都可以算公傷了!」
  • 岡田彰布:「我平常下了球場之後就不練習。但是我年輕時期的練習量是平常人的好幾倍。棒球打得好不好,是20歲以前就會決定了的。」
  • 大杉勝男:「王貞治長嶋茂雄是向日葵,野村克也張本勲是月見草,至於我只不過是綻放於神宮球場的霞草罷了。」
  • 野村克也:「如果長嶋是隨著陽光生長的向日葵,那我就是夜晚在海邊靜靜綻放的月見草。」
  • 野村克也:「煩惱的時候,是否有嘗試去觸摸著能力的極限,『不行了…放棄吧』與『該怎麼樣才能有突破?』。我才發現所謂的一流、二流就是這樣區別出來的。」
  • 野村克也:「託王貞治的福,我的紀錄才會變的黯淡。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大概會以紀錄男的身份暢行無阻了。」
  • 野村克也:「只有贏的不可思議,而沒有輸的不可思議的比賽。」
  • 野村克也:「我喜歡樂天金鷹,但很討厭樂天球團。」
  • 野村克也:「棒球是『失敗的運動』。」
  • 野村克也:「投手是0度的人,捕手是90度的人,投手自負責任,捕手綜觀全局。」
  • 野村克也:「我不培養第四棒跟王牌。」
  • 野茂英雄:「嘗試去挑戰,總會有成功或是失敗,但不去挑戰是連成功的機會都沒有的,我試過很多次,不去挑戰是成不了任何事情的。」
  • 松井秀喜:「對付佐佐木主浩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讓他有上場機會。」
  • 松井秀喜:「野茂英雄是我們的先鋒,他幫助我們認識美國,所有在大聯盟的日本選手都欠他一份情。」
  • 松坂大輔:「我的人生裡,沒有夢想,只有目標。」
  • 松坂大輔:「他們(指松坂世代其他選手)能夠在職棒表現活躍,我當然為他們高興,何況再也沒有比這更棒的刺激原動力了。不過,我絕對不會讓他們超越我的!」
  • 松坂大輔:「踏上投手丘就像在做實驗,有時即使贏了,但實驗結果不好也高興不起來。」
  • 鈴木啓示:「不管被人們如何踐踏,雜草仍將繼續生長,而這就是我所需要的『草魂』!」
  • 鈴木啓示:「我不是個精明的人,也不是個天才,只不過渾身沾滿血汗與泥土罷了!」
  • 石井一久:「像一朗、松井和我,都是踏著野茂走過的腳步,他開闢一條原本不存在的路;如果當年他失敗,日本人向大聯盟叩關的大門將被關上。」
  • 小久保裕紀:「棒球技術自然不在話下,身為職業球員的思維、生活方式、嚴謹和態度等等,全都是從王監督(王貞治)身上所學來的,現在,我的身體中正流著這樣的血液。」(2012年引退感言)
  • 小宮山悟:「150公里的快速球跟130公里的變化球一樣能讓打者出局,所以這兩種球都是等值的。」
  • 久保裕也:「加入職棒後,一定要打倒橫濱。」(於巨人隊加盟記者會上之發言)
  • 北川博敏:「雖然什麼頭銜都沒拿到,但能在職業的世界打了18年的棒球,我感到很幸福。」(2012年引退感言)
  • 吉田義男:「實績就是不需話語的說服力。」
  • 佐藤義則:「認真練習、輕鬆比賽。」
  • 津田恒実:「軟弱是最大的敵人。」
  • 飯島滋弥:「對著月亮揮擊吧!」(1968年
  • 石丸進一:「我的人生,24歲就結束了。」(戰前日職最後一場無安打比賽締造者,於1945年駕駛戰機進行神風特攻隊攻擊前所留下的遺言)
  • 沢村栄治:「我不想輸給別人,不管做什麼事都想贏。不過,得堂堂正正的才行。」
  • 張本勲:「剛才的是空中不規則彈跳。」(張於效力巨人隊時因守備失誤遭到監督長嶋茂雄責備時的辯解名言)
  • 西本聖:「若是無法提升個人程度,那就無法稱之為職業選手。」
  • 高田繁:「預判與實際的接球位置若是出現了20公分的誤差,那就不配當個職棒選手了。」
  • 藤村富美男:「代打,換我上。」(以監督兼任球員並將自己換上場代打前所說,之後擊出代打再見逆轉滿貫全壘打)
  • 日本職棒名言:「權藤、權藤、雨、權藤!」
  • 日本職棒名言:「神樣!佛樣!稻尾樣!」


[編輯] 中國棒球

  • 梁友德:「思想作風是根本,身體素質是條件,傳球接球是基礎,投球擊球是關鍵,戰術意識是法寶。」
  • James Lefebvre:「今後中國的年度聯賽場數要更多,才能促進球技神速進步,相信有一天會與世界一流球隊並駕齊驅。」
  • James Lefebvre:「訓練應該要以成效與效率為主,而不是時間越長就越好。」
  • 張 力:「如果能讓我在18,19歲時碰到這樣的好教練多好啊!」(2006年3月19日凌晨,張力在MSN上接受訪問時,對中國棒球代表隊美籍投手教練布魯斯的評語。)
  • 孫嶺峰:「沒有得到之前,永遠別說是自己的。」
  • 賴國鈞:「比分只是現象,我們跟台灣實力還有差距。」
  • 李 偉:「台灣棒球下降速度快,不用5年我們就能追過去。」(2012年
  • 李 偉:「窮就吃得了苦,特別珍惜打球機會,我們採取管教政策,而非台灣那樣體貼選手,台灣隊少了點男子氣慨跟骨氣。」(2012年
  • 李 帥:「很多球迷在討論我們的比賽。有提建議的,有批評的。也有支持的。突然覺得有些心疼。我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我們捨不得這個球場。捨不得還在喜歡著我們的球迷。我們每月的薪水只有2000左右。我們退役後沒有出路。我們依然堅持自己的夢!我們只是在付出。我們不求回報。理由很簡單,我們愛棒球!」

[編輯] 女子棒球